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節慶

世足賽的博奕資本主義與情緒政治(下)

Kaka的朋友說,足球比賽很無趣,常常一群人踢了大半天還掛零。對Kaka而言,在足球場上,實力堅強與看好度或許確保能跨過一定門檻,卻不是通往大力神盃的保證;贏球必須因緣俱會。即使球員努力拼鬥了許久,在最終哨聲響起時無法進球,宛如經歷一場Sisyphus式磨難的試煉,都無法抹滅球員奔跑行進時瞬間身體移動與鬥智彼此完美結合的存在時刻,亦不能否定在時空壓縮的情境下,球迷與球員悲喜與共的conviviality。

世足賽的博奕資本主義與情緒政治(上)

世界盃本週進入四強賽事。支持巴西中場 Kakà先生的Kaka身為作者,特地選張他在上屆世界盃起腳射門的帥照以嚮讀者。巴西人認為足球應是Joga bonito(play beautifully),消除不公平與不具運動家精神的手段,強調公平競爭、個人的創造力(「森巴足球」的腳法)與團體默契,足球是‘play from the heart’,才有資格成為beautiful game。做為球迷的Kaka相信,這才是令觀者感受真正愉悅的足球。 面對這個號稱吸引最多地球人目光的遊戲競賽,做為人類學家的Kaka主要從兩個層面來討論:博奕做為一種新自由資本主義的作用形式的意義,以及探討世足賽涉及暴力與狂歡這類「非理性」情緒如何被建構,從而可以對當代社會的情緒政治有另類的理解與定位。最後,Kaka回到個人層次來討論足球如何成為這個時代年輕孩子想像未來與經驗個人存在的憑藉......

Q版的歷史?

盡管硬芭樂似乎不受歡迎,我還是決定要在芭樂寫篇政治文,因為35年前的今天非常政治──蔣介石去世,國家宣布「國喪」一個月,娛樂活動暫停。 蔣介石遺體移靈慈湖。35年後的4月5日,桃園縣政府主辦2010年「OPEN蔣春季慈湖旅遊季」活動,蔣介石銅像穿上花布衣、打扮成原住民拿著拉拉山的水蜜桃、裝扮成料理魚的廚師,還有個騎金馬紅匹風好拉風。但將蔣介石「創意變裝」,只是個好玩的觀光行銷?甚至是個「顛覆威權」的行動?

新款人類學禮物上市:絕對物超所值

最近收到美國人類學會的電子報,12月號的頭條赫然是: New AAA Gift Membership Program AAA is pleased to introduce a new gift membership program in time for the winter holidays and end of semester. 哇,把會費當成禮券,真是很酷的點子阿!打開放在耶誕樹下的禮物,或拆開遠方友人寄來的快遞,發現是隔年學會會費折扣券,一定充滿了驚喜吧?(或是三條線?)這個禮物真是實惠,且兼具知性與感性。人類學家互贈學會的會費禮券,不正是體現了禮物交換的要義──社會關係的維繫與創造?在這樣的禮物中再次宣示和確認彼此的社群認同(對學會、學科的認同),同時也在「我族」中創造內部經濟活動,有助於組織成員(和會費收入)的維繫與成長。想像人類學圈內充滿了禮物的流動,形成交換圈,透過禮物的交換促進群體認同以及社群再生產,生機盎然,真是一舉數得。好個妙招!

耶誕芭樂頌: Z縣的聖誕節

一九九九年的秋天,我和一位美國同學到重慶三峽庫區的Z縣進行考古搶救發掘工作,同時為我們的博士論文尋找材料。由於公安堅持「外國人」不能住在村子裡,必須住在核可的「涉外賓館」,於是我們只能住在縣城裡,然後每天包一台車,花上半個小時的車程到遺址上班。 這是一個很小的縣城,全縣的涉外賓館只有一家由電力公司經營的X賓館。說是賓館也不那麼正確,其實是蓋完縣城中心的電力調度大樓後,還有剩餘的一半空間,就把它挪來做二星級的涉外賓館(最神奇的是,儘管他是全縣城的電力中心,但是平均兩到三個禮拜就至少會跳一次電)。整個賓館上至經理,下至服務員,都是從電力公司調來的職員,沒有人有經營旅館的經驗,最有「國際化」的設備就是櫃枱幾個世界各地主要城市的時間,不過我從來沒看過它動過,所有城市所指的時、分、秒也都各自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