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https://guavanthropology.tw/ zh-hant 新自由的年代,共同體的良心:從下架政客到跟媽祖請假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798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title field--type-string field--label-hidden">新自由的年代,共同體的良心:從下架政客到跟媽祖請假</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uid field--type-entity-reference field--label-hidden"><span>趙恩潔*</span></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created field--type-created field--label-hidden">三, 02/26/2020 - 22:20</span> <span class='content-extra_titl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h1>新自由的年代,共同體的良心</h1> <h2>從下架政客到跟媽祖請假</h2>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info'><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span>2020-02-26</span> <div class="tags wg-element-wrapper"><a href="/tag/%E6%94%BF%E6%B2%BB"><span>政治</span></a><a href="/tag/%E5%AE%97%E6%95%99"><span>宗教</span></a><a href="/tag/%E7%B6%93%E6%BF%9F"><span>經濟</span></a></div> <span class="comment-count">回應 3</span>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author'><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label'>作者:</div><div class='field__item'><a href="/author/%E8%B6%99%E6%81%A9%E6%BD%94"><span>趙恩潔</span></a></div></div></span>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field-content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h3><strong>這個年代的良心</strong><br /> &nbsp;</h3> <div>我們時常會說,1980年代新自由主義經濟開始興盛之後,凡事皆可外包與商品化,國家小、市場大、政客的掌握者是資本家。公部門經費大幅縮減、社會福利退縮、政策有利資本家而不利勞工、私有企業增加派遣員工以減少開銷、醫療商品化(醫美診所滿街跑而偏鄉連個像樣的醫院都沒有)、教育商品化(專任師資變少而專案師資的工作多福利少)、乃至個人生命都要進行「管理」並進行「績優」考核。不過,「新自由主義」早已變成一個很模糊的觀念,各家理論定義不同、應用不同,它到處都是,也到處都不是。<br /> <br /> 人類學者Ong就在她的書《新自由主義作為一種例外》(2007)裏頭談論了亞洲國家,尤其是中國,在強化國族認同與強化政治控制之時,仍然可以選派地區或領域作為新自由主義施展之地。同時,日本與韓國也更大程度的與中國的工廠、原料綁在一起,結果並不是什麼資本與商品自由的流通,反而是形成一種東亞內部經濟保護主義的狀態。因而,在本書一開始,Ong就批評大寫的新自由主義根本是一種席捲整個星球的經濟海嘯,看不到內部的差異與演變。Ong因此討論了一些東亞與東南亞國家內部的與市場經濟同時發展的其他現象,包含主權的強化、同時海外移工大幅增長等等情形。可以說,市場變大,國家也可能同時變大。並不是某種大寫新自由主義所想像的,好像國家就消失了。<br /> <br /> 如同Foucault曾經揭示的,新自由主義的重點不是在「市場邏輯」的單一霸權,而是在於「多元化」。這種多元化可以在一些「深層新自由主義」(deep neoliberalism)的現象裏頭看到。什麼是深層新自由主義?也就是那些用更多元的語言、要人們正向心理學地把自己管理成「市場上有用的人」的各種現象,也包含某種治理性的面相。比如,人類學者Rudnyckyi的民族誌《靈性經濟體:伊斯蘭、全球化及發展的來世》(Spiritual Economies: Islam, Globalization, and the Afterlife of Development, 2010)就描述了印尼的國營鋼鐵企業公司將西方管理知識與伊斯蘭倫理結合,引進ESQ(情緒與靈性商數管理)訓練營,將員工的靈性當成一個管理的場所,透過伊斯蘭的語言傳遞管理學的內容,培養出可以在全球市場競爭的個體。這個可說是基督教的「繁榮福音」或「成功哲學」的伊斯蘭版本,不過其實這種伊斯蘭版本還很多種,有機會再介紹。最經典的可能是許多企業、包含保險業常見的那些教我們變成快樂達人與人生勝利組的工作坊。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524"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61vpf2elqel.jpg" width="347" /></p> <p>所以,當人類學家在說「新自由主義」的時候,除了那個宏觀的全球資本主義結構之外,也可能是在說「深層新自由主義」,也就是<strong>學習「管理」自己、以及使用「經濟行為」來理解各種現象的心智與思維。</strong>其實,這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流行語中,非常普遍,比如這一年多來,政治討論最常用的經濟譬喻,是「下架」與「提款機」。</p> </div> <p>&nbsp;</p> <h3><strong>要下架還是要當提款機?</strong></h3> <blockquote> <p>自從去年吳斯懷將軍進入國民黨不分區名單第四位後,民進黨支持者就有了「下架吳斯懷」的活動。同時,國民黨支持者在選舉中也不斷大聲疾呼要「下架」蔡英文或「下架」民進黨政府。然後,因為國民黨的基本盤之故,第四位一定會進立法院,到時候,吳將軍就會不斷被當成「提款機」。另外,韓國瑜選輸之後,也有人說不要罷免他的市長職位,讓他留在高雄市繼續當「提款機」。</p> </blockquote> <p>所謂「下架」,就是指商品有重大問題,必須回收或停止販售。最常見的用法,依然是每次遇到食品污染事件,如2008年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2013~2014年的黑心油工業廢油事件,就需要下架商品。由下圖也可以看出,去年也很愛用「下架」。把「下架」應用在政治人物與政府上,也就是說,政治人物是一種「商品」,或許可以延伸到「服務」。那提款機呢?</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Screenshot 2020-01-24 09.04.20.png" class="alignnone size-full wp-image-4433" height="303" src="https://zolachao.files.wordpress.com/2020/01/screenshot-2020-01-24-09.04.20.png" width="622" /></p> <p>「提款機」一詞平日的用法,近兩年來有略為攀升的趨勢。