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擁護母土

北國寒食與南國熱鍋的真精神

作者:謝世忠

「德國有千萬間麵包店,每一麵包店都有千萬種麵包,只是這千萬種麵包就像千萬個冰塊。」這是我二次造訪德國之後講出的心得。這句話何意?原來是該國食物永遠是冷冰冰,麵包可為代表。問題是,德國位居西歐北方,冷得要命,怎會吃進讓自己身體繼續冷下去的糧食?其實也不怪,她的更北邊斯堪地那維亞幾個國家亦是如此,人民天天啃著乾冷麵包度日。之後遇上幾位親友北歐參訪回來,大致都是如此批評。

臺灣位屬亞熱帶,真正低溫冷冬才沒幾個單日,多數時間都是熱烘烘。但是,君不見各類冒大煙的火鍋店不僅冷天客人爆滿,夏日也是開強冷氣繼續上鍋?相較於德國和丹麥瑞典,臺灣這種高溫的南方國度,人們卻是喜愛火熱熱鍋物,而北方居民則是乾冷食物咀嚼如儀。怪也不怪?不是應該相反才對,以期獲得冷熱平衡外加身體舒適感覺嗎?

這還沒完。我們常聽到食物上桌後,主人或長輩就會說「趁熱吃,冷了就不好吃了」。父母或配偶一方對子女或另一半,總會有「不要喝冰的,對身體不好」等的訓示話語。一些好為人師者,更會指出哪些食物「很涼」,不適合某某人吃等等。炙熱的臺灣似乎對冷、冰、涼等,充滿敵意,深怕它傷了健康。

那麼冷麵包的北國還有無其他跡象?當然有!與德國同緯度的美國,以及和北歐差不多北半球位置的加拿大,多數家庭小孩一早就是冰牛奶和冰果汁灌入肚。餐廳用餐時,服務生第一句話一定問: “Something to drink?”(喝點什麼嗎?) 這裡的Something就是指加了大量冰塊的可樂汽水等等,那怕屋外正在大雪紛飛。日本情況差不多。臺灣人最喜歡去的北海道,冬天前往觀賞冰雕之餘,進入餐廳,一定是冰水一杯隨著菜單端上來。想要熱開水,還要特別吩咐才有。在美國常常為了喝口熱水,連續問了購物中心內美食廣場好幾家攤位都不可得。只好下回在旅館家裡事先泡好一壺再上路吧!

很多人喜歡吃冰淇淋。這種冰涼可口點心食物正是源出冷冰冰的西方北國。很冷的北海道亦以霜淇淋聞名,而日本舉國正餐盡是冷豆腐加上冷生魚以及冷壽司。西餐的生菜沙拉,有人就覺得太冷,不習慣。事實上,整套餐點的主食牛排,也是冷冷靜靜地放置盤上,請客人享用。期望等到臺灣式的熱吱吱冒煙肉排者,一定會大失所望。

重點來了,為何冷國冷食,而熱國熱食呢?臺灣人到北方國家,冷到不行,必定超級想念熱熱火鍋,接著懷疑這些人到底搞什麼,住在這麼冷地方,還都只吃乾冷食物?西方人在臺灣,其實並不會特別欣賞火鍋類食物,反而一般不那麼火熱屬性的點菜,才是其品嘗異國食物的對象,他們也會問,臺灣人有事嗎,怎會一邊熱昏頭,一邊滾滾火湯下肚?理性地自問,為何北人不發明熱食來暖身自己,而南人不創造冰品來涼快自我?疑惑難解。甚至,身處異邦,人人想的還是自己家鄉的冷國冷食熱國熱食美食景觀。

依筆者之見,這正是擁護母土家鄉的深刻情愫。身體在土地上生活,感受到在地很冷或很熱的氣息。不喜歡此等特定環境的,全走光了,留下來者,都自然擁有愛護家園的天生基因。鄉土之地冷冰冰或熱呼呼,人們如果反制它,必定恨癢癢地開展出大熱超溫或全冰冷爆的相對性飲食方式。不過,此舉即表示你不認同自己的家鄉,才會以背叛母土的態度,經營另一套不合於冷峻氣氛或熬熱滾陽的生活伎倆。

