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耶誕芭樂集錦

作者:芭樂小編

http://0.tqn.com/d/rubberstamping/

過去兩年芭樂推出了兩篇耶誕文,再次包裝成耶誕禮物,祝大家佳節快樂!

魔幻寫實的耶誕節:

Z縣的聖誕節(by 芭樂貓)

到了12月底,我們迎接了在Z縣的第一個聖誕節。不像臺北,當時整個縣城完全沒有聖誕節的氣氛,文具店裡除了紅色的中式賀年卡外,也幾乎看不到聖誕卡片。12月24日那天早上出門時,賓館經理說要請我們吃晚飯,下午便一直打電話催我們回賓館。一回到房間,我們全都嚇呆了,我們房間被掛滿了閃爍的五彩電燈泡,桌上有一棵塑膠的小聖誕樹(後來才知道這棵聖誕樹是坐五個小時的船到重慶市買的),整套卡啦ok機放進房間,甚至經理叫廚房搬來大圓桌,做一桌酒菜請賓館內和我們比較熟的員工一起和我們過聖誕。經理說其實他也不知道聖誕節是幹什麼的,只從電視裡知道跟中國過年的意思差不多,所以想給離開家鄉的外國人有過節的感覺,而我們也確實過了一個愉快的聖誕夜。

如果你還在工作:

[耶誕芭樂頌] 世變之中,何以為家?(by 鄭瑋寧)

我在英國第一個學期某門課的最後一堂恰好在聖誕前兩週,授課老師(剛好是我的指導教授)帶了高檔的shortbread與義大利汽泡酒(法國香檳區以外所生產的「香檳」,只能稱汽泡酒)來上課。討論結束後,她問修課同學(共三名),各自在家鄉如何過聖誕節。兩名同學分別來自美東與美西,一聽這問題便滔滔不絕地談述美國人過聖誕節的習俗及各類趣事。就在他們對話出現一秒鐘空檔時,教授立刻轉頭問我,妳在台灣如何過聖誕節?我開始談台灣的基督徒、非基督徒以及田野地的居民,如何以各自的方式來過聖誕節。最令他們最驚訝的是,居然有人將聖誕節當成朋友聚會、情侶約會、甚至集體舞會的玩樂時間,而不是與家人團聚的節慶。

隔天與指導教授meeting時,她貼心地提醒,「現在應該還能訂到機票,妳要不要回家過聖誕節?」過了幾天,我為準備返回蘇格蘭某小島的學姊送行時,她很真摯地抱住我,並以充滿無限悲憫的眼神與聲音說:「聖誕節假期千萬別工作,好好休息;聖誕節就是要跟家人一起度過,沒有人在工作」。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芭樂小編 耶誕芭樂集錦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2349)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