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2017民族誌影展]《整妝上陣》

作者:林文玲

梵文經典中紀載著,我們(hijras)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我們坐落於(兩性光譜)的中間某處。古老經文中出現的hijra,總是蘊含著美麗,勇氣以及直率的特質。自古以來hijras自成社群與家戶,傳統生計方式,主要為新生男嬰以及婚禮場合祝禱、祈福。Hijras傳統經歷殖民統治而斷裂破損,處身當今歧視、污名的社會邊緣處境,生活更形艱難。然而hijras社群至今依然清晰可見。hijras社群得以存續,在於古老經典、傳說的背書,也來自於hijras gharana(家戶)的嚴密組織。由guru(導師)以及chela(追隨者)所組成的hijras家戶,支撐起hijras個體於物質、精神以及情感上的各項需求。《整妝上陣》紀錄影片,講述身為導師的guru如何用盡心思,帶著家裡成員一起討生活、共食共飲,分享所得。片中的guru教導chela適切的生活態度,不僅追求幸福也要學會如何得到他人的尊重。影片中一位chela則說她的guru照顧她、保護她,為她設想,她覺得她的guru是她的媽咪。

Guru與chela既是師徒,也類似母女。每個chela與家中guru形成上下階序關係。hijras家戶中的chela們則是平行的關係,有如手足姊妹。而姊妹之間在有限的資源、物質環境,狹窄的房舍空間中,或衝突競爭、或相互扶持,身為家戶成員,都有其責任義務。傳統生活形式沒落、生計所得入不敷出,被逐出原生家庭以及種性階級的hijra,在稀少的社會資本下,需為生計與生存尋找各種可能出路,現今不少hijras 成為性工作者。一位年輕的chela表示,進行性交易一個晚上能有四百盧比的收入。這筆收入能奉養guru,也足夠支應衣物或奢侈品的消費。她並非被迫而是自己選擇進入性行業,畢竟性交易所得為艱苦生活帶來不少緩解。

Hijras的傳統角色、功能已相當的式微,維繫hijras的核心意旨以及提領她們心靈與精神生活的是些什麼?「整妝上陣」影片用心地將hijras的文化淵源與傳統信仰進行梳理。幾則影片中的古老傳說,載明了hijras在性與性別上的岐出,而這些溢出兩性的現象與樣態,都在信仰文化中化為儀式、傳說,得到轉化處理。而關於hijras之所以為hijras的最重要儀式,應是片中結尾的nirvon(去勢手術)儀式。片中這幕,看到眾人為即將接受nirvon的人做準備:沐浴、淨身、移動至闢密處,一行人在微弱燈光下走向遠處……。手術之後,即將重生的hijras在割除男性生殖器官的同時,她們的保護神將賜予實施去勢儀式的hijras有了祝禱祈福男性子嗣的能力。做了nirvon的人,不再恐懼。一位gura說,如果我的一個女兒害怕,我告訴她:「我們已經切斷了我們身體的一部分,因此面臨死亡時我們將可以擺脫恐懼。恐懼的人不能生存。我們是有著純潔心靈的堅強之人。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林文玲 [iGuava主題專號][2017民族誌影展]《整妝上陣》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18)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