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madi

吳明仁,生長於屏東、在檀香山完成學位、在新幾內亞做研究。

[一片芭樂]「塵埃落定」The endgame?

採礦總是在還沒有開採之前就開始,在結束之後還沒有結束。這不是繞口令,而是對於時間性的思考,也是實際採礦區的生活經驗。Emilia Skrzypek(2020)的新書Revealing the Invisible Mine即在討論礦還沒有被開採前,各方(stakeholders)已激烈動員,讓「礦區」(the mine)該有的狀態樣貌漸漸浮現,成為我們所熟知的樣子;Jamon Halvaksz(2008)的早期文章“Whose Closure?”則討論礦場在關閉之後,公司走了,人對於發展的慾望卻還激盪著,並將過去的經驗,投資在下一個開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