2012年有一個高峰,應該是因為金管會於2012年3月宣布調降ATM跨行轉帳手續費(而應該不是因為同年上檔的提款機殺人魔電影)。近兩年來的增長,可能是反映大家會說把政治人物當成「提款機」。提款機的原始定義,應該不必解釋(對吧?)。那麼,把政治人物當成「提款機」,是什麼意思?在此,提款機是一種「釋出資源、現金」乃至「政治影響力」的東西。比如,如果某人很ㄎㄧㄤ,常講一些觸犯眾怒的話,那麼,留著他,就可以說這個人是敵營的「提款機」,可以釋出資源來被攻擊。</p> <p>當市場原則變成國家治理的原則、對於選民的承諾是「服務」、對於政治形象是「管理」、染紅政客沒有「市場」、壞的政府與政客要「下架」、種種這些不一而足,這是否代表我們的生活各方面,已經全面深層新自由主義化了?</p> <p>這個問題,可能要借用一下WHO發言人彈道賽先生的說法:「are we there yet? not yet.」<br /> <br /> &nbsp;</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Screenshot 2020-01-28 12.07.06.png" class="alignnone size-full wp-image-4448" height="337" src="https://zolachao.files.wordpress.com/2020/01/screenshot-2020-01-28-12.07.06.png" width="443" /></p> <p>事實上,並不是所有關於經濟的東西,都是市場原則決定。</p> <p>提款機的一個特點,是用現金。台灣是世界上ATM密度最高的國家。提款機與愛用現金,意味著不使用數位金流科技的中介,乾脆俐落,不必記得延後付款或額外設定自動扣繳。對某部分人而言,更是能不留紀錄,保留隱私。這大概也是為了什麼到現在還是有人會把私房錢藏在馬桶水箱或天花板或保險箱裡?應該沒有人是把信用卡放在馬桶水箱?由於提款機是每個人都很熟悉、地理上很接近的物件,把一個人當成提款機的譬喻,其實內容是社會生活中物件的挪用。 至於下架某個政治人物或政府,也是出於一種社會的良心,也就是出問題以後,政府與政治人物該「被」替換的行為。所以下架一個人是一種政治上的咎責。確實用的是經濟譬喻,但內容上是政治的。</p> <h3><br /> <strong>跟媽祖請假</strong></h3> <p>這兩天,因為媽祖遶境與防疫,全民有熱烈的討論。也掀起了「跟媽祖請假」的風潮。<br /> 咦,為什麼不去遶境,是跟媽祖請假呢?這是在說,媽祖是「老闆」、「頭家」嗎?這是在說,遶境進香很辛苦,是比「上班」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工作」嗎?</p> <p>或許,這是「不能出席」的意思,雖然有點把神明「老闆化」了(以下省略一萬字關於漢人宗教神明與長官的重疊與不重疊、長官與老闆的關聯)。雖然舉辦繞境的單位可以賺很多錢,但參加繞境的一般信徒多半是捐錢而不是賺錢,希望祈願成功、許多人也會祈求國泰民安。在這裏,經濟的譬喻是關乎需求的:我們人要工作才能賺錢,有了貨幣才能在現代社會生存,但如果因為生病或其他原因,必須做好自我管理,要請假,不能任意缺席、影響考績。同樣的,去祈福、去接受媽祖的恩澤,有了媽祖恩澤才能覺得身心靈舒坦。參加遶境就是一種許願、祈福的精神需求,同樣不能任意缺席;如果要缺席,就要請假。所以,確實用的是經濟譬喻,但內容是關乎信仰的。</p> <p>可以說,跟媽祖請假這件事,是透過「經濟行為」來理解各種現象的心智與思維,也是一種自我的「管理」。但這並不代表,這裡頭就只是有「經濟」或是只有「個人」。相反的,我們看到很多在乎共同體的良心。</p> <p>在顧慮醫療系統不能癱瘓的情況下,既然所有人的健康都息息相關,身為共同體的一份子,平常會去繞境的各位,會想「請假」,其實也是出於良心。而媽祖慈悲,也一定會體諒這樣的決定。</p>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figure class="image wp-image-4696 size-full alignnone" style="display:inline-block"><img alt="Screen Shot 2020-02-26 at 4.56.24 PM.png" height="412" src="https://zolachao.files.wordpress.com/2020/01/screen-shot-2020-02-26-at-4.56.24-pm-1.png" width="604" /> <figcaption>圖片:張修修的不正常人生</figcaption> </figure> </div> <p>&nbsp;</p> <p><br /> &nbsp;</p> <p>&nbsp;</p> </div> <span class='content-extra_licens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div class="citeinfo wg-element-wrapper"><p>本文採用 <a class='copyright no-externalsign'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nd/3.0/tw/' title='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by'></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c'></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d'></i>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a>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p> <p>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br /><strong>趙恩潔 新自由的年代,共同體的良心:從下架政客到跟媽祖請假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798 )</strong></p> </div> </div></div></span><section class="field field--name-comment-node-article field--type-comment field--label-above comment-wrapper"> <h2 class="title">回應</h2> <p class="hint-text">*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p>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609"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609"></a> <div class="floor">1</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玉君*</span> 2020-02-26 23:13</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怎麼沒看到紹華也來寫一篇呢?