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芭樂合作社

這是小農們的集合體,不常露臉,一出面就驚動武林。

[芭樂籽大賞]數數看有幾顆芭樂籽?:第二屆芭樂籽人類學大賞解密

第二屆芭樂籽人類學大賞結果已經公布並刊出,相信大家發現與上一屆有不太一樣的風格。芭樂的特色就是品種多元,各有所好,能鼓勵、引介好作品,是這個獎設立的目的。秉持透明芭樂的原則,照慣例在作品刊出後解密評審過程與意見。

2016/丙申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年度回顧(下)

2016年除了政經硬芭樂,還有許多社會切面值得我們咀嚼。例如運動世界的陳金鋒、謝淑薇、戴資穎,農業新平台的文青憤青鬼青論戰,長輩圖 vs. 厭世負能量,還有橫跨世代的寶可夢。此外台灣的鄰居韓國也很值得對照討論。

2016/丙申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年度回顧(上)

芭樂人類學的年度回顧進入第三年。2016年,世界與台灣的政經局勢與社會震盪,以一種我們不甚熟悉的方式進行著:可預期的往往意外地變得不可預期。 本日推出回顧分析上集,由鄭瑋寧、容邵武、陳文德、莊雅仲、江芝華、陳怡君上場,分析台灣政黨輪替、美國選出川普、總統向原住民道歉、平埔正名、漢本遺址、一例一休、婚姻平權等,對台灣社會的意義與可能的長遠影響。

第二屆芭樂籽人類學創作大賞

「芭樂人類學」為鼓勵新生代、推廣大眾人類學書寫,作者群集體捐出版稅,設立「芭樂籽人類學創作大賞」。 第二屆大賞收件及截止日期:2017年3月1日~3月8日。請於台灣時間3/8,晚上8:08前投稿。

[芭樂籽大賞]吃芭樂不吐芭樂籽:第一屆芭樂籽人類學大賞解密

第一屆芭樂籽人類學大賞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稿件,從主題、田野地到文風,充分反映新生代的多樣性與潛力,令人欣喜。然而如何從中挑出得獎芭樂,則是評審團的考驗。

2015/乙未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年度回顧

芭樂人類學去年首度推出「2014/甲午芭樂ㄓˋ」,從人類學視角回顧過去的一年,解讀諸多現象背後的意義,分析台灣社會性質的轉變。 今年以發表會形式舉行,由芭樂寫手群輪番登台以切芭樂的方式剖析2015年的台灣。

悼我們親愛的夥伴「芭樂貓」

芭樂人類學創始群、芭樂小編之一,筆名「芭樂貓」的陳伯楨,在今天離我們而去。千言萬語,無法言語。謹讓我們回顧芭樂貓寫過的14篇芭樂文,並分別寫下我們的回憶,感謝他帶給我們的美好。

2014/甲午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3「芭樂炙」

我們準備告別甲午,迎接乙未,從2014的餘韻真正跨入2015。家家戶戶換上春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回想過去一年多災多難如火「炙」身的台灣,這兩聯雖是陳腔,卻是衷心的共願,但又怕只是奢求。電視裡明星載歌載舞,以他們的專業帶給人民歡樂;芭樂人類學歲末推出這系列的「芭樂ㄓˋ」萬言書,也是盡學術人的專業責任,我們相信唯有更深層的自我檢視,匯聚行動的能量與方向,才能改變成真。

2014/甲午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2「芭樂痣/痔」

「芭樂ㄓˋ」第二集推出「芭樂痣」&「芭樂痔」,顧名思義,就是揭露臉上的汙點(痣)還有卡艙又痛又羞於啟齒的硬塊(痔)、社會上不為人道之(但大家都很愛八卦)的一面。社會亂象提供我們窺視社會性質與變遷的窗口,人類學家的雷達自是不能放過。無論是婉君、藏頭詩、勝文不開心,或是圓仔阿河金城武樹,還是披腿襲胸嘴對嘴服務粉絲的五十道陰影,人類學家全面網羅。

2014/甲午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1「芭樂ㄓˋ國篇」

每年年終,總是免不了百家爭鳴的「XX 年十大」名單。芭樂人類學不落人後,但又不甘為人後,因此特別在春節前推出「2014/甲午芭樂ㄓˋ」,與讀者共同回顧精采的一年。既然排在農曆年前,當然免不了天干地支;甲午一輪六十年,據說總會有大事發生──2014熱熱鬧鬧,的確是台灣歷史上值得咀嚼的一年。 「2014/甲午芭樂ㄓˋ」的深奧,可不是泛泛的「十大事件」的等級而已,芭樂農友們以人類學專業,從過去一年的諸多現象中抽絲剝繭,解讀其背後的意義。 從今天到除夕,分三天刊出。首先登場的是「芭樂ㄓˋ國篇」。

芭樂人類學週年慶系列:a guava a day

為了慶祝2012年11月2日芭樂人類學三週年紀念,將推出怎樣的週年慶活動呢?

芭樂win (不是Halloween):芭樂二週年慶特刊

芭樂人類學始於2009年11月1日,到今天剛好滿兩週年。

芭樂人類學週年慶

2009年11月2日,台灣人類學界的一群芭樂籽開始一個實驗,推出一個共筆部落格,命名為「芭樂人類學」。 在這個年代,一個組成鬆散的人類學部落格竟然可以每週固定貼文,達到一年之久!這實在是一件神奇的事情。為了歡度週年慶,這個神祕的共作團體(corporate group)某些成員寫下他們對「芭樂現象」的觀察,以及對「芭樂人類學」的心得、期許和夢想。(由於大部分作者對資本主義的參與觀察已經不勝其擾,決議不推出滿千送百的活動,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