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林靖修

一位在太魯閣族叫watan、在布農族叫umas的人類學學徒。經常因為夢到要和博士論文指導教授meeting而驚醒,但這樣的狀況有隨著畢業與年齡增長而逐漸改善(fingers crossed)。現職是在一間天氣晴朗就能看到對岸蘭嶼島的大學當學術長工。喜愛思考與原住民土地財產、水資源管理、金錢或債務相關的研究議題,但更愛在田野喝酒聊天、亂逛、串門子、發呆、唱卡拉ok、與爬山。

人類學者亂入建築界的初體驗:布農族佳心舊社修復試作計畫紀實

是什麼樣的應用人類學故事,會讓人類學工作者亂入到建築業?花蓮縣文化局獲得文化部「再造歷史現場」經費補助,委託國立臺東大學南島文化中心,辦理「拉庫拉庫溪流域布農族傳統營建技術,暨佳心舊社地景修復試作計畫」。這篇芭樂文是建立在筆者以協同主持人的身份參與並執行計畫的經驗與心得上,分享南島文化中心的人類學者們如何利用人類學的視野、關懷、和研究方法應用在修復布農族舊社的故事。

是誰吃了地瓜?Gimay ta ka dhgal Truku 找回太魯閣族人的土地

地瓜是太魯閣族人重要的主食之一,也是養豬的重要飼料。家豬(babuy)在太魯閣人的祖靈信仰、生命禮俗與道德體系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這也讓地瓜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但除了作為食物之外,地瓜也可以讓我們看到太魯閣族的土地權益,如何被現代法律與官僚體系一步步「吃掉」。

新園養雞場抗議事件與公共人類學實踐:一個「肉腳」人類學者的視野

今年上半台東市新園里抗議設置養雞場的環境運動,最後以縣議會通過「台東縣新設置畜牧場管理自治條例」圓滿收場。過程中,卡拉魯然部落原漢居民與鄰近的台東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師生攜手合作。然而事後調查與檢討時,有位原住民長者認為台東大學進入得「太慢了」──這正是人類學家投入公共事務時的困境,一方面希望以公共人類學精神參與,另方面又擔心對事情全貌所知不足、不宜貿然行動。林靖修老師反思自己是個「肉腳」的人類學家,該如何找到自己的戰鬥位置並形成行動方案與策略?

賀歲文:豬的人類學啟示

應景豬 每次面臨交稿的緊張時刻,就幻想著接下來身形會變瘦,卻總是事與願違,現實畢竟是殘酷的。一團肥肉堆在電腦前,看著芭樂人類學的部落格,對照篇篇精彩絕倫的芭樂文,感覺自己思想空洞、不知長進、生命貧乏、(還有什麼….請各位填寫)。在無助的氣氛籠罩下,不知怎麼著,在搜尋空白處打了一個「豬」字。剎那間,Google大神顯示有74筆芭樂文有出現「豬」這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