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謝一誼

科技部人社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非戰之戰與幽靈手臂

當「戰爭」這樣的疾病隱喻,再度被放置到公衛政策的核心; 當地方政府,城市,或是國家,這些疆界的守門員,無視碎裂化的「移動」作為當代中國,以至於是當代世界基本生存與勞動現實,這樣的狀態,卻汲汲營營於發動一場「防疫戰爭」; 此一致命的錯估,是在這個相互連結的全球網絡上,展開一場「非戰之戰」。本週,謝一誼老師帶領我們了解在市場經濟當頭的中國生病,是怎樣一回事;人類學家正在重新思索這一場新冠狀病毒防疫的非戰之戰,你呢?

多物種民族誌與資本的五十道陰影

松茸、昆蟲、蝸牛、思考的森林、還有鴿子,這些乍看之下迥異於經典人類學的主題,怎麼幫助我們理解都市環境,科技與技術,以及人類和非人物種(nonhuman beings) 的交往呢?人作為一個物種,與其他物種之間,存在著什麼樣錯縱複雜,愛恨情仇的關係,進而形塑了「人之所以成為人」的過程呢?人類學界近年來,在多物種民族誌(multi-species ethnography)書寫上的興趣,心心念念地就是希望能回應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