</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609&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G4qm63PS4Ibul3vFH4vdvnYvNzkx3zXZmWhuidhPxwQ"></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610"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610"></a> <div class="floor">2</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雪輝*</span> 2020-02-27 10:20</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基督教的「繁榮福音」或「成功哲學」的伊斯蘭版本,希望之後有機會介紹~~</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610&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ZLplkQypp_x4poADPCmQDNUrNwEMsFeojkjvK7Zufi4"></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611"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611"></a> <div class="floor">3</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小編*</span> 2020-02-27 10:35</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給1樓:粉絲頁日前就有推薦劉老師的大作囉!劉老師最近應該忙壞了,各方需求很大~~</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611&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1ew32f2jwxFf1K48Ghqv53Hae3VnS7S9hgldNKIrOrs"></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h2 class='title comment-form__title'>發表新回應</h2> <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Form" arguments="0=node&amp;1=6798&amp;2=comment_node_article&amp;3=comment_node_article" token="Dk_WjEZxwd3ODb1GwdTfhAt2kJrWS-YcsU30CQI-fi8"></drupal-render-placeholder> </section> Wed, 26 Feb 2020 14:20:00 +0000 趙恩潔 6798 at https://guavanthropology.tw 飄零自雇:關於不穩定勞動者二三事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768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title field--type-string field--label-hidden">飄零自雇:關於不穩定勞動者二三事</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uid field--type-entity-reference field--label-hidden"><span>鄭瑋寧*</span></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created field--type-created field--label-hidden">週一, 12/30/2019 - 12:20</span> <span class='content-extra_titl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h1>飄零自雇</h1> <h2>關於不穩定勞動者二三事</h2>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info'><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span>2019-12-30</span> <div class="tags wg-element-wrapper"><a href="/tag/%E5%8B%9E%E5%8B%95"><span>勞動</span></a><a href="/tag/%E5%8B%9E%E5%B7%A5"><span>勞工</span></a><a href="/tag/%E8%B3%87%E6%9C%AC%E4%B8%BB%E7%BE%A9"><span>資本主義</span></a><a href="/tag/%E7%B6%93%E6%BF%9F"><span>經濟</span></a><a href="/tag/%E9%9B%BB%E5%BD%B1"><span>電影</span></a></div> <span class="comment-count">回應 1</span>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author'><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label'>作者:</div><div class='field__item'><a href="/author/%E9%84%AD%E7%91%8B%E5%AF%A7"><span>鄭瑋寧</span></a></div></div></span>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field-content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英國導演Ken Loach的《抱歉我們錯過了你》(<em>Sorry We Missed You</em>)宛如一則有關當代不穩定工作者在家庭生活與工作中,咬牙支撐自身做為勞動人(homo faber)的民族誌敘事,質樸誠摯,虛構地如此真實。</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6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film_20191111001.jpg" width="420" /></p> <p>在曾為工業革命重鎮的Newcastle Upon Tyne城市中,為了保有自尊而不願向政府申請津貼的工人Ricky,找到了一份快遞司機的工作,壯碩的地區主任已相當具說服力的語氣對他表示:你並不是受僱於公司,你是團隊的一員,你不是為我們工作,而是與我們一起工作。他與物流公司簽訂的是特許合約,成為一名自雇(self-employed)的加盟雇主(franchise-owner),工作的收入是「費用,而不是工資」。這項工作被視為是擺脫工資奴隸制,成為命運的主人的機會。成為快遞司機的頭一件事就是投資一輛全新的廂型車,這是為了努力工作一天可賺取超過一千英鎊的美夢。為此,擔任零時契約(zero-hour contract)(雇主沒有提供最低工時的義務,工人可以依照自己的情況選擇或拒絕工作,常見於農業、飯店與健康照護相關行業)的居家照護員妻子Abby勉為其難將答應變賣車子,再加上貸款,才讓Ricky擁有了「資本」。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們被延遲的夢想:2008年英國的次級房貸危機,斷阻礙這家人晉身「所有權者的社會」(ownership society)。</p> <p>自雇主的自由從來沒有到來。送貨路線由地區主任決定,指定準時送達的貨物的費用較高,表現良好就有機會獲得熱門但容易塞車的路線;若司機因故無法執行配送工作,必須事先找人代班;最重要地,公司發給每名司機一個電子掃描器,不只能追蹤貨物路線,更能及時掌握司機在路途中的停留時間,一旦司機因為休息、飲食或上廁所等而離開超過了預設的時間,掃瞄器就會發出刺耳的警示聲。為了節省時間,快遞司機會準備寶特瓶來解決小便問題。由於監控行蹤的裝置屬於公司,無論出於任何原因遭受毀損,一切必須由司機負責,因此地區主任才會警告Ricky,那個裝置可以「決定司機是生或是死」。