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芭樂解密(Guavaleaks)

作者:郭佩宜

最近維基解密在台灣沸騰洋洋,芭樂人類學湊個熱鬧,來個「芭樂解密」(guavaleaks)。

 

維基洩密/解密

WikiLeaks,本來”leaks”應該翻譯為「洩密」,但台灣多半譯為「解密」。

從美國國務院觀點來看,這無疑是「洩密」,因為公布的是美國情報蒐集的電文,「洩」漏美國外交體系內的機「密」文件。 Wikileaks暴露了很多情搜的線民(例如被標註”(protect)”的那些名字),讓國務院跳腳;一些情報內容的錯誤(和或許以之為本的決策)也讓人對其品質搖頭。但更結構的來說,問題不在內容,而在於洩漏了美國外交情搜的運作方式與報告範疇,這其中包括了外交人員喜好八卦和對政要以辛辣文字品頭論足的慣習。然而,從非美國觀點來看,Wikileaks的內容比較像是「解密」, 解答了為何美國有些外交政策看來不太聰明之處,以及國內外政治人物為何有時暴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阿)。

這種有趣的活動終於輪到台灣人玩了。到目前為止媒體揭露的諸多leaks,從台灣人的觀點來看,老實說沒太多秘密性可言 ──難道大家不知道馬總統和多位藍營大老不麻吉嗎?江丙坤蕭萬長不對盤、金小刀黨內人緣不好,難道報紙寫得還不夠多?王金平曾動念想選總統有什麼奇怪嗎? 大家會不知道蘇貞昌、謝長廷和小英在黨內有競爭關係嗎?

上述「秘密」讓人看得哈欠連連,不禁問:「牛肉在哪裡?」喔,還真的有耶!

此番leaks中我覺得真的有虧伺到「秘密」的,是郝龍斌早上反美牛,晚上回家吃美牛,美牛只是他覺得有用的政治假議題。(壹週刊竟然漏掉這條,金害)。

話說回來,這些「秘密」未必是「真實的」(true),筆記的外交官可能誤解、聽錯或偏差詮釋,有些當事人紛紛找上述理由否認。但他們都沒有否認的事情,是藍綠諸將輪流在AIT官員面前爆料自家人,這件事可能是此番維基解密中最有娛樂性的梗了。

另一方面,撇開上餐桌的牛肉, 這些「情報」其實AIT官員看電視看報紙也不難知道,卻大費周章的寫進報告裡面,時地人事羅列。從這兩點來看,這件事有了「芭樂性」(i.e. 被列入芭樂人類學書寫範疇的性質)。其實AIT電文中的八卦佔整體報告比例沒那麼高,但其他(嚴肅的政經)部分對台灣媒體、讀者和本人類學家比較沒吸引力,本文就只著眼於芭樂部分吧。

 

 

田野與八卦

從人類學家的觀點來看,最神奇的是發現AIT官員也要寫類似「田野日誌」的東西,記錄和誰吃飯聊天,以及餐桌上的八卦內容,分析評論一下,還得把它傳給上級(「指導教授」?)。咦,這和人類學家做田野有一點類似耶──八卦不只是用來聽,用來講,還要筆記與分析。

人類學家早早就體認到八卦是重要的日常社會現象,既然八卦是人類喜愛的活動,自然不能不參與觀察,人類學家也很早就體認到「八卦」是田野工作中的重要活動。人類學家打從進入田野開始,自己也成了社群八卦的題材──這算是人類學家的小小「回饋」吧。從語言還不靈光開始,到逐漸獲得社群接納後,人類學家涉入八卦的深度逐漸增強,從被八卦的事主,開始成了八卦流的聽眾。有趣的是,在某些情境下,人類學家比群內的人更容易聽到八卦──有時因為她/他是個外人,聰明的話也多半謹言慎行,與社群的距離反而讓人更放心的去講。另一方面,社群內的人有時認為外來的人類學家有比較大的power(例如殖民時期,人類學家可能和殖民官員間有較多管道;例如人類學家似乎擁有的某種「知識」被認為是一種power,或擁有某種聲望),於是透過八卦,透過「已經接納同一國」的展演,企圖將其納入己方的盟軍;在八卦中講講對手的的壞話,也可能有助於擴大己方利益。

回到前面的問題:為何藍綠諸將紛紛去AIT爆料、交心?有評論認為像是去看心理醫生,把不能說的祕密講出來紓解一下(機車但中肯),也有人比喻為跟神父告解(同樣機車但好像失喻了,AIT沒有道德上的神聖光環吧?)。從人類學田野的經驗觀之,這種行為一點都不意外阿。

