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世紀謊言的大曝光

國泰民安、聖徒你當、及一元川普

作者:謝世忠

前言: 謊言開講

如果說真與假或者事實與謊話之二元對立狀態的確存在,那麼,人類無疑是一癖好說假道謊的動物。假言謊語當然不是指學校老師或輿論教條所訓斥的道德範疇,它是人類追求生存自利的一項策略功夫。其中有些永遠的謊言,就靠著大家彼此支持,終身獨占鰲頭。但是,似假如真的謊話有天被揭穿,其不僅戲劇性十足,更是無情地帶來人類下一步的迷惘。

 

祈求國泰民安

每次選舉,總有候選人跑到超自然主管的神堂宇殿,操作著如把香或筊杯等溝通道具,喃喃默默。問到說祝禱何事,必回曰「祈求國泰民安」。平時廟會慶典,住持廟公也會大事活動,鞠躬向天,問其祝禱何事,百分百答案也是「祈求國泰民安」。事實上,不需等這些回話,一樣的文字,早都掛旗廳堂四周了。聽到或見到「國泰民安」,民眾相信嗎? 真的有人會如此慷慨,期望「泰」與「安」由大家共享? 候選人可能是大人物,老天會聽他的,廟祝則是神人間橋梁,天公以他為是。人們認定大人物會來或者慶祝總是鋪張者,就是大廟,於是趕緊來求籤參拜。問及一般人在拜什麼? 大概無人會回「祈求國泰民安」之類的。大家反而比較直接就說家人健康平安等自我範圍之內的事物。

自我範圍之內正是人類關照的自然極限。換句話說,政治人物與廟公其實也是在祈望當選和廟堂生意興隆等地自我範圍事務。其實人人都知曉,但卻願意共織「國泰民安」的大謊言。資源是有限的,大餅就那麼一塊,你若又泰又安,必是佔有了相當資源,餅頭硬是被剝掉一大片,而我所獲因而短少,家庭安全和繁衍順暢也會陷入危機,多可怖啊! 所以,怎可能祝你泰安而我繼續刻苦? 

 

宗教聖徒崇拜

宗教都有類似認可神聖信徒的正式或非正式位置之舉。有些人道德情操極高或者對教團貢獻許多,因此被上位者封為聖徒,有些則民間傳說哄舉出來成為英雄偉人,死後即陸陸續續被加上神帝佛號,繼續以其過去之超人表現,施惠民徒。這些極少數的聖人神王,在世時不是身體受難不辭辛勞,就是把大量資源贈送贊助他人,或者進出貧窮髒亂疾病源頭之地,照顧被世界拋棄的困苦人。他們因此而先受到抽象式的景仰,口語上稱讚敬佩,身後則開始享有具象的神聖身分地位。

問題是,人們以他們當楷模,但,絕少有人身體力行,也去仿效犧牲奉獻。因為,人人絕對早早認定自己不是可造之材,不可能從我身上找到「神性」。亦即,越是去崇敬聖徒,就越確認勵行超人行為不在我人生範圍之內。所以就聖人你當,然後我崇拜你,你再來給我福份。一整拖車的景仰崇敬封聖封佛,也是人類大謊言的集彙。神聖之人物的建置,就是人類斬釘截鐵表明那個完全在我之外或與我隔絕的宣示。君不見家裡子弟有出家念頭時,父母那種絕望瀕死的傷心嗎? 這就是家人凡有舉動接近神聖之人時的坦白心情。那麼,平常不時在稱頌神王聖女又算什麼? 沒關係,那是他家事,我以一個謊言來自圓其說,他當聖,我當人,不要拉我和家人去當聖,什麼都可,假話因此不算什麼。

 

挖開多元主義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了。這事非同小可,全球人人在談,處處有焦慮,更嚴重的是,經年老生常說的所謂普世價值,好像一夜摧毀。幾年前,筆者就提及多元主義是當代人類編造的最大謊言,未來會付出代價。一位原住民朋友聽了苦笑,另一位教育學者嚇得驚色,急忙問到有沒聽錯!? 當時剛好在美國訪問一年,陸續察覺問題已然浮現,才會興起相關想法。簡單的說,多元主義就是「聰明人」等待「愚笨人」,因為多元尊重,不等不行,於是,浪費了許多寶貴時間精神。此等浪費之事,不可能永無止盡,有一天自以為是聰明人一方者,必有爆發性的反彈作為,以至於不可收拾。