</p> <p>父母超長的工作時間,讓原本還算過得去的家庭生活幾乎難以維繫:聰明敏感的小女兒Liza Jane靠微波食品打發晚餐,不需上課的週末陪父親送貨的小小美好時光,卻因顧客投訴這種做法「不專業」而被禁止;就讀高中的兒子Seb經常翹課,甚至賣掉昂貴的Gore-Tex外套去買噴漆,與同學在街道建築上塗鴉。對這家人來說,手機簡訊與語音留言成為最主要的溝通方式。儘管每個人都重視對方,也希望自己的想法被重視,難以理解彼此想法的父子往往針鋒相對,甚至暴力相向;而不想重蹈原生家庭覆轍的母親以及希望一切如舊的女兒,只能以自己的方式試圖讓裂痕不致擴大,導致家庭崩解。當Ricky在送貨過程中被結夥搶劫貨物的歹徒襲擊、毆打,並踩爛他的電子掃描器之後,人在醫院的他接到地區主任的慰問電話,最關心的竟然是電子掃描器的賠償金額問題。一旁的妻子搶過手機怒斥對方,表示Ricky就是為公司工作,而不是與公司一起工作,公司以特許權契約來迴避僱主的責任。Abby對地區主任的咒罵讓Ricky對候診病人感到抱歉而先行返家,意外的是他的傷勢讓家人暫時擱下先前對彼此的不諒解。這個輾轉難眠的夜晚,Ricky掛記著找人代班將失去收入以及電子掃描器的高額賠償金。一眼被揍到瘀血腫脹的他,不顧妻子與兒子的勸說與強力阻撓,在清晨的微光中倔強又認命地開車前往物流中心。</p> <p>研究中遇過的相似身影紛紛映上腦海,伴隨著不爭氣的眼淚以及對於某些作品的反響。</p> <p>適合勾繪與理解Ricky這類不穩定勞動者的作品之一,應該是Guy Standing的《不穩定無產階級》(2019[2011])。基於對該書最後提出之解決方案背後理論預設的保留,我選擇的解讀方式,是將這部作品(的一部分目的)視為探究「第三條路」在英國社會遭遇挫敗之後,工黨政府與保守黨政府如何弔詭地以各自的政治立場與價值觀來進行改革,而這些政策與制度設計,或主動擁抱或被動呼應了新自由主義這個包山包海的政治經濟網羅。在該書展現了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比較視野之下,作者將來源與肇因極度異質的不穩定無產階級視為「形成中的階級」(class-in-the-making),希望透過政治倡議與改革,讓他們踏上形成自為階級的路途。</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6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2015560046984b.jpg" width="600" /></p> <p>儘管有一部分中產階級是基於反抗既有體制與追求自由而成為自願成為不穩定工作者或從事彈性勞動(另一部分則是移工),不過以下的討論將聚焦在處境類似Ricky的人。</p> <p>這本書指出,原本為了緩解新自由主義化的惡果而提出的第三條路,或者說廣義的社會民主,在英國推動後(截至2010年)卻遭受挫敗。這涉及到英國政治的治理特性與社會文化因素。首先,工黨與保守黨政府在面臨新自由主義的金融化(作者稱為商品化)、去疆界化以及社會主體化的邏輯的滲透,幾乎束手無策:無論是企業(如,企業證券化、廣用彈性勞動與濫用實習生制度、不斷創造無法使人成長或有意義的職務、勞動契約個別化、職業社群崩潰與職業道德喪失,使工作者無從發展職業社群的認同)、志願性社團(如,為了防弊而嚴格執行社會福利與津貼的審查與門檻的資產調查式補助制度、為了領取福利而必須參與某些強制性勞動方案的工作福利制度;工會維護正規工作者的既有利益與福利之作法,以致無暇顧及臨時僱用者,造成新的階級分化)、政府機構(如,將公共服務外包給私人機構、聘用企業顧問改造政府促使政治人物品牌化和政治商品化)、大學教育(如,難以自圓其說的教育分流、迫使大學開授合乎企業需求的技能與知識,甚至淪為製造人力資本的職業訓練所),以及家庭(如,女性被迫承擔更多照顧工作、照護年長者成為新的經濟負擔、個人與核心家庭幾乎無法透過鄰里關係來達成社會互助)。Standing認為,不同彈性勞動的集結造就了當代勞動的服務業化,例如,流動的分工方式、隨時待命的狀態導致了工作場所與家庭或公共場所的融合、工時的波動,以及多工兼職的人同時保有多種工作狀態與勞動合約。特別是,這些引發了更新且更有效支配勞動時間的控制體系,就如同Ricky的那部同時追蹤貨物與監控他行動的電子掃描器,將對於勞動者的工作監督,轉變為更精確、更有效(同時也更駭人)的控制形式。這種以夥伴為名的特許形式,讓勞動者必須像個企業家一樣先投資自己,卻在實際勞動過程中受到前所未有的嚴密監控。Standing以圓形監獄來比喻這種不穩定勞動者如何受到全景敞視般的全面監控,而Ricky的遭遇讓我們看到電子裝置取代了全景敞視的監獄石牆,與推銷給他的那個「有如雇主」的幻想,彼此聯手,一而再、再而三地「操練」著勞動者的身體。</p> <p>其次(對人類學家而言無疑是非常關鍵的),英國社會普遍將勞動當成評價與定義人做為社會人的看法,而勞動者希望透過工作來表達自尊,就像Paul Willis在《學作工》(2018[1977])一書所言,從事勞動密切關乎到男性的人觀及其性別氣質。至於必須補貼家用的底層女性,多半從事薪資低廉的清潔與照護工作,加上被預期要承擔照護家人的工作,但這並不被社會認為是有助於經濟的勞動。就像電影中的擔任照護員的Abby,因為只能搭公車去趕赴不同家戶的照護工作,導致工時延長;每次進入受照護者的家之前,她必須在鼻下抹點樟腦油以克服那些房間內可能的異味;甚至受照護者在排班時間以外對她提出了非關照護的「協助」,她也是隨叫隨到,只因為她待她們有如母親。換句話說,(不穩定)勞動既是判斷個人的道德價值與存在價值,更直接關涉到特定性別身份的建構,一旦這類勞動與既有的性別意象與工作觀念相互結合,甚至因爲勞動者以親屬的情感來對待受照護的長者,導致下班後繼續提供職務以外的服務甚至情緒勞動,都將加深對不穩定女性勞動者的剝削。</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5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21817936587490_982.jpg" width="500" /></p> <p>Standing認為,不穩定勞動者在工時與工作場所的經驗,以及他們所面臨的社會處境,必須以新的角度與想法來加以理解,因為工業資本主義對於空間與時間的看法,以及政府為了解決問題所提出的政策與制度設計,甚至是工會用以爭取權利的出發點,都完全不適用於不穩定勞動者的處境,而基於前述想法而來的第三條路甚至或新工黨路線,只是治絲益棼。在就業與失業的治理上,我認為英國政府提出解決的方案有幾個值得進一步討論與深思。</p> <p>Standing指出,英國政府在解決失業政策與制度設計上,展現了效益主義的立場,這一層意義必須與社會福利制度與施行方式的轉變一起考量才能更清楚呈現。首先,政府認為失業者不願意接受毫無發展性的工作是個人問題,若經過機構介紹卻拒絕接受離家遠、低薪且毫無發展的工作達三次者,失業者就會失去領救濟的資格。事實上,英國政府與社會如何請領失業救濟金的態度,因為新自由主義化初期因為部分民眾在高失業率之下拒斥低階惡質的工作,寧願被政府救濟,而改弦易轍:原本請領補助是公民權,此時窮人被責怪是因為懶惰與不負責任所致。同時,救濟金額度的緊縮提高了申請難度,而對比於彈性勞動的低工資,救濟金的所得替代率顯得比較高,這被非議為將降低人們找工作的誘因。為了迫使失業者積極投入勞動力市場,英國政府引入了在職津貼與工作所得稅扣除額,最後卻導致了人們將失業看成是欠缺能力、有缺陷的甚至是對工資與職務懷抱不切實際的想法,由此,只有願意按照政府所希望的方式去過生活的人,才有請領失業救濟的資格。</p> <p>為了避免失業者迴避就業的「責任」,政府嚴格篩選請領救濟者的資格,失業者被迫投入許多「為了勞動的工作」(labour for work,工作在此指涉為了獲得薪資勞動而投入的各項活動與努力):找職缺、與政府官僚或承包政府業務的包商打交道、通勤、排隊、填寫表格,以及回答機構人員無止盡的問題,最後才能拿到「資格證明」。此外,政府更推出勞動福利(labourfare,或稱workfare),以提高門檻降地福利的吸引力,慢慢接近政府顧問的建言:「政府必須說服申請補助的人將責任怪在自己身上」,甚至以接受政府安排的工作做為接受補助的條件。對Standing而言,本世紀英國的社會救濟、補助與福利設計,有如十八世紀末至十九世紀陸續推出的Speenhamland法案與濟貧法對工人階級的塑造,製造了不穩定勞動者的出現。