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左拉

芭樂電台主持人, 嗨咖,唯一有自拍神器的芭樂寫手。

靠北追奶

各位農友,又到了我們歡樂的芭樂電台的時間~ 芭樂電台很久沒有開張,因為主持人去做人了~~嘿咻嘿咻真的很辛苦(嘿咻本身沒那麼辛苦,嘿咻中獎以後就超辛苦)。做人成功以後,發現社會建構的各種「母職」真的超累!母職多如牛毛,今天讓我們先來X譙「追奶」這個概念。

小確幸是一桶餿水

不是林鳳營牛奶的黃麴毒素好香好濃,也不是頂新味全的餿水廢油也好香好濃,而是甘甜啊甘甜的本土芭樂。食安事件頻繁,人心惶惶,「沒有證據說明會致癌,但也沒有證據說明不會致癌」是什麼可悲的邏輯?我們的社會文化出了什麼問題,搞得人民要當二等機器人,只喝低劣的工業廢油過活?原來小確幸不是只是吃好吃的忘掉憂愁,而是讓大財團把毒品當成食品餵,人民還說「再來一碗」。這其中牽涉的政治經濟圖像是什麼?根本的解決之道又是什麼?請看芭樂農工與人類學者,共同討論大廠商的「黑心文化」。

新聞報導沒告訴你的奈及利亞

蝦米?「奈及利亞女學生被伊斯蘭激進團體綁架」,為什麼母親們要上街頭控訴政府?新聞講得不清不楚、只會算死傷人數,有講等於沒講。奈及利亞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為什麼會出現「Boko Haram」這種團體?主流媒體新聞報導裡面,隱含了什麼樣的意識型態?奈國就要被宗教激進組織撕裂了嗎?

雷神野草莓: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我們根據物資網站發現需要瓦斯罐與三十雙工地手套。所以跟學生從新竹出發在桃園路上五金行買了三十罐瓦斯罐與三十六雙工地手套,男研究生解釋道,物資部天冷要現場野炊煮薑湯給大家喝。結果五金行老闆一聽到我們要去立法院,立刻免費大送我們兩排,又說,真的要去立法院嗎,對,又多送我們兩排瓦斯,通通拿去。老闆的阿莎力,讓我們的「領導」直說「人間處處有溫情。」然後她說:「等到中資全面進駐台灣,這樣小小間的五金行,就再也不會存在了。」

熱氣球女孩的土耳其歷險記(上)

我們要去土耳其了!「讓我們邀請白金鑽石卡、金卡、銀卡、寶石卡會員優先入座,其他人請繼續罰站,除非你很老、坐輪椅或是懷孕、殘障或帶小孩…」機場真是全球封建社會大顯露的地方,而安卡拉真是非常凱末爾式的首都。CIA常常邀請各國頭號抗議份子、獨立運動份子來JW Marriott @ 安卡拉這類豪華飯店「開會」,以美好物質生活說服他們繳械投降、向美國輸誠。然後CIA的agent就會跟他們說,你們乖乖的,就會有享用不盡的福利。結果優格與起司會新鮮地跳到你的臉上,蘇菲旋轉舞並不讓人暈頭轉向,但是土耳其的高鐵卻比自強號還慢!

人,是怎麼死的?

你聽說了在穆斯林的死亡儀式上不該過分哭泣,但往往瞥見親人忍住的不捨與紅了的眼眶。人皆怕死,但真正的信徒應該要一笑置之,心不受死亡宰制。畢竟牡蠣的殼雖遭重擊,珍珠卻安然無恙。天黑以前,兩位死亡天使,慕恩卡爾與納奇爾,悄悄來到人的墓前,拷問信徒的信心。你聽說,千萬天使正為了人的死亡而歌唱。在爪哇島摩拉布火山下,你聽見魯米的聲音:「要是靈魂的宇宙與通往它的道路展現無遺,沒有人會在塵世多留一刻。」

小確幸會害死台灣

我們的媒體時常歌頌政商菁英,把他們當成偶像來追星,把獨霸市場建構成是創造就業機會,把階級嚴明的大公司當成溫暖的大家庭。大學剛畢業完的人因為薪水只有22K又只想買名牌,穿了名牌就沒有人看得出來自已其實是無產階級,然後,還會當無產階級四十年。這裡有很深的結構問題,但是大家只怪自己不會賺錢。 以前是平凡也是一種小幸福,現在難道被剝削也變成一種小確幸?菲律賓海巡隊三十年來掃射我們漁船,我們到底在幹嘛?最底層的漁民嘛,就是勞工階層沒人管死活啊。大家都已經去宿霧島玩回來了!反正旅遊業的廣告就再拱出下一個地點就好啊!巴厘島變貴了、觀光化了、我們就轉移陣地再去蹂躪下一個貧窮國家的小島啊享受自然風情啊,這跟資本家的工廠尋找廉價勞工、勞工一旦開始爭取權利,資本家就全部移走換到下一個可以被蹂躪的地方有什麼不同,新自由主義嘛。我們小確幸久了,等到人家欺負我們時,人家也不覺得你這小確幸可以玩出什麼花樣來。

好萊塢=芭樂,芭樂即是真實

二十世紀末,當時全球地理定位系統還在發展中,也沒有谷歌全球地圖。我們已經多少年讚嘆著好萊塢電影中CIA或是FBI神通廣大無所不知的地理定位系 統。這個過去只是虛構的東西,結果在短短幾年內都被發明出來了,我認為這是好萊塢是我們的model for的最佳證明。如果說以前波赫士與Lewis Carroll要用1:1的地圖來做一個誇張的比喻,說我們是活在地圖上,現在的我們應該說,我們是活在好萊塢電影已經建構好的世界裡。

比9/11恐怖攻擊更恐怖的世界秩序

美國人命值錢,外交官更值錢,一個好的外交官的命更不得了。在這個節骨眼上,大家要提防世界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