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高雅寧

高雅寧,澳洲墨爾本大學哲學博士,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副教授。從小在科幻與歷史小說的影響下,立志要當考古學家;大學時熱衷體育性服務社團,被戲稱為「輔仁大學宗教學系體育組」的學生;碩士班在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開始接受人類學的訓練,赴中國廣西進行田野調查,跟隨著女巫師串村走寨。在儀式性與學術性交織的旅程中,進入了壯人的花園、穿越了海洋;遇見壯族英雄儂智高;下一站要參加中越邊境台(Tai)語人群祭祀儂智高的廟會活動。目前除了教授民族學相關課程外,正透過「飲食與文化」一門課,試著在校園裡進行校園飲食革命。

越南北部田野調查的許可—從邀請函到介紹信

「取得研究許可」是人類學田野調查過程中的關鍵步驟,在研究方法上總也會提到,是個老生常談的題目。我從1998年以來,長期在中國西南的村落進行研究,在碩博士研究階段,都準備有介紹信,也都透過研究單位拿到研究許可,從來也沒有因為觀看儀式被公安找過麻煩。然而,我從2013年至今年的越南調查經驗,讓我真正體會到研究許可的重要性。僅以此文提供有興趣赴越南研究的朋友參考,希望後進者可以少走一點彎路。

人類學家的實驗廚房

阿基師為什麼要下跪呢?因為他代言的牛頭牌紅蔥肉燥染上一身餿。部份輿論認為他說到做到是真男人,有些人認為矯情。 每次食安出現問題時,我們經常把矛頭指向官方、指向商人、甚至指向食品的代言人,不過我們或許可以逆向思考一下,身為消費者,我們難道不是共犯嗎? 當然我不是說政府可以免責,但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喊政府出來負責就可以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