</p> <p>由上我們看到,除了設計繁瑣的表格這種對主體進行機器式臣屬(machinic subjugation)的機制,政府機構對於申請津貼者進行了社會順服(social subjection)的過程:深入瞭解申請者的失業原因以及未來找到工作的機會與可能性,致使每個人的資料越來越個人化、特殊性;同時,機構更要引導、指導、帶領、指引、與監看當事人,確保他們按照政府的輔導與指示工作,做為是否給予補助的基礎。這種對福利受益者的生活、計畫與效度進行全面檢視,無疑將牽動每個人內心,並引導其行為。在前述形塑失業者有如自我負責的倫理主體過程中,進一步讓請領者自覺使用社會福利宛若對社會整體欠下債務,而有如債務主體,欠債的罪負感將敦促主體重新規劃未來生活計畫,履行「償還債務」(見Lazzarato 2012 <em>The Making of the Indebted Man</em>一書;詳細討論參見黃應貴、鄭瑋寧 2017《金融經濟、主體性、與新秩序的浮現》一書之導論)。</p> <p>其次,英國政府將抗拒接受低薪工作或是不確定自己該從事什麼工作的人,或無法找個工作安頓下來的人,就被認為處於缺乏就業能力這種異常狀態。一旦這被視為是關乎個人心理與生活習性的問題,政府解決的方式就是他們去接受心理諮商以「恢復正常」,成為有用的勞動力。甚至在2008年之後,英國政府宣稱高達百萬人深受焦慮與憂鬱之苦,於是啟動「心理治療普及化」(Improving Access to Psychological Therapies)計畫,讓有需要的人能經由醫師轉介,向國民健康服務體系(NHS)申請認知行為治療,同時推出「談話治療」計畫,讓心理健康協調員進駐求職中心,將求職者轉介各院所接受治療。Standing認為這是對人民心靈進行全景敞視的監控。我認為,那是將傅柯所指稱以提升人口素質並建立常規化的生命政治之治理性,延伸至以人類心靈為對象的自我治理(government of self)從而帶有「心理政治」(psychopolitics)(Han 2017 <em>Psychopolitics: Neoliberalism and New Technologies of Power</em> )的意涵。</p> <p>Standing認為政府將失業問題視為「個人心理問題」的趨勢,不只忽略造成勞動者情緒受苦的結構性問題,更無法面對與處理不穩定勞動者在經濟高度不確定之下產生的情緒波動與壓力,特別是擁有大學學歷卻只能從事低薪、低技術又毫無前景之工作的人,勢必因而陷入身分挫折,長期累積將形成對週遭的憤怒與怨懟;再加上,不穩定勞動者的生活時間被工時所侵蝕,以及對公共空間的近用被壓縮甚至剝奪,又欠缺工會這類發聲管道,逐漸對政治失望、疏離甚至冷感。他們的憤怒不只透過塗鴉、竊盜等形式來發洩,更讓他們在選舉時容易被極端右翼政治人物那種鼓吹恐懼與仇恨(甚至是歧視移民)言論所吸引,以及並被那些低劣抨擊擁有進步價值的競爭對手的手段所操縱,就如同過去十多年歐洲許多國家的政治情勢。Ken Loach電影中的Seb原本成績優異,父母希望他能上大學、找個好工作,擺脫工人階級的處境,但是16歲的他比父母更清楚認識到,在當代即使擁有大學學位,畢業後只能過著週間從事狗屎工作、週末買醉這種沒有意義的人生,透過塗鴉與朋友起碼比較有意義。他早已不是Paul Wilis《學作工》筆下的那種藉由體力勞動來成就男性氣質的英國青少年了。Seb對於生命與工作的虛無態度,為這個時代割劃了一道慘綠的傷口。在論述原子化的個人及其虛無主義如何成為極權政治的溫床之前,我認同Ken Loach在作品中如實地指出了這個時代的輕人的焦慮與虛無,以及被剝奪了意義的勞動如何凌遲、抹滅人的存在。</p> <p>受傷的Ricky堅持開車去工作那一幕,令我想起John Comaroff最近在<em>After Labor</em>那場演講中提到的,在這個工作終結(the end of work)的時代,人類勞動還可以有什麼意義?或者,我們如何思考新世紀資本主義下的勞動人類學?他透過機器人、殭屍與變種人(mutant)這三個怪異詭譎(uncanny)的意象在全球南方與全球北方的流竄,來表達這個時代的勞動者對於失去工作的共同焦慮,並指出新自由主義經濟並非不需要勞動,而是企業與雇主需要的是有如機器人那種無需人類勞力的生產,如殭屍一般可以日以繼夜地工作、無需睡眠與飲食等生理需求,像半人半獸的變種人一樣擁有超乎人類極限的體能,這些活勞動的分靈體(doppelganger),「是人又非人、既生且死、既在場又不在場」(human-and-nonhuman, living-and-dead, present-and-absent),威脅了人類自認為勞動人(homo faber)的存在尊嚴。在面對集體焦慮的方式中,他認為最重的是去追尋新政治,資本主義可以依照勞動的邏輯去運作:這不只意味去設想一種能反思並尊重人類價值的資本主義,更必須有所超越,即,邁向一個能夠生產新的生命形式、新的生計形式,以及資本主義之後新的勞動形式的世界。</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5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thumbnail_0.jpg" width="354" /></p> <p>Standing認為,若要為不穩定勞動者尋找出路的方案之一,就是在提供所有人基本的經濟安全(如,基本收入)的條件下,讓勞動徹底商品化,完全依照市場自律來運作,如此才能與(英國)社會長期以來以勞動來界定人的價值這種信念(甚至是信仰),相互斷裂。這將讓從薪資勞動桎梏中解脫的人,擁有更多閒暇時間去從事自己喜歡(但無償)的工作,發揮自己的潛能,讓他們下班後不再只是耗在那些只是娛樂至死的玩樂中。他樂觀地相信,如此一來,不穩定勞動者就有足夠時間去關心並討論公共事務,且能理性地思考政治。</p> <p>姑且不論我們是否要棄絕資本主義,至少我們要面對跳脫生命政治的主體化的可能空間,或如Comaroff建議重新思考生命與經濟的其他可能,或如Standing試圖透過切斷工作對於界定人性這個存在層次入手,或如Agamben提議從生命之形式來突破生命形式,以及Deleuze倡議以欲望之流與puissance這種權力去創造能逃逸生命政治的主體性(參見洪世謙 2019〈新自由主義下的治理技術:主體形構及抵抗〉一文)希望為生命政治所塑造的主體能夠尋獲不被生命政治之權力所涵蘊的方式與形式,讓自我重新政治主體化。</p> </div> <span class='content-extra_licens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div class="citeinfo wg-element-wrapper"><p>本文採用 <a class='copyright no-externalsign'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nd/3.0/tw/' title='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by'></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c'></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d'></i>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a>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p> <p>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br /><strong>鄭瑋寧 飄零自雇:關於不穩定勞動者二三事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768 )</strong></p> </div> </div></div></span><section class="field field--name-comment-node-article field--type-comment field--label-above comment-wrapper"> <h2 class="title">回應</h2> <p class="hint-text">*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p>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568"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568"></a> <div class="floor">1</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Catherine*</span> 2019-12-30 17:01</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鄭偉檸水查某!