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清華學子

向死之生:一封給老師帶走的信

當死亡突然降臨,我們被甩入無底悲地。時間滴滴答答,人來人往,一如平常。心慌的是沒有儀式,沒有嚎泣,沒有聯繫,甚至連到哪裡去見最後一面,都像網絡上的訊息飄渺無依,荒謬有如一場騙局。時間依舊滴答,大家照樣忙來忙去。只是陣陣傷感卻一直加劇。我們不是家人,個資法阻我們第一時間前去。但我們精神的家,崩解的傷痛,竟然無從療癒。就是看不到、見不到、聽不到、觸不到、摸不到,您去得那麼快,我們有想要跟您說的話,該得從哪裡說起?向哪裡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