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光合菌

「光合細菌 (Photosynthetic bacteria,簡稱PSB) 是廣泛分布於水田、河川、海洋和土壤中的一大類細菌,為革蘭氏陰性細菌。在厭氣環境下可利用光能進行光合作用,以H2S和有機物作為供氫體,以CO2或有機物作為碳源。在不同的環境條件下,也可能有多樣的異營功能 (固氮、脫氮、固碳、氧化硫化物等),在自淨過程中,扮演不同的角色。」 (水產試驗所 2011;https://www.tfrin.gov.tw/News_Content.aspx?n=310&sms=9036&s=34748)

倒地鈴的意志

人類學「糾纏」正夯,每個人都愛糾纏。我研究過共生和共死,也理解到糾纏不一定是帶來希望,也帶來失望。糾纏的距離也許是一種美學,耕耘還是放手,種植還是野放,都存在拉扯。在小草的營地裡,欣賞過倒地鈴的意志,見識了瓊麻的硬刺,野莧還未滿地生長。我沒有把小草的營地畫出一條條直線,但學習倒地鈴的蔓延,掌握其意志,每天隨性移動,我又做得到嗎?或許我跟大花咸豐草一樣,只想佔有,而非糾纏。可能這道難題,就是我對一種糾纏的距離的自我定義。

共同完成的「潛水日誌」:身體感與海洋觀光

你有寫過潛水日誌嗎?光合菌老師在參與大學社會責任實踐計畫的密集課程時,嘗試把潛水訓練及紀錄用的「潛水日誌」與田野日誌結合,透過有關身體感的書寫,在人與海洋、動物的各種有意無意的互動下,展開一場有關海洋觀光的討論。在綠島,光合菌因學習潛水而引致的傷患,帶來了偶然的新田野想像,也成為與學生共同完成日誌的契機。牛港鰺的亂入,引起了更多思考。水肺潛水已不是純粹的休憩活動,而是我們認識人類世的移動歷程。

動漫魂的在地能量:為什麼香港人防疫要看七龍珠

在全城抗疫之時,香港風水師李居明於二月底向公眾建議:龍珠動漫當初參考中國古代名著西遊記,既有龍(實現別人願望的神龍)、猴(主角孫悟空),也有牛(應是悟空的岳父牛魔王),應該重播來抗疫。熱心鄉民立刻以齊心看龍珠來回應,並且更要求廣東話配音版本。本週,光合菌老師嘗試探索,從抗爭到抗疫,互聯網如何提供香港鄉民們一個心靈慰藉的空間,也給予抗爭者在未能進行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時,改為在網路上延續其抵抗的意志。沒辦法負擔額外娛樂的人,又可以如何應對不確定的未來?

不能說的悄悄話:台灣選舉前的港人留言板

香港在2019年11月進行了區議會選舉,泛民主派及支持抗爭運動的政治素人得到選民加持,獲得壓倒性的議席數目。但是,以票數而言,其實大約是64波,難以說成是壓倒性勝利。換句話說,這場選舉只是新一輪政治抗衡的開始,各政治陣營都難以安枕,抗爭長路漫漫。新一屆地方議會的代議士在元旦才剛上任,香港警察就在一天之內拘捕了四百人。因為逮捕行動大規模展開,人民都開始進行言論的自我審查。反而在台灣,香港人不斷說著,在香港不能說的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