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禮物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為什麼過年要包紅包?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為什麼過年要包紅包?要應付一些白目親戚的問話,已經很辛苦,薪水分明很微薄,孝敬爸媽就算了,還得花一筆包紅包給親戚的小屁孩,這是什麼道理? by 基隆雞懦裡危

禮物與交換

前不久所上學生舉行資格考,其中一個同學以蘭嶼觀光的交換食宿現象為題,他的文章中提到了Mauss和Malinowski兩個大佬,但老師們仍不滿意。「交換」在人類學是多麼重要的概念,怎麼可以只提這兩個人!我非常同意同事們的看法,因此只敢在芭樂人類學裡談禮物和交換,那就不必去和一大堆人類學的big man對話了。

新款人類學禮物上市:絕對物超所值

最近收到美國人類學會的電子報,12月號的頭條赫然是: New AAA Gift Membership Program AAA is pleased to introduce a new gift membership program in time for the winter holidays and end of semester. 哇,把會費當成禮券,真是很酷的點子阿!打開放在耶誕樹下的禮物,或拆開遠方友人寄來的快遞,發現是隔年學會會費折扣券,一定充滿了驚喜吧?(或是三條線?)這個禮物真是實惠,且兼具知性與感性。人類學家互贈學會的會費禮券,不正是體現了禮物交換的要義──社會關係的維繫與創造?在這樣的禮物中再次宣示和確認彼此的社群認同(對學會、學科的認同),同時也在「我族」中創造內部經濟活動,有助於組織成員(和會費收入)的維繫與成長。想像人類學圈內充滿了禮物的流動,形成交換圈,透過禮物的交換促進群體認同以及社群再生產,生機盎然,真是一舉數得。好個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