我們聽說讀寫多元文化或多元教育已然成習,這就是普世價值的植入。那不僅僅是舉世強調的人造真理,甚至應該就是客觀上的真實。因此,只消有人提及有違多元主義觀點之論,必會受到轟炸式的批判。共和黨參選人川普先生自投入選戰第一天起,即受到來自輿論、媒體、網路、團體、個人等等的轟炸式批判,這就是觸犯了生而成理之多元價值普世原則的後果。但是,普世價值真的普世? 既然普世如真,那被轟炸百日以上的違逆者,又為何當選? 原來,那則現代人類的大謊言已經有人不再忍受了。換句話說,「聰明人」一方的爆炸性反彈行為出現了。他們以爆炸性行為,來回應川普和他被認為代表之極右保守白人主義被轟炸數月而不倒的堅毅精神。

人類歷史有多元主義存在是事實,但是,是多元相斥而非多元相受。過去各個同時期存在的文明之間,不要碰到面都沒事,一旦相互遭遇,必是多元存在卻是無法相容,殺得你死我活,今日努力呵護保存的許多文化事蹟,其實都是血淚斑斑的積累。為何如此? 很簡單,資源有限(客觀上是否有限,很難估量,但,主觀上總是多一份資源就多一分群落的生存繁衍機會,因此,資源永遠嫌不足夠),必須強力競爭以求得生存。當代人類以為自己已經先進,不同於古人的自私,於是多元相受理論被提出,進而頌揚光大。今天,我們的多元主義常識,就是如此而來。換句話說,未有積極面對甚而深刻討論已有幾千上萬年傳統多元相斥行為緣由之前,即倉促地建置多元相受的真理性,事實上,一開始就有人抱著大問號,只是情勢所逼,不得不跟著包容的口號走。但是,越走越問號,因為自己所屬之族別團體國度社群的資源怎麼一分分的流失? 而分明我比較聰明,為何忍讓愚笨對方讓到不知所云? 到底我在包容什麼? 為何我要配合? 當下時刻就是大問號的引爆點。

 

再現白人國家

川普當選後,有長居美國的臺灣友人說,「原來住了幾十年,到今天才發現我們還是外國人」。問題是,外不外國人,其實很難說只是外部對我的認知。居美臺人平常口語中,「美國人」一詞,就是專指白種人。提到非洲裔美國人,一定是說黑人。也就是說,自然情境上的說法,無加思考脫口而出的「美國人」和「白種」是等號,其餘都不是。尤其這些外來移民入籍美國者,從不會說自己是「我們美國人」。人類本能上會不停地在類分群體,我族觀念是生物性,基本的資源取得與維護也是我族的範圍。臺裔美人已經在「美國人」的概念與生活情境上區分彼此了,當然從白人的角度來看,一定也有其區辨他我的機制。這是多元存在,而過去幾十年的多元相受價值,告訴大家有你有我,都要相互接受。但是,多元相斥的人類表型與基型共有傳統難以去除,它就潛藏於心,就待魅力領袖登高一呼,聰明一族的情緒委屈以及積極追求我族生存價值的行動,一起湧現。

人類愛搞分類,生物性和文化性都如此。否則哪來那麼多國家、族群、種族、部落、城鎮、村寨、社團、會館、以及其他各類組織。但是,分類並不是為了好玩,它必有嚴肅的意涵。仔細去查看各種組織的象徵要物如旗幟、國/校/隊歌、宗旨、目標等等,很容易發現全都是在表達愛自己組織愛得要死,然後我們絕對最棒,一定永遠第一! 這種直接的我族標示,在多元相受的普世價值時空裡,其實是非常冒險,因為其間之矛盾至為明顯。

十多年前就有白人男性學者向筆者抱怨,說現在找大學教職,就是白男身分者最不利。的確那時候的社會印象即是,美國大學許多系所好像多少都會聘用一些非白人的教師,尤其是第三世界或共產國家至美國留學取得學位者,以期顯現自己很liberal(崇尚自由與公正),同時又照顧世界弱小或政府走錯路的國家人民。一般外界認定,白人男性是掌握權勢的一群,他們是主體。所以,輿論和媒體不會有人特意關心他們的生計前途和理想信仰等等問題,因為他們根本不是問題。反而宣揚白人為主的組織團體,都被打成罪惡之源。這等價值觀念充塞將近半個世紀之久,白人不平找不著出口,直到理論上拒絕多元之「一元美國論」的川普現身。

