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動漫魂的在地能量:為什麼香港人防疫要看七龍珠

在全城抗疫之時,香港風水師李居明於二月底向公眾建議:龍珠動漫當初參考中國古代名著西遊記,既有龍(實現別人願望的神龍)、猴(主角孫悟空),也有牛(應是悟空的岳父牛魔王),應該重播來抗疫。熱心鄉民立刻以齊心看龍珠來回應,並且更要求廣東話配音版本。本週,光合菌老師嘗試探索,從抗爭到抗疫,互聯網如何提供香港鄉民們一個心靈慰藉的空間,也給予抗爭者在未能進行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時,改為在網路上延續其抵抗的意志。沒辦法負擔額外娛樂的人,又可以如何應對不確定的未來?

在文化與產業之間:關於部落觀光的一些思索

一旦牽涉到文化,再細瑣的事都可能發展成大哉問,尤其是對於原住民族而言,文化的運用不只是策略問題同時也是倫理問題。什麼樣的文化元素要放進觀光什麼不放,要放得深一點還是淺一些,放進觀光流程時要將文化做怎樣的修整,是否可以為觀光而挪用他人的文化,甚至是創造新文化,每一個都是必須深思熟慮的議題。

香港自由之路的洞見與不見

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回頭想想整理一下,之前有什麼是我們沒有看到的,讓我們有5月時的「預見」?有什麼因素是一直存在但是我們不知道的,以致於我們覺得它像一夕之間出現,而且像一夕之間改變了香港與港人,讓香港的種種從此不再容易預測?同時,這個力道太大太猛,常常動搖原有的刻板印象,迫使人們不斷留意前此視而不見的事情,不斷詢問為什麼。

¡Ni una muerte más! 不要再有下一位:女殺的國度

情人節的前夕,墨西哥城郊發生了一場血腥的情人謀殺案,受害者Íngrid Escamilla慘遭她的先生殺害後分屍;而當地報紙則是直接將受害者被肢解後血跡斑斑的照片刊登在當日頭版。這起情人節謀殺案成了導火線,引發了成千上萬的墨國女性在情人節當日以及後續一個多月的時間中,發起了數次抗爭活動,試著引起社會各界對於在墨國長期存在「女殺femicidio」問題的關注,並且從這裡做為起點,為墨國的女性打造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生活環境。 本週的芭樂,由初登板的給牛油皮耶吼為大家介紹從墨城到邊境,墨國女性的困境和努力。

《活出語言來:語言人類學導論》導讀

語言人類學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學門,它正快速發展,在方法論上和理論上,對語言研究和社會科學都有其獨特的貢獻。蘿拉.阿赫恩的書已經出版了第二版,該書是目前最受歡迎、可以理解的和讀起來有趣的語言人類學教科書之一,它有系統且詳細地介紹了這個令人興奮的研究領域。在此學科中,仍沒有一本語言人類學的當代中文翻譯著作,因此這本中文翻譯書是把阿赫恩所介紹的重要概念翻譯成中文的重要里程碑。

馬來人不安論:形成與影響

馬來尊嚴大會之後,希盟政府在過去一年多的紛亂下倒台。光是2019年,馬來西亞就經歷了加速撕裂族群的統考爭議、三頁爪夷文入馬來語課程爭議以及同時並存、互相較勁的伊斯蘭危機與華教危機。此刻的大馬華人,恐怕應謹慎面對局勢,加強與相對友善的穆斯林團體保持聯盟關係,以免被大社會孤立。

拉庫拉庫溪流域的山中傳奇

隱藏在小姑娘溪的鬼故事,與布農傳說、地名典故、先人故事一樣,成為了拉庫拉庫溪流域地景相關的傳統知識。這樣的知識是無法在部落的教室裡傳授的。只有踏足祖先的山林中,才有機會繼續傳誦。這次,鄭玠甫老師帶我們走進山裡,與布農族隊群邊喝酒,邊聊著山中傳奇,對山林歷史多一分了解。

新自由的年代,共同體的良心:從下架政客到跟媽祖請假

人類學者Rudnyckyi的民族誌《靈性經濟體》描述印尼國營鋼鐵公司結合西方管理知識與伊斯蘭倫理,將員工的靈性當成一個管理的場所,透過伊斯蘭的語言,以培養可以在全球市場競爭的個體。如「繁榮福音」或正向心理學工作坊,這種訓練這也屬於一種「深層新自由主義」,也就是要人們把自己管理成「市場上有用的人」的各種現象,或是使用「經濟譬喻」來理解各種現象的思維。這讓人聯想到2019年全台瘋政治,人們常常說要「下架」某個政治人物、或是留下某個政客當「提款機」。這兩天,又掀起跟媽祖「請假」的風潮。這些奇妙的用語,人類學該如何解讀?

我珍藏的15片喜劇,為了防疫,無私推薦給所有人

這個非常的時刻,大家共同艱苦防疫,心情鬱悶之餘,看些可以開懷大笑或莞爾一瞬的電影,應當是深具撫慰人心的意義。本週,林開世老師推薦15部他私藏的喜劇電影。你的私房電影名單又是什麼?

[芭樂電台]瘟疫蔓延時:香港與台灣的故事

當衛福部部長不得不成為指揮官,武漢包機被某些人形容成「木馬屠城」,眾多醫護人員不眠不休地在前線奮鬥,防疫作為戰爭的譬喻與真實早已影響了所有人的生活。「小明之亂」讓幾十年志同道合的知識份子產生少見的矛盾對立。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敵人該如何適當命名,稱為「武漢肺炎」有什麼不對嗎?「武漢」對不同人群,有什麼不同意義?香港與台灣,有什麼異同?一起來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