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人

七年之癢──人類學家寄不出的懺悔信

本文(信)一方面回應芭樂文—鄭瑋寧(愛的bricolage),表明男性還是能夠談論愛情的,雖然讀者最後將發現本文(信)所談的愛情和一般的認知有很大的差距。另一方面,本文(信)在精神上試圖研延續另一芭樂文—莊雅仲(新春第一炮)所談的「公共化人類學」,雖然我是從肉體出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