北美東西兩岸是美國與加拿大的精華區,近幾十年的外來移民,都集中於這些地區的大城市。來自亞非的觀光客至美國或加拿大或澳大利亞旅遊,足跡若只到紐約、舊金山、洛杉磯、溫哥華、多倫多、雪梨等大都會,必定感受不出這是「白人國家」,因為路上各處絕對是各色人種來來往往,有些地區學校甚至找不到一名白人住戶或學生。筆者1997-1998在哈佛大學人類學系白人教授開授的一堂課上,看到老師回應學生發問時,以擠眉弄眼的古怪表情說到,「我在洛杉磯出生成長,但是,現在洛杉磯還是美國嗎?」這句話道盡白人對自己所屬之「白人國家」失落的心境。

多元相受主義面臨挑戰,引來早就習慣於此一舒適環境者的極大反彈,他們揭櫫的理由,簡單來說,就是有違多元相受者,就是大惡魔! 川普當選,幾處地點出現示威遊行,他們為了強調大惡魔的邪怪不仁,不惜犧牲民主選舉必須尊重最終結果的美國百年傳統。川普上任後,會不會走回人類多元相斥的生物與文化雙重古老傳統,還很難定論,不過,由於競選期間太多蛛絲馬跡,讓大家又回想起一些相斥的不幸歷史,不自覺頭皮發麻。人類相斥了千萬年,就是這不到一百年突然大家相親相愛多元相受,川普的崛起,眾人頓時不由得自問到,「過去幾十年的黑白黃棕各色友好,到底是真實的嗎?」謊言的反思,此刻正是時機。

 

結語: 謊言的掀底

廟祝的國泰民安祈福,年年做多次,政治人物亦然,但是,天災人禍照樣來,人民也不介意。因為,廟公、政客、及一般人關心者並非國泰民安,那不僅太抽象,更嚴重的是,倘若成真,說不定還得奉獻自己的資源去成就他人,我族頓然喪失一份維繫生存的依靠。大家在超自然場域裡念念有詞,求的都是自身的賺錢功名保平安。於是,講出來的大道理,都成了謊言。

對聖徒人間神王的崇仰亦然。這則謊話表現於自己永遠拒絕成聖,那種犧牲奉獻無私無我的作為全推給你,然後給一個大尊位名號,自己就當俗人,與聖絕緣,從而繼續竭盡所能獲取更多自身與安家之資源。「聖徒是模範」正是一則謊言,因為自己絕對不會想去具體效法也當聖徒或者做許多和聖人同樣犧牲之事。

多元相受主義的積極存在,多數人都不疑有他。此一理應是真理的信念,突然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怎能不叫人心急如焚。這是自己未曾感覺是謊言的謊言被血淋淋的解構經驗。國泰民安、聖徒、與多元相受都是謊言如真的自欺欺人,它們進入人的無意識底層,等到有一天被硬生生剖開,苦難正要開始。一元川普亮相後,多元相受世紀大謊言正處於大曝光時刻,相較之下,國泰民安說與聖徒論仍舊隱逸,畢竟,它們的謊言性之立即性強迫性壓力有限,至多只是廟宇失去一些香油錢,如果老算不準,或者零散家庭出現生離死別出家與在家的拉鋸而已。總之,人類說謊成精,而且一直往德性方向邁進。不管國泰民安、聖徒偉大、或者多元相受,都是具超高道德性的論述信念,縱使有的限於小小在地,有的發展於稍廣區域,有的則全球通吃,它們所反映出來者,就是道德表象之下永不停息的資源競爭。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謝世忠 世紀謊言的大曝光:國泰民安、聖徒你當、及一元川普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567)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單刀直 入 ,劃破假相 ,揭露人性 本質 。在人類虛假容顏與尊嚴偽裝下 ,多元文化主義得以高倡 ,其實處處可見實際的自以為優勢者的人性反抗 與刻意嘲謔,在台灣社會更是處處可見 。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