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選舉的「民意」與「天意」?

台灣選舉時期風水新聞的人類學觀察

作者:咖啡海

今年正逢市長大選,到底連勝文與柯文哲兩位當中誰比較有「市長命」呢?

每當台灣遇上大選,電子媒體與平面媒體除了報導藍綠鬥爭之外,另外一個有趣且值得觀察的現象便是媒體如何報導每一位候選人的「風水」如何?這篇文章偏重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分析這些相關的新聞報導內容,作為未來相關研究的一個初探,也試著從民俗的角度來試著詮釋連柯兩位所代表的符號意義。

自由電子報議員候選人風水
圖一 自由電子報候選人風水

打開電視或是平面媒體,在候選人的醜聞與彼此攻擊之外,候選人「競選總部」與「祖墳」的風水成為媒體報導的兩大重點。在這類新聞之中,「民意」絕對不是要彰顯的重點,而是在表現誰能掌握能以預測的「天意」?

若仔細去分析這些報導的內容,在這類的新聞上,議員候選人或是民意代表不僅難以登上電子媒體,多只有平面媒體(如自由時報11/2日)報導,往往只有「競選辦公室」被拿出來討論,內容也多為候選人自己介紹自己的風水挑選過程,或是介紹自己競選總部有什麼風水上的優勢。換句話說,他們的風水新聞多半只是填補版面的墊檔而已。

相反地,遇上總統與地方首長等級的選舉時,候選人的風水新聞不僅容易登上電子媒體,還對競選總部的風水好壞進一步分析,更常見把候選人的「祖墳」成為討論的焦點。有趣的是,到了這個層級,像是擔心被貼上迷信的標籤一樣,我們再也看不到候選人宣稱自己辦公室的風水好壞,而是由媒體邀請風水師到候選人的競選總部外或是祖墳上做專業詮釋與判斷。

年代請風水師評論柯文哲競選辦公室
圖二 年代請風水師評論柯文哲競選辦公室

語言內容上,常聽到風水師會比較競選總部前方的「明堂」(廣場)是否開闊?因為這象徵了一個候選人的格局是否夠大,能否廣納民意。競選總部後方是否有更高的建築物作為「靠山」?因為這代表了候選人有無政黨與地方勢力的支援。競選總部兩旁是否有建築物作為「左輔」與「右弼」?因為這暗示了候選人是否有貴人相助。前方的建築物是否為「阻煞」?因為這代表了候選人可能遭逢小人口舌官非的機率高低。

但也非所有風水師都如此看重競選總部的風水。筆者自己的風水老師「袁老師」對於媒體過度報導「競選辦公室」的風水頗不以為然,他認為陽宅風水最重要的是要「住」在裡面,這空間的風水才真的有用。也就是說,一個公司老闆的陽宅風水不能只看辦公室,也要看住家,因為人一天當中睡在家裡的時間最多,所以住家的風水最為重要。同樣的邏輯,袁老師認為候選人一天到晚在外跑攤拉票,沒有多少時間真的待在競選總部裡面,根本無法辦法享受其風水上的效果。

介紹各候選人的「祖墳」時,重點則在於描述祖墳是否得到「穴位」?祖墳是否位居「龍穴」?當下是否具有「氣勢」?並也要介紹各候選人的身家背景,在地方上做過哪些事外,鄉親們又有什麼樣的評價?這樣的架構下,可以看出從風水的角度來理解一位候選人是否能夠當選,不光看是看當下,還把時間的軸線向後延伸到祖先。舉例來說,中天新聞台的「台灣大搜索」單元,在十一月就請風水老師檢驗連勝文曾祖父與祖父的祖墳及柯文哲祖父的祖墳,並以此推2014選舉的可能結果。

從現象上來看,這些媒體內容都暗示:一個人能否成為眾人之首,光靠選一個競選總部萬萬不夠,更需要有祖先的庇蔭,才能有機會成為百里侯,甚至有機會角逐天子龍位。

中天請風水師看連震東墓園
圖三 中天請風水師看連震東墓園

要進一步詮釋風水為何成為台灣媒體分析候選人勝選與否的偏好,除了收視率之外,也應進一步去思考「命運」這概念在台灣文化裡的意義。民俗上,台灣人常把「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功德五讀書」掛在嘴邊,用這句話來理解人的成就,以及改變現狀的可能性。「命」、「運」、「風水」、「功德」與「讀書」這五項中,前兩項是相對抽象且難以操作,後面三項則保留了人為操作的可能性。其中,「風水」擺在這五項的中間位置,正反映了一種「中介性」,處在「有形」與「無形」、「具體」與「抽象」的範疇之間。跟「命」與「運」相比,風水表現了一種透過物質累積的能動性,但又無法具體地說明具體的影響為何?範圍有多廣?