喜歡你的溫柔筆鋒!想請妳寫芭樂評論韓國瑜的經濟論!</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568&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wG8ZnerBl5ZJdV-MW-Wb5Qc6EoMDcVHyIzT5J4iDwzM"></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h2 class='title comment-form__title'>發表新回應</h2> <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Form" arguments="0=node&amp;1=6768&amp;2=comment_node_article&amp;3=comment_node_article" token="eISK-rQxxMeKRnorLc1tpjgYTqG2xTDFUm2aJntjBLs"></drupal-render-placeholder> </section> Mon, 30 Dec 2019 04:20:00 +0000 鄭瑋寧 6768 at https://guavanthropology.tw 豬瘟、薊馬與經濟人類學的啟示:「市場」是怎麼被造出來的?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97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title field--type-string field--label-hidden">豬瘟、薊馬與經濟人類學的啟示:「市場」是怎麼被造出來的?</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uid field--type-entity-reference field--label-hidden"><span>王驥懋*</span></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created field--type-created field--label-hidden">週一, 01/21/2019 - 17:00</span> <span class='content-extra_titl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h1>豬瘟、薊馬與經濟人類學的啟示</h1> <h2>「市場」是怎麼被造出來的?</h2>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info'><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span>2019-01-21</span> <div class="tags wg-element-wrapper"><a href="/tag/%E5%B8%82%E5%A0%B4"><span>市場</span></a><a href="/tag/%E7%B6%93%E6%BF%9F"><span>經濟</span></a><a href="/tag/%E6%9C%AC%E9%AB%94%E8%AB%96%E8%BD%89%E5%90%91"><span>本體論轉向</span></a><a href="/tag/%E9%9D%9E%E4%BA%BA"><span>非人</span></a></div> <span class="comment-count">回應 4</span>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author'><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label'>作者:</div><div class='field__item'><a href="/author/%E7%8E%8B%E9%A9%A5%E6%87%8B"><span>王驥懋</span></a></div></div></span>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field-content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農委會在2018年宣佈7月口蹄疫「拔針」,也就是說豬隻們將不再施打口蹄疫苗了。農委會這個舉動是希望台灣可以從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所列管的「口啼疫疫區」名單中「畢業」除名,以期恢復過往台灣豬肉外銷市場的榮景。</p> <p>當年1997口蹄疫爆發後,一年近1700億左右外銷豬肉市場蒸發。過去二十年來,好不容易重新複甦的豬肉市場,在近月來非洲豬瘟(Asfivirus)的陰影下,再度如臨大敵。非洲豬瘟的個案,凸顯出看不見的病毒、市場、豬農、防疫單位等各方行動者,都被糾結在這個複雜的事件當中。</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76"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pig_1.jpg" width="310" /></p> <p>&nbsp;</p> <p>過去,我一直在關注台灣鄉村及農業發展研究,但在尚未深入田野之前,我其實沒想過我的研究會涉及多物種的非人行動者(nonhuman actants)(行動者網絡理論認為,所有的人及非人都等同具有能動性,而能動性乃是一種相互協作的成果)。</p> <p>還記得在一個風勢強勁的十一月天,我站在田邊和來自農改場的研究人員,看著另外一旁的研究員將數袋的「緩釋肥」倒入轟轟作響的農耕機當中,然後慢慢地將這些肥料攪拌均勻、拌進田埂之中。農改場研究員指著一旁的費洛蒙驅蟲設備告訴我,透過肥料和這些小裝置,將可以有效地控制「薊馬」以及「夜蛾」等「寄生蟲」,如此便提高主要出口蔬菜之品質的穩定性。在開始進行我的「農產品市場形構」研究的田野考察初始,我已經愈來愈習慣不再單單是和農改場的研究人員、外銷業者以及農友等「人類」互動。我同時也意識到「農業外銷市場」涉及數不盡的「非人行動者們」。他們成為我必需回反覆回到研究室,打開電腦重新認識的對象,而且條目似乎愈列愈長。</p> <p>在人類學農民研究(peasant studies)或是經濟人類學的「市場」領域當中,這些「非人」物種向來是被噤聲的,頂多被視為農民勞動過程的生產投入或是被馴化的對象。事實上,幾個重要的人類學農民研究相關的刊物,如《農民研究》(Journal of Peasant Studies)、《第三世界季刊》(Third World Quarterly)所收錄的多數文章,仍然時常圍繞在少數幾個經濟人類學延伸出來的論辯:形式主義vs.實質主義或是古典的農業問題(Agrarian Questions)等。前者的論辯主要集中在「市場」這個概念,是否可以直接套用在分析非西方的農民社會。而農業問題的論辯,則是探討到底「小家庭農戶」是否會隨著資本主義的入侵而消失。這些研究在看待所謂的「農民社會」或是「農糧市場」時,總是千篇一律地仰賴人類中心主義的觀點(anthropocentrism)。</p> <p>不過,關於何謂農糧市場的看法,近年來開始改變了。