然而人類學家和AIT官員畢竟目的不同,職業道德的倫理也不同。人類學家需以保護受研究社群為首要,所以田野筆記即使記錄了八卦,都盡量使用假名、編碼,以免筆記不小心被翻閱(也就是洩密)時造成大家困擾甚至衝突。人類學家在其中的角色也要謹慎拿捏,盡信八卦或明顯選邊都可能對研究以及被研究社群造成負面的影響。此外,更根本的差別是,人類學者的目標是盡量跳脫自身文化包袱、學習當地文化,而非以自身價值觀臧丕人物──人類學家有興趣的是看當地人如何臧丕,八卦中的who 和what其實只是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how,這是一個文化學習的過程。

 

 

芭樂解密:從八卦看文化

已經有許多研究指出,八卦在具有諸多社會意義,從傳統功能論觀點來看八卦有助於社會整合,如前述,人們常藉由八卦分享而有「同一國」的認同感,此外在(次)文化中, 新成員藉由八卦習得文化規則,老成員則藉由八卦傳達、再肯認文化中的常規和道德、懲罰違規成員(例如Kevin Kniffin在大學球隊的研究) 。從衝突論的觀點來看,人們也常藉由八卦做政治權力的角力(如Niko Besnier在東加的研究),甚且,八卦和謠言製造的社會壓力也可能導致暴力與衝突(如Andrew Strathern & Pamela Stewart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研究,和他們提出的跨文化比較)。前者強調社會常規,後者重視個人操弄,然而兩者都清楚指出,八卦中承載、揭露了文化的編碼──八卦要有「效力」,需要了解並運用文化中的道德價值觀,無論是為了群體利益(功能論)或個人利益(衝突論)。

人類學家對八卦的興趣當然不能只是好奇和窺探隱私,甚至是看好戲的慾望,除了為了瞭解社群內人際關係的眉角免得誤踩地雷的田野技藝之外,更重要的是:八卦從來都不只是表面的故事哪麼簡單。八卦能協助人類學者學習群內道德規則,甚至透視文化編碼。不同社群的人,會/可列入八卦的內容不一樣、八卦的態度不一樣、八卦傳播的人不一樣、八卦中使用的語言和非語言符碼不一樣,八卦中蘊含的社會常規及其彈性也不一樣。如果以嚴肅的、學術的出發點去理解八卦,可能會有意外豐富的收穫。八卦中的解密深度即在於此──因為在芭樂人類學發文,所以特地發明一個學術名詞「芭樂解密」(guavaleaks)來指涉之。

許多人類學家都認同田野中許多精采的資料,尤其是聽聞後靈光一閃忽然間打通任督六脈(就是了解到文化難以察覺的潛規則於是什麼都可以解釋了)的劃時代的一刻(breaking point),都不是發生在正經八百的訪談(也就是有錄音機那種),而是閒聊、八卦、在彼此都最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自然而然發生的。

這當然不是說只要會聊天就可以做好研究,但深度聊天是田野的重要技能!(哥哥姊姊要有練過)在聊天中忽然抓到某種連結(connecting the missing link),那一刻就像是「千面女郎」「玻璃假面」裡,譚寶蓮北島麻雅詮釋的海倫凱勒,每日一點一滴的學習好像在氣球內灌水一般,累積到了臨界點,氣球忽然爆破,於是打通了’water’和水(這種物質),能指與所指的連結。那一刻的戲劇性被神話,然而田野中日復一日的涓滴苦工,才是達致(不只一次的)突破性理解的不二法門。

 

 

我不清楚AIT官員無論身處何國,都對八卦保持高度興趣以及記錄的習慣,是基於哪些種理由:窺伺(和帶些姿態的冷眼評論之)、瞭解人際關係、分析八卦者之間權力競逐與策略,還是有興趣更深層的從中學習當地的文化編碼?不過他們的紀錄與評論文字,倒是開了一個縫,有興趣的人可以試著反窺其文化價值觀和實踐模式。

後記:寫完發現,咦,每年這個時候都是我負責寫芭樂嗎?去年中秋也寫了烤肉芭樂哩。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郭佩宜 芭樂解密(Guavaleaks)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2000)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真是有料的八卦。一口氣看完,立刻的感想。
當社會科學家正經八百的分析結構時,美國的外交官已經深得詮釋人類學的精隨了。當地人日常覺得有意義的編碼,也是策動一整個行動和建構的重要發動機,雖然我從來不敢忽略結構的重要性。當美國人專心於提供全世界主要的政治經濟結構時,也不忘記蒐集當地人在這個結構下的在地反應。當美國國務院的決策者們在看這些電文時,多少還要有實地模擬政治劇的能力:他和他不太好,他和她不同掛,那麼........。
那表示人類學多了一個就業管道ㄟ:當外交官。記得寫在招生海報上。
有個附加效應是,雖然大家心知肚明,可是不說破就有個演戲空間-殊不知演戲是重要的政治戲碼。一旦說破就要換一套劇本演,不知道台灣的政界,尤其是某個恩怨情仇特多的黨,要換哪套劇本?那個被視為2016的明星,這下子虧大了還是撈到了。

