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黃色小鴨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該不該去看黃色小鴨呢?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黃色小鴨來台灣後,臉書上很多朋友都分享了與小鴨合影的照片,我一直無法下定決心要不要去看──黃色小鴨很明顯就是商業活動,總覺得一窩蜂、湊熱鬧有點無聊, 在桃園和基隆更出現三條線、消風、爆破、髒污等負面新聞。但是我這樣想是否只是自命清高?沒看過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你覺得黃色小鴨真的值得一看嗎?

黃色小鴨在高雄:童年情懷、大東西與海洋文化

中秋節連假過後的第一天上班日,我回到高師大客文所的所辦查看信箱。才跟行政助理T小姐(化名)打了招呼,她就喜不自勝地講起中秋節到光榮碼頭觀看黃色小鴨(以下簡稱小鴨)的經驗。兩天後的星期三中午跟幾位同學吃飯,也談到小鴨的事情,有人跟T小姐一樣興高采烈,有人嗤之以鼻。我才驚覺這隻出生在荷蘭,皮重一公噸,充氣後有六層樓高的龐然巨物,悄然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也開始塑造另一頁屬於高雄人(或者說台灣人)的共同記憶。來自台灣各地,特別是南台灣與東台灣的朋友,紛紛湧進高雄來湊熱鬧,看小鴨,上FB打卡,讓朋友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