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拿俄米

馬利亞的南角塔手記

台灣南部山腳下,盛夏的午後雷陣雨要下不下,沈悶的低氣壓厚重地包圍著石灰白的教堂,感覺頭上的十二星芒皇冠越來越沈重,這頭冠早就壓得我的頭髮嚴重斷裂,越掉越多,掀起頭紗來簡直讓人不忍足睹,看來又得訂做一頂新假髮了,不知道今年秋冬流行什麼髮色……還有啊,這身上一層又一層的蕾絲手工訂製服,頭紗、內襯、長衣、斗蓬,從頭到腳密不透風地圍裹住我,雖然說木頭身體沒有汗流浹背的困擾,但是這裡的人就是喜歡讓我看起來高貴典雅隆重,所以每次總是用繁複的刺繡和精緻的蕾絲幫我做新衣服……整體造型由不得我也就算了,我還必須時時保持遙望遠方的眼神,配合著雙手手心朝上兩手交疊的手勢,手裡拿著一串玫瑰念珠……這個姿勢維持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原本應該放在胸前的雙手,隨著時間過去有時會悄悄移到肚子的高度,但是不久之後又會被發現……這 就是我在這裡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