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民族主義

Benedict Anderson 和人類學

第一時間聽到Benedict Anderson教授過世的消息,我直覺地在臉書上寫下了: 「當他決定用”community” 作為接近民族主義這座迷宮的紅絲線時,民族就獲得她最豐富的意涵,讓後世的我們取用無盡。」 以下是這句話的延伸,並以此追悼這位思想深沈又廣漠的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