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有機草莓

「合理性」與「理解」之間的詠嘆

還在歐洲念書時,有一次和房東一家出門,老房東有兩個孫女,兩人為了爭奪一個沙發,吵得不可開交,最後由妹妹霸占到整個沙發,我聽到那個長兩歲的姐姐大叫:「她沒有『權利』可以這樣」。 是的,我清楚地聽到一個法律和民主社會運作的基石的概念:「權利」,出自一個10歲左右的小女生。這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在於她們的日常生活用語可以如此地法律和政治,是應該讚嘆人家的民主政治如此深植於日常生活,並且進入到家庭的親密關係裡,因此而確保了更大範疇的社會運作的「合理性」?

世紀婚禮的隱喻:謀殺與復仇

上個禮拜全世界最關注的事情之一,大概是英國王室威亷王子的婚禮。全球的電視台花了大筆錢買了實況轉播,讓世人目睹這對新人的世紀婚禮,宛如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王子與公主,盛裝坐著馬車駛向一個完滿的結局。媒體和評論家們津津樂道婚紗的設計,王子的軍裝,公主的美麗。其中最[社會學式]的評論是關於他們的婚禮為英國帶來的經濟效益,據說新人本來不想如此高調完婚,礙於執政黨的要求,為疲乏的英國經濟多少貢獻一下王室成員的責任,替英國人帶來一些賺錢的機會,不得不被迫演出貨真價實的皇室婚禮。然而這個婚禮動人心魄之處還不在於威廉的英俊和其新婚妻子的美麗,而是他那美麗而早逝的母親的悲劇,似乎為這個婚禮作了最矛盾弔詭的戲劇背景。在婚禮轉播期間,他的父母三十年前成婚的畫面不斷穿插進來,他母親的身影也不斷地重現。與其說是在比較兩代人的差異,不如說是他母親淒美而悲劇性的一生將這個婚禮提升或轉化成一個具有延續性的歷史事件。

[人類學家看選舉 3-1] 性不性,由你

五都選舉是台灣社會的大事,人類學家怎麼能缺席?芭樂特別企劃,推出三篇芭樂文應景一下。率先登場的是這次遠離五都的有機草莓,她心情比較平靜所以很快就寫好了。另外兩顆子彈(誤)兩篇將在有最新消息後隨時為您插撥,請持續鎖定芭樂人類學。 朋友寄來一個有關投票的新聞,西班牙社會黨的選舉廣告,將投票比喻成性愛歡愉,遭到友黨的抨擊,認為是對女性的侮辱,也許這個抨擊只是藉機找個對方[對女性不敬]的標靶,進行選戰攻擊。但是不僅對手批評,連自家人也認為[不妥]的廣告,衝擊力實在太大,自然也跨海傳輸到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