2

另外,要對這篇GUAVALEAKS加三個[讚]/AIT要請你去當講師才對,講如何理解不同地域[八卦和政治關聯的強度]。搞不好還可以循著地理區位畫GIS關聯圖。

3

有G草莓你太抬舉我了。我想說的是,外交人員(不論哪一國)如果能在「不得不」接觸的八卦中少些看戲和嘲諷,而能進一步思考當地文化的紋理,少一分急促的價值判斷,多一分理解,那麼國際關係在(赤裸或包裝過的)權力之外,可能有更多和平的可能。

這樣沒戰鬥力的講師應該沒什麼人要請,哈哈。

4

好有趣的文章…不過,作為台灣人,當外交官可能是聽不到任何八卦的,因為美國才是「上帝」(哈),只有美國外交官才能當「神父」,連日本的外交官也蒐集不了任何「告解」的;而且,可能也不是美國愛以窺伺來證明羊群沒逸出,而是小國政治人物誤以為這是交心的辦法,認為這是在某種權力結構下不得不施展的表演:我這隻羊沒逸出。

5

又一篇有趣的八卦文(如果寫論文可以像寫八卦一樣就好了)!
路過芭樂攤通常都會有些八卦的衝動,不過我對於危機「謝蜜」/「解蜜」當作八卦的媒體解讀法還有些小小疑惑。報紙把台灣官員這些行動說成是「告解」或者「看心理醫生」,刻意壓低美國人在政治圈裡面扮演的主導角色。向美國人告解?這些官員在政治圈裡作了太多齷齪事情所以需要此一舉動?把AIT官員當作心理醫生看?誰幫你健保給付阿?某個程度而言,這些報導都是美國官員拿來當作duty log的內容;充其量是一種如阿凡達電影中美國大兵在裝扮成納美人之後對於上級報告的形式。官員們在杯觥交錯中透露小訊息,試圖拉近自己和AIT官員的距離(以便得到什麼呢?),這類的資訊真的有價值到可以換得美國官員的什麼保護嗎?或者某程度上,透露願意「謝蜜」的意圖,比起洩漏了什麼實際內容,還要更令人值得玩味。

田野裡面也是如此...一直有傳言某協會理事長和女鄉長有一腿,這樣說起來好像這個協會應該會得到更多直接的補助內幕或者優先權。但是每次該有的公所補助通知,協會都還是從其他團體那裡才得知。於是我懷疑,到底這個八卦是一種台面下真實世界的分享,還是對於鄉公所口惠實不至的報復?抑或是對於過度投入活動的理事長夫人卻沒看到打混摸魚理事長一些旁敲側擊的不平提醒?為何八卦,對誰八卦,蒐集八卦前後的事件差異,似乎比起八卦內容更令人想入非非。

6

台灣的外交官也是會聽到八卦的(有聽過轉述)(這算是八卦嗎?)。美國外交官的報告本身也是在八卦,這是全球運動的樣子?(用八卦來充數的duty log,應該是比「XX主義反攻大陸」要有可讀性,也算是reader friendly,粉貼心哩。)

也不是每個人類學家都會聽到八卦,除了(是否熱愛八卦的)文化差異,和權力關係,也與研究者/外交官的個人特質有關。

鄉長理事長的八卦。。。不予置評,呵呵。經驗中,單一八卦能告訴我們的不多,多則八卦比較能看得出其中(超越八卦層次的)潛規則。(所以icep有其他則可以補充嗎?XD)

最近有人提議芭樂人類學應該增加讀者參與討論。看來加強八卦部門是一條可行之路,請繼續共襄盛舉。

7

這篇真的好有趣,看到末尾的寶蓮圖更是親切無比(那段詮釋三重苦海倫的劇情,從小到大我至少看過十遍吧),邊讀也邊想「傳播八卦學」和「新聞八卦化」的趨勢.....

把這篇網摘推薦到好生活的終身教育單元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10913/4352

8

關魚

歡迎轉貼。

我等了好久,終於有機會用上water那個梗了阿!昨天有個朋友跟我說「這篇沒爆點」,可能是他沒看過漫畫 XD。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