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邊境

邊境地下搖滾樂團的音聲吶喊與跨界

今年七月底,中緬邊境的民族青年利用網路社群傳來當地即將舉辦的佤族音樂節的訊息,這也是佤族青年創辦的滄源搖滾社所主辦的第十九屆滄源搖滾音樂節。在邊境地下搖滾樂團的吶喊中,我們可以聽到從搖滾樂團的地下性到在地性的塑造,再到二零後所喜愛流行樂風的搖滾風格,如同一幕幕一明一暗的故事情節。當旅遊論述出現在佤搖滾音樂的場合,搖滾音樂的地下性消逝、舞台燈光熄燈之後,留下來的會是什麼?而不變的又會是什麼?嘶吼聲、吶喊聲、壓抑情節的出口… 佤族搖滾歌手們正大聲地吶喊想留下曾經走過的痕跡與音聲記憶。

想像的異域:寧夏入秋

在以黃河中游為中心所展開的中國史中,其他地區向來被認為是帝國邊陲,以及文化上的相對弱勢,但在歷史恆流中,這種帝國與邊陲的關係卻有許多變化與值得討論的空間,不但中心之中又有中心、有次中心、次次…中心、泛中心,其界限既缺乏固定的形式,族群也常是一種交叉式的存在;更別說許多時候遠方的中心並不及於邊境,尋常百姓不過是過著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