而這些具有新意及洞見的見解,和人類學領域近來的本體論轉向大有關係。這些研究成果受到晚近幾位知名學者的影響,如:Bruno Latour、Michel Callon、Graham Harman、Eduardo Kohn、Philippe Descola、Eduardo de Castro等。在此讓我簡單從Callon的市場化及經濟化開始談起。Michel Callon以及其同事,認為「市場」並非自然而然的存在,而是多元行動者相互協作的產物。「市場」需要被各種行動者「造」出來。而要理解市場就必需從二個層面著手:社會制度架構以及物質性(materiality)。首先,他們認為過往的社會科學的市場研究,往往刻意忽略學者自己對於「某某市場」的建構,具有關鍵性的影響。要解釋這一點,就讓我們稍微回到上述的經濟人類學的論辯。</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4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law_market.jpg" width="400" /></p> <p>形式論者主張「個人的工具理性」在作經濟決策時的重要性,且此理性可以在每個「人類」身上發現。而為何每個人會有不同的「理性計算」方式,是因為不同的「文化」對於事物的「價值」有不同的定義。因此,某些持形式論者論點者(例如:經濟學者)認為,由於人的理性有限,因此需透過制度的設計,促使人的行為改變或是符合工具理性的形式。以形式論為基礎的經濟學觀點,經常和其他的經濟學理論同時存在、並相互競爭成為某國或某組織的經濟發展藍圖。從此角度來看,經濟學知識並非只是客觀地描述人類的經濟行為,而是具體地介入、改變、乃至創造了某些經濟行為與「市場」本身(例如:迦納的「外銷農產品市場」的出現,可是和世界銀行那些新古典經濟學專家脫離不了關係呢!)。相較於形式論者,實質論者則強調「制度結構」以及「社會」:即人類的交易行為,乃是到不同的「制度」所引導。所謂的「市場社會」只是人類不同經濟活動的一種形式,和其他經濟社會形式,諸如禮物社會、以物易物等並存。</p> <p>從上述「經濟學知識如何誘導『市場』出現」的問題出發,人類學中的形式論和實質論,就不是完全站在對立面。相反地,他們共享了許多論點:首先,在定義經濟活動或是人的經濟行為時,二個理論都必需訴諸於特定的經濟學知識。例如:工具理性和形式論密切相關;社會制度和結構(如禮物、以物易物或是市場經濟)則和實質論的經濟學理論(如Karl Polanyi的論點)不可切割。第二,二個觀點都認為經濟行為受到二個因素影響:社會結構或個人。他們的差異僅在於何種較具影響力。看到這裡,聰明的看倌們可能就能理解行動者網絡理論健將Caliskan and Callon的企圖了。他們的論述技法在於進一步陳述「經濟學知識」或是「經濟學家們」到底是如何「改變」世界的?(正如Latour研究Pasteur等科學家是如何改變世界的。)顯然,他們認為「某類商品市場」的出現,並非自然而然產生,而是被異質行動者透過實作才出現的。畢竟,究竟什麼才算「市場」的問題,和經濟學知識、模型或經濟學家的活動,都密不可分。有興趣的讀者不妨花點時間去看另外一位傑出的經濟社會學者,Donald MacKenzie關於經濟學的計量模型,尤其是經濟學模型對於衍生性金融商品「造市」的影響。</p> <p>除了考量經濟學知識對於市場的貢獻,Callon及其同事認為,市場的建構還必需考量技術、物質性、非人行動者等面向。從人類學關於物質性的討論出發,Caliskan and Callon稍微揶諭了一下繼承實質主義的新經濟社會學。<s>他們</s>後者認為新經濟社會學認為經濟活動也是社會行為的一環,而不是經濟/社會截然二分。這樣的說法,的確跳脫了早期實質主義的限制(即區分不同的社會制度和結構),但對Callon他們而言,卻完全沒有幫助釐清任何事物,而只是將一個有待解釋的概念(「經濟市場」),用另外一個「黑盒子」(「社會」)來加以解釋掉罷了。因此,相較於用「社會」或是「鑲嵌」等概念來詮釋「市場」,Callon等人認為,從形式論而來的「制度經濟學」反而對於研究「市場」如何被「作」出來,更具有啟發性。制度經濟學吸納了早期形式論的批評,強調制度或是慣習對於人類組織及經濟活動的重要性。此說法的核心論點在於:人類的認知能力有限,因此需要制度、慣習等扮演類似「輔具」或是「義肢」(prosthetic tools),來協助其成為「理性經濟人」。套句Callon的經典名言:理性人是有可能存在的,但前提是要有適當的社會制度輔助。</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199"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ying_mu_kuai_zhao_2019-01-21_17.04.42.png" width="660" /></p> <p>&nbsp;</p> <p>除了上述的社會制度外,「作市場」的過程中,還需要再考量另外一個重要層面:事物(things)以及物質性(materialities)。Callon認為,人一旦被整拼進市場,意謂著其可以執行算計(或計價)的能力,而這算計的能力和技術、物和人的交互互動有關(例如:演算法、電腦輔助運算等)。人並非天生被賦與某些算計能力,此能力是一個社會/物/人共同協作的結果。第二,受到Appadurai、Jane Guyer以及Webb Keane關於物/人互動的啟發,Caliskan and Callon認為「創造市場」的過程,就涉及到了賦與或是判斷某些事物特定價值的過程(一公斤的高麗菜值多少錢?或是多少價值?)。然而,事物的價值並非如某些馬克思主義論者或是早期人類學禮物經濟研究所主張的那般,是由某種事先存在的社會結構所決定的(此論述邏輯為:人們會送禮,乃是因為處在一個送禮的社會結構之中。對於此社會結構如何出現?如果轉變,則缺乏適當的解釋)。事物的價值是透過複雜的人、物互動的結果。除此之外,物本身的物質性,也會限制或是改變本身的價值。舉個簡單的例子:有些人愛吃脆脆口感的蘿蔓生菜,有些則偏好結球萵苣;如果有興趣的朋友們,可以看看Webb Keane關於旗幟的民族誌,討論旗幟的價值如何受到其物質性的影響。</p> <p>在本體論轉向的影響下,經濟人類學的目的,不再是去區分哪個社會是屬於禮物社會或商品社會,而是放在事物的「價值」是如何透過複雜的人/物的互動過程與網絡而決定的。但根據上述這個問題,卻延伸出另一個關鍵問題:如果事物的價值是複雜的人/物互動的結果,那麼到底物/人的互動基礎是什麼?人一定總是事物價值的最終決定者嗎?</p> <p>過往人/物(包含動物、植物)的非對稱分類(也就是認為只有人類才有能動性,其他物種沒有的預設,請參見本部落格<a href="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86">左拉〈「自然」的文化意義〉</a>),似乎開始被動搖了。Caliskan and Callon從Philippe Descola關於Achuar的民族誌出發,認為市場的研究應該要超越人/物二元對立的本體論,並賦與各種行動者對稱的能動性(行動者網絡理論強調用actant乃是所有人/非人事物都同等真實,能動性乃是取決於一個actant和其他actant如何發生關係;而actor則意謂著從行動者本身出發看待能動性,有興趣可以參見Latour的Resembling the Social)。(雖然在這裡捧了Descola一下,但Caliskan and Callon話鋒一轉,又認為Descola的本體論分類,具有結構主義傾向,而且把行動者如何能進行「算計」的能力黑箱化了)。</p> <p>受到Michel Callon以及Donald MacKenzie等人市場化研究(也就是「市場」如何被創造)的啟發,人類學的農糧市場研究,不再強調市場的玩家僅限於農民/資本家,而是各種社會/技術的異質複合體。市場並非只有一種供給/需求決定,而是多元的、每個組成形式以及參與者(包含人/非人)都不完全一樣的存在。例如:「香蕉外銷市場」,不僅僅涉及到農民以及盤商,還有許多種苗技術、黃葉病以及物流系統;有機農產不僅是無毒施作,還有驗證方式、實驗室農藥檢測以及自然堆肥法等。簡單來說,市場乃是一個異質的社會/技術拼裝體(socio-technical agencement),而透過各個行動者的互動,產生或定義各種「物」的價值。