在人類學的研究中,早期人類學家如Stevan Harrell(The Concept of Fate一文)注意到「命」是漢人的觀念中是「註定的」,而「運」是可以被改變的(Harrell 1979)。也近期的人類學研究有些差異,例如林瑋嬪在「漢人「親屬」概念重談」一文中發現,「命」往往也是對於一個人人生的總評或是想像,一個人是否擁有「好命」,端看其是否滿足了社會中對於「成就」的道德人觀想像,如「五子登科」或是「香火傳承」等(林瑋嬪 2000)。而從我自己的田野調查過程中則發現,在命理風水師的論述中,為了保留「命」的可操作性,在分析顧客的命理時都預設了「命是運的積累」這一潛在的命題。甚至,若是從命理的角度上來講,當風水命理老師提到人的「命格」時,是在表達:「命」其實是「運」的結構,改變當下的「運」,才有可能改變「命」的型態。「風水」、「功德」、「讀書」其實都是改變「運」的策略與方法。也就是說,相比之下,「命」比「運」難以改變,「運」的改變卻能有可能發因為持續性地「微調」,進而改變了累積而成的結構,最後得以改變「命」。

從風水師的角度來看,陰宅風水在改變運勢的效果上比陽宅風水來得強大,因為這不僅是一種人與祖先的連結,更是透過祖先和大自然,或是風水師口中的「大地理」,得到了強力的連結。候選人作為一後代子孫,當下的「運」其實一部分來自於他一出生就得到祖先的風水庇蔭。舉例而言,當一個風水師說一位候選人的祖墳是葬在「白鶴穴」上,或是競選總部呈現「龍虎之姿」,這不光僅是在說該地風水有多好,而是在強調可以子孫透過風水得到「好運」,進而有機會在生命之中得到政治首長的位置。同時,運除了有個人的層面也有「社會的」與「自然的」面向,個人若能趁著自己有好運,搭上「時運」的順風車,自然也就是事半功倍。而候選人之間的差異,就在於參選這段期間的「運」是好是壞?

中天請風水師看柯文哲祖墳
圖四 中天請風水師看柯文哲祖墳

但從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中強調全然由個人能力決定經濟與社會成就的角度來看,「命」、「運」、「風水」、「功德」與「讀書」皆暗示了人在社會經濟體系中的能動性(agency),而這個能動性皆與每一個個人的經濟位置與能力有關。已經屬於資產階級的富貴之家,祖先葬在風水寶地、房子也買在順風順水的豪宅,家人能夠定期做慈善捐款,更不用說孩子絕對有機會接受良好教育。也就是說,在資本家的世界裡,小孩子從一出生就受祖先的好風水庇蔭,甚至也以他為名的慈善基金,甚至早早就出國當小留學生增加競爭力,這樣距離成功或是延續家族的榮景,自然機會也就較高。換言之,一般民眾如果處在相對的經濟弱勢,又怎麼有機會讀書與做功德?如果沒有一定的經濟實力,又怎麼有機會能改變自己的住宅風水?又怎麼能改變自己的「運」與「命」?

這也可以連結到台灣媒體如何報導政商名人的喪葬。當台灣普遍轉向火葬作為解決墓地不足的對策時,對於風水師而言,遺骨燒成灰擺入靈骨塔之後也就喪失了和子孫的「感應」,只有「入土為安」的土葬才能帶給後代子孫福氣與庇蔭。但當台灣陷入政府圈地給財團做土地炒作,民眾普遍買不起政府已經發照給大型喪葬業財團所掌握的墓園的土葬用地,自然也就得不到土葬所帶來的「運勢紅利」。換句話說,這些與候選人相關的風水新聞,特別是那些講到祖墳風水的,都在再生產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一直在告訴閱聽大眾:別傻了,你這輩子沒機會翻身了!

圖五連勝文辦公室
圖五 連勝文競選總部
圖六柯文哲辦公室
圖六 柯文哲辦公室

回頭來看連勝文與柯文哲,當然兩邊都對媒體說他們的競選總部沒有特別看風水,但媒體早就幫他們看過競選總部。而若從一個較為全貌的角度來看,不如我們把「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功德五讀書」的角度帶入來分析兩者背後的民俗符號。連勝文的「運」,是來自他的出生在連家的「命」,也來自祖墳的「風水」,但除此之外,我們似乎很難從「功德」下手,甚至他的「讀書」也非為了改變人生,而是延續家族的榮景。相較之下,柯文哲雖然沒有一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好命」,但他「讀書」提升自己,行醫救人累積「功德」,的確較接近庶民對於「運」的能動性想像,也呼應了當前台灣年輕人反對新自由主義與悶經濟的趨勢下痛恨權貴的心情。

影像來源:

2014.11.01台灣大搜索/王金平祖厝龍邊增建 民俗專家:送進總統府!?

2014.11.01台灣大搜索/「柯P想出家?命理師:不可能!」柯家祖墳爆發力驚人

年代向錢看 20141008 p1 柯文哲總部風水 辦公桌在樑下

拚議員挑總部 風水說有「異」見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咖啡海 選舉的「民意」與「天意」?:台灣選舉時期風水新聞的人類學觀察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221)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