面對冰天雪地的氣候,既然身為地方一員,自然就以享受同等冷卻的飲食生活來表達效忠,而從不會用熱燙火鍋來消遣取笑「糟糕的」冷冷天氣。熱的地區,人們縱使揮汗如雨,也要展演出極其享受高溫的癖好,那也是與母體一起呼吸的作風。縱然熱如火烤,也要進駐冷房大啖鴛鴦雙鍋,而不至於只想炫耀冰棒冰食來賭氣「討厭的」艷陽天。在臺灣,冬天來了,家裡家外羊肉薑母酸菜沙茶火鍋上陣,人人大熱揮汗,著實呈現了緬懷母土高溫天氣的下意識集體行動。在地文化生態群體所表現出的高度認同感,即以此為最。在北歐北美,每年六月中旬稍現夏天芳蹤,大家就開始冰飲冷水猛灌,藉此追憶不久前還是冷颼颼季節的母土。熱土因此永遠熱滾滾,人們不會背離熱感,而冷土則長年冷酷酷,人們也忠於寒地凍天的自然原性。
    
人類是感情豐富的生物。有人問,加拿大極北的Inuit(依紐特人)為何定居冷得駭人的冰原,而不往南尋求溫暖地方?也有人不解,為什麼西南非洲的!Kung San/Bushman(坤桑人/布須曼人)要留居沙漠裡,而不稍稍移居綠洲滿滿的區域?其實,那都是他人的外行提問。從本文的說明裡,大致應可獲知些許解釋。簡單的說,就是人類具擁護自己母土的高度意志,所有的擁護行動,都是清晰坦白,直刀切入,毫不含糊。冰原或沙漠因此不會構成問題,畢竟,在擁護的集體力量支撐下,鄉土永遠可愛可親。決心留於冰沙之地者,其真精神即為唯母土是瞻,冰河雪山或萬沙沖天之景,早早就與人們的血脈相容,而他們的食物必是更冰冷更沙嚼,惟在地人卻是越吃越堅定支持自己母土的意志。

北國寒食與南國熱鍋的在地景況將會繼續,母土情造就了人與冷天熱氣的共生和諧真精神。未來前往德國北歐北美甚至Inuit地區,能自然享受在地食物者,必定最為幸運,因為客人與主人一起為土地空氣喝采。外國友人有機會造訪臺灣,就試著夏天午時麻辣鍋入口,想必南國寶島熱逍遙滋味更在心頭。當然,尋求認識多元文化者,如有機會品味!Kung San人的滾沙佳餚,也千萬不要錯過。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謝世忠 擁護母土:北國寒食與南國熱鍋的真精神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585)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謝老師說得真的是太好了,臺灣人類學界發出的振聾發聵之言啊。

2

果然大師就是不一樣!擁有永遠的母土!

3

謝謝謝老師這麼有啟發性的文章,感謝你。

4

真是包羅萬象,精妙絕倫,前無古人的傑作!這篇文章應該得諾貝爾人類學獎!

5

丟臉丟到不知何處去
虧我還跟你共事過
成天只會堆疊文字遊戲、為新奇而新奇
同事加油好嗎?

6

真是曠世鉅作,跪著讀完了。
我們一定會用力分享轉傳,讓大家都感受到人類學知識的嚴謹與深刻,以及芭樂人類學的文章多麼優質!

7

老師您好:
不曉得老師有沒有機會造訪我的田野地-台灣。根據我自90年代以來在這個亞熱帶島嶼上的觀察,我發現當地土著,尤其是低地區(台灣因為緯度的緣故,在不同海拔上的氣溫相當不同。)的土著有一種相當古怪的飲食習慣,那就是「冰棒」。這種以糖水和添加劑結凍後的飲食不僅在這個小島上大受歡迎,更有「第一賣冰,第二做醫生」這樣的俗諺來描述這種食品受歡迎的程度。
老師的這篇文章對我震撼甚深,想請問台灣土著「冰棒」與低地區的氣溫間的落差,是不是一種世代性地對在地環境地反抗呢?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