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不能說的悄悄話:台灣選舉前的港人留言板

香港在2019年11月進行了區議會選舉,泛民主派及支持抗爭運動的政治素人得到選民加持,獲得壓倒性的議席數目。但是,以票數而言,其實大約是64波,難以說成是壓倒性勝利。換句話說,這場選舉只是新一輪政治抗衡的開始,各政治陣營都難以安枕,抗爭長路漫漫。新一屆地方議會的代議士在元旦才剛上任,香港警察就在一天之內拘捕了四百人。因為逮捕行動大規模展開,人民都開始進行言論的自我審查。反而在台灣,香港人不斷說著,在香港不能說的悄悄話。

限時掛號請簽收:給還在岸邊觀望的妳

有人說,2020大選是世代戰爭。然而,年輕人的投票率最低,只要年輕人不出來投票,年輕人的未來就由老一輩的人決定。近日有了催票熱潮,許多鄉民甚至在網路上提供「免費回鄉承載」,但不少人還是疑惑:年輕人到底為什麼不投票呢?仔細想想,「年輕人」並非鐵板一塊,可以投票的年輕人之間,甚至彼此不瞭解。不只是年齡從20歲到39歲的差異,更可能是生命經歷本質上的不同。本篇芭樂是一位七年級生的告白,分享她「從小被嚇驚到大」的諸多經驗與今日認同的對比,希望藉此可以得到八年級生讀者的回應。僅獻給親愛的八年級生。

飄零自雇:關於不穩定勞動者二三事

英國導演Ken Loach的《抱歉我們錯過了你》( Sorry We Missed You )宛如一則有關當代不穩定工作者在家庭生活與工作中,咬牙支撐自身做為勞動人(homo faber)的民族誌敘事,質樸誠摯,虛構地如此真實。

把「山林」帶回小林:用身體尋回族群技藝/記憶的大武壠族人

我想,大多數人和我一樣,是在十年前小林村被莫拉克風災的土石流無情掩埋之後,才從電視新聞裡看見、知道了「小林」。 我作台灣原住民研究,但長期以來對於平埔族群的認識卻一直侷限在文獻的閱讀,直到人類所有一位西拉雅族文史工作者段洪坤入學後,「平埔」和「西拉雅」對我才開始逐漸有了不同的意義。

擁抱你的口音:Mock Spanish、阮月嬌與新台灣

Mock Spanish是指在美國嘲仿西班牙語/文/腔調的語言現象。白人常胡亂使用西班牙文、甚至把任何字尾加一個o就當成西語開玩笑,就算帶著濃厚的英文口音,用著完全錯誤的文法,也被當作是具有幽默、輕鬆、友善的表現。西語為母語者卻必須小心翼翼在圈內人與圈外人之間導航,因為如果英語講太好,會被圈內人說是「裝白人」,若講太差,則被圈外人懷疑自己的專業能力,甚至是智力。這個現象讓人想起台灣社會對於台灣國語的模仿,或是漢人拙劣的原住民口音模仿。但網紅阿翰兩年前爆紅的阮月嬌一角為什麼反而如此討喜?各種口音的存在又有什麼人類學的意涵?

[印度的西藏地圖]印度的西藏地圖第廿張:來唱西藏的歌

藏人是一個愛唱歌的民族,在有世界屋脊之稱的西藏高原,雄偉壯闊的天地,傳統的游牧農作生活,牧民們邊放牧唱著牧歌,日常的勞動也是歌,攪拌牛奶製作每天必喝的酥油茶,也有歌,大伙一起協力合作的農作或建屋修牆,總是歌聲帶領著動作,民歌的內容就是生活的日常,透過歌謠的吟唱,將西藏傳統文化傳承下來。藏人崇信藏傳佛教,頌唸經文皆有各自的韻律,唱頌祈願文,是佛教徒每天必要的功課。傳統的民俗歌謠以及藏傳佛教的信仰,藏人的歌聲所在之處就是生活,也是文化。

走動式的學術交流

生命本身是一段遠程的走動(walking),也是冗長的對話。我們走動的路途,正是我們生活的經歷。走動是一種深刻的社會活動,在時序、節奏與曲折的變化中,腳與聲音一般,對它者的出現與活動做出反應。我們所維持的社會關係,不僅在原來的位置中構造,也在行走於地之間進行。

[芭樂電台]科幻小說作為異文化的練習

聽說左拉的好朋友鯨老師在文化人類學導論課要求學生寫科幻小說,這實在讓人覺得有點神奇。又聽說為了出這份作業,鯨老師還自己寫了一篇小小說來當作示範。本次芭樂電台邀請到鯨老師,一起討論蓋亞星球與地球人的離奇故事。我們嘗試思索:科幻世界如何是異文化訓練的捷徑,而書寫科幻小說又如何是人類學所強調之「全貌觀」的一種極佳另類練習。

生命療養院與生命屠宰場

有的概念,有的字,就跟空氣與呼吸一樣習以為常,只有霾害嚴重,PM2.5過高之時,我們才會意識到空氣這種存在,才會意識到呼吸也可以艱難。對我而言,「生命」就是這樣的一個字。我們活著,從事各種工作勞動營生,但是很少思考「活著」這件事。「活著」是我們生活的基底,所做的各式各樣事情都以活著為前提。但,夏天以來,這個字,愈來愈常在生活中跳出。

「閃亮的金屬外殼」:蝙蝠俠、小丑和科層體制中的「英雄」

韋伯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說,基督新教「強調固定職業的禁欲意義為近代的專業化勞動提供了道德依據,」也使得西歐的資本主義能夠穩健發展。然而,當資本主義巨輪滾動成龐大的近代經濟秩序後,原本關乎信仰的禁欲主義和職業精神,逐漸變為重視分工、效率與產能的科層組織,裡頭充滿著「沒有靈性的專家」,困在機械化的「鐵籠」之中。但這種「鐵籠」的意象是正確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