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情緒勞動

什麼情緒,如何勞動:從女僕咖啡店到慈濟志工的課堂討論

女僕咖啡的消費過程,與教師在課堂上教書有什麼類似?李宜澤指出,他們都是表演、也是情緒勞動。而這樣的模型在照顧活動中也可看見,情緒勞動在資本主義型態下,以進行自我規訓的方式重新被分派在照顧行動的生產裡,另一方面,情緒勞動的議題從情緒種類的理解進入到勞動「品質」的監控與要求。甚至慈濟的志工模式也是一種情緒勞動:但與前者不同,在志工過程中,「情緒勞務化的公眾」被招喚,並且教導勞務不需要工資,而且應該由個人道德感受來生產與形成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