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陳如珍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講師(也是一種移工)。喜歡從性別角色入手,看中國民工和香港的菲律賓籍移工的人生夢想。因為想不透為什麼有些人很傻一直湊錢辦音樂會,近來也宣稱要研究獨立音樂表演的幕後故事。除了教人類學外,還喜歡當媽媽。

中國是否需要「菲傭」?在「黑心保姆」與「高級女傭」的想像之間

日前菲律賓勞動就業部次長表示中國正與菲律賓商討,開放菲傭到中國幾個城市工作的可能性,引起相當多的討論。如果中國準備開放市場,讓菲律賓籍家務工能在中國合法工作,準備的工作需要包含兩大部分:一是鼓勵大眾討論、思考菲傭與這個社會的關係,並進而形成共識。二是要完善各類聘用家務傭工的法令:最低工資,社會(醫療)福利,工時,居住地點安排,入境簽證與居留權等準則。合理,完善,不因人而異的安排,自然能累積尋找機會的菲律賓籍家務工的信任。這也是僱傭雙方穩健互信的合作關係的起點。

「我不是你的家人」:香港菲律賓籍家務傭工吃飯的學問

我問了好多的菲傭。無一例外,所有的人都說: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們寧願獨自一人在廚房吃飯;即使必須站著,又熱又悶,也比在餐廳坐著吃好。 我的驚訝慢慢的平復,漸漸明白吃飯這個平凡的日常題目,讓我聽見了幾年的研究時光中難得一見的「真言」。說「真言」不太對,因為我猜對菲傭來說,這些討論中所包含的訊息,可能是他們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的。

「我只是說出我的心聲」:香港菲律賓家務傭工看選美與選舉

在香港這個有著七百二十多萬人口的城市中,外籍家務傭工超過三十三萬人。其中菲律賓籍的傭工約佔一半。每一個星期天,在香港各處都有不只一項、由這些菲律賓籍傭工舉辦的選美或是才藝競賽活動。聲勢大到菲律賓總統候選人竟也親自出席參加造勢。藉由這些活動,以及與總統候選人的互動,我們可以看到那種不能被簡化為「海外傭工」的強悍與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