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政府的扮家家酒遊戲

把春陽溫泉變成第二個廬山溫泉?

作者:邱韻芳

 


2008年9月12日的辛樂克颱風,重創了知名的觀光區廬山溫泉,像玩具般倒塌在河裡的飯店透過新聞報導一再播放,讓人怵目驚心,但其實更令我震撼的是官方對這個事件的回應。

 

「這簡直是沒政府了!」

南投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宋恭良憤怒地說,因為他調查後「發現」,廬山溫泉區的三十家溫泉飯店,僅有四家合法,而不論有照、無照,其他廿多家飯店竟都營運了數十年。跟著說重話的是南投縣的大家長李朝卿:「廬山溫泉區不合法的飯店,很多蓋在河川地,飯店占用河川地,影響水流;這次強颱重創,廬山遭空前浩劫,縣府必須壯志斷腕,十餘間蓋在河川地的飯店,統統要拆除,已經倒塌的,也不准重建。

記得當時我坐在埔里的小店吃飯,聽著這些鏗鏘有力的政治話語,感到說不出的荒謬,廬山溫泉違法存在已將近四十年之久,這些檯面上政治人物怎能如此自然地演出,彷彿剛剛才知道這個平民百姓早已知道的事實?然而,我為這樣的發言感覺荒謬或許才是真正的荒謬,災難出現時政府才短暫現身放話,這對台灣人民來說早已是習以為常的事。一年多過去,縣長口中要拆的沒拆,許多倒塌的都已重建,廬山溫泉又慢慢回復營運,我也和一般台灣大眾一般習慣性地遺忘了這些新聞。

政府出現了

今年二月事情卻有了爆炸性的發展,鄰近廬山部落的春陽村接到縣政府一紙公文,告知3月4日將到春陽活動中心舉辦「廬山溫泉區遷建選址春陽溫泉階地規劃說明會」。經過部落裡的幹部多方瞭解,才知道縣政府和中央多次開會評估後,覺得廬山溫泉當地地質太過危險,原址重建不可行,為了業者的生計,為了南投的觀光事業,縣府選擇尚未被大量開發的春陽溫泉作為遷建地,決定在此重新開展廬山溫泉業的第二春。

春陽溫泉區位於廬山溫泉旁,賽德克(Sediq)族人稱之為Truwan,原是賽德克族Tkdaya支群的領域,也是口傳中重要的族群發源地。1930年10月爆發霧社事件後,日人將Tkdaya人遷至川中島(清流),並於1931起陸續將居住在平靜的另一個賽德克支群--Toda人--將近½的人口遷移到春陽部落。Toda人遷到春陽部落後,部分族人即在Truwan(春陽溫泉)區域進行耕種。由於此區溫泉水量豐沛,族人常攜家帶眷享受天然的泡湯,因此被暱稱為「春陽的祕密花園」。近年來在社區營造運動的推動下,部落族人自1990年代末期開始對整體部落發展進行多次的討論與規劃,並在2005年首次召開的春陽部落會議中,經族人共同討論凝聚出串連春陽溫泉區,以提升部落整產業發展的共識。

這樣一個充滿了賽德克族歷史、文化記憶,並期待日後發展為族群永續生存的夢想之地,為何政府可以完全沒有和部落族人商量,就作出決策和規劃,企圖通過變更都市計畫法和區段徵收的方式,將它轉移到廬山溫泉業者手中?族人於3月2日緊急召開部落會議討論此事,大家都相當憤慨,不瞭解為何會有這樣的決策。但在一片反彈聲中,出現了另一股聲音,安撫族人不應太快拒斥縣府的規劃,也許這樣的規劃會對春陽的觀光發展帶來利益。只是這位發言的地方政治人物,卻似乎有意地輕忽了這樣一個事實,如果照著縣府的規劃走,到時春陽溫泉就不再存在,而是變成下圖中的廬山溫泉風景區(二),其中經營的主體也將是擁有資本的廬山溫泉業者,而非春陽部落的賽德克族人。

圖:吳永昌提供

 

3月4日的說明會中,許多出席的春陽族人表達了對縣府規劃案的抗議,但並未得到明確的回應,事實上,在場族人感覺當天說明會主要的對象是廬山溫泉的業者,而非部落居民。部落裡的一些重要幹部討論後決定召開部落會議,宣示春陽溫泉為春陽部落的傳統領域,族人應對未來的發展掌有主控權;然而碰到敏感的選舉時期,為了引起避免不必要的紛爭,最後春陽部落會議主席決定暫緩召開部落會議,等選舉過後再展開具體的行動。

「原住民基本法第二十一條」清楚寫著,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內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詢並取得原住民族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然而從春陽溫泉的這個案例看來,政府似乎不知道也不在意「原住民基本法」的存在,他們未曾與部落的人作任何協商,就在辦公室裡決定了這一切。到底在政府眼中重要的是什麼?為了讓違法的觀光業者能合法化,繼續生存,不惜用法律「合法地」去掠奪一個原住民部落的土地。廬山溫泉的重建,南投縣重要的觀光發展,卻是以犧牲春陽部落的傳統領域與未來發展為代價?

我忍不想起了八八水災之後南部所蓋的慈濟大愛村,被問到搬進去的原住民如何維持生計時,主事者說:「我們替他們蓋了很大的歌舞表演場」;在我自己所任教的學校,一些文學院的獨立系所艱難求生甚至面臨滅所的危機,掌有師資員額大權的校長卻不屑一顧,眼中只想著成立新的觀光學院。

觀光中心主義犧牲掉的是什麼?這些在上位的人是否真的想過。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邱韻芳 政府的扮家家酒遊戲:把春陽溫泉變成第二個廬山溫泉?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04)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借用此文點餐一下。我想問一下郭台銘的聚落需不需要人類學家?人類學家又可以做什麼勒?謝謝

2

聽說最近這個問題暫時休兵
因為這個計畫案被行政院(還是立法院?我也搞不清楚...)擋下來了
希望就這樣把計畫給他放到爛....也不要動起來...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