</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2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ying_mu_kuai_zhao_2019-01-21_17.07.20.png" width="737" /></p> <p>&nbsp;</p> <p>市場化以及經濟化的論點,拒絕人/非人、有生命/無生命、主體/客體等二元本體論來界定市場的行動者。因此,市場化論述的本體論觀點和行動者網絡理論一樣,又被稱為「扁平本體論」(flat ontology)(關於扁平本體論的視角,讀者如果有興趣,可以參考政治學者Jane Bennett的相關作品,其以及此視角討論北美大停電以及營養物質Omega-3等)。從扁平本體論的視角出發,市場化及經濟化的相關文獻,進一步打開「市場」的黑盒子,並強調「非人行動者」在「造市」過程的重要性。</p> <p>不過,「扁平本體論」也受到許多人類學者的批評(Callon雖然也強調非人行動者的能動性,但其市場化的理論深受扁平本體論影響,因此大部份市場化的文獻集中在討論市場的設計、出現及穩定,較少關注市場為何崩潰或是瓦解。Donald MacKenzie例外)。Tim Ingold就以蜘蛛(比喻他自己)和螞蟻(比喻Latour的行動者網絡理論)之間的對話,嘲諷了Latour等行動者網絡理論者。他認為把一把沙子和一隻昆蟲放在一起,高談他們都具有同等份量的能動性,是件相當愚蠢的事。小昆蟲具有神經元系統,讓他們具有學習以及發展出適應環境的能力,而也正因為具有這些能力,我們才足以說明那個行動者正在「行動」。唯有透過這個能力,我們才得以區份生命/無生命(inanimate)的事物。簡單來說,關於「人/非人」的討論,對於Tim Ingold而言,應該轉向區分那個行動者是「有生命/無生命」(animate/inanimate)。然而,Tim Ingold的說法,並沒有辦法說明為何人類當今的市場、社會或是政治,廣泛受到到無生命的事物—氣候變遷、洪水、颱風等具體的衝擊。</p> <p>相較於Tim Ingold,Eduardo Kohn的民族誌對於上述的問題,則有重大的突破。Kohn強調,人類學民族誌過往思考符號互動的過程,往往將焦點侷限在人類的語言及文字上。他認為今日的民族誌應該納入多物種的互動,也勢必要超越這種侷限。在亞馬遜森林中,Kohn劃分「有生命/無生命」行動者的方式,是符號學的,而不是「理智主義?(誰有心智?)」。Kohn同意Tim Ingold的論點,認為有必要區分「有生命/無生命」的行動者。但和Tim Ingold不同的是,Kohn的區分方式是透過所謂的「思考」能力。對於Kohn而言,「思考」乃是一個行動者詮譯和再現其週圍環境的能力(即行動者得以和週圍環境互動、調適的能力)。受到Charles Peirce的符號學的啟發,Kohn將一個行動者和其週遭環境的互動視為一種「符號化」的過程(並非僅有人類可以詮釋其週遭環境。亞馬遜森林的狗可以透過不同叫聲,反映出其對於不同環境變化的反應)。為了不讓這個討論過於抽象,Kohn&nbsp;用了食蟻獸如何演化出具備有長鼻以及長舌當作案例。巨型食蟻獸當今的樣態(長鼻、扁平長頭、長舌等),乃是其先祖物種和蟻巢外形樣態長期互動(或共同演化)的結果。換言之,僅有那些有思考能力的自我(selves),才能詮釋其週遭環境。而這自我,並不限於人類,包含森林、食蟻獸等。森林也可以透過其獨有的方式,和其週遭的環境互動。<br /> &nbsp;</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83"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forest.jpg" width="255" /></p> <p>相較於Tim Ingold而言,Kohn的符號學(或自我如何和環境互動)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視角,解釋諸如河流、氣候等自然生態系統如何可以被看成具有能動性的存在,而不只是無生命的物質。從Kohn的角度出發,Callon的市場化以及經濟化,將更可以解釋多元的行動者,諸如病原體、氣候、環境微生物等),如何積極的參與「造市」。從此角度而言,「市場」或是「社會」這些概念都必需被重構。並非僅有「人」,而是許多「非人」(more-than-human)都是「社會」或是「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多物種的觀點在於趨動我們重新思索這些不同行動者間的聯結(associations)。</p> <p>讓我們回到開頭的非洲豬瘟,這裡我想引介近來動物疾病研究者如Steven Hinchliffe&nbsp;和Nick Bingham等人的觀點。他們認為防疫(也就是防堵策略)的確重要,但是我們必須了解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多物種的「社會」。人並非是「市場」的絕對支配者,建立和這些物種相處的靭性能力也是在思索動物疾病時,重要的一環。</p> <p>有鑑於芭樂文不能過長,在此先停住,不然Kohn等人的人類學本體論轉向,和近來在哲學界廣受注目的物件導向哲學(Object-oriented philosophy),乃至新物質主義(New materialism)之間,可是又有一番精采的對話,對於我們理解市場形構以及當代政治社會形態,可有著豐富的養份呢,下次有機會再來聊聊吧。(小編迫不及待預約下去了~)</p> </div> <span class='content-extra_licens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div class="citeinfo wg-element-wrapper"><p>本文採用 <a class='copyright no-externalsign'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nd/3.0/tw/' title='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by'></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c'></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d'></i>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a>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p> <p>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br /><strong>王驥懋 豬瘟、薊馬與經濟人類學的啟示:「市場」是怎麼被造出來的?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97 )</strong></p> </div> </div></div></span><section class="field field--name-comment-node-article field--type-comment field--label-above comment-wrapper"> <h2 class="title">回應</h2> <p class="hint-text">*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p>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077"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077"></a> <div class="floor">1</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魚販歐巴桑*</span> 2019-01-21 21:43</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我讀書少 一堆哩哩摳摳的術語理論概念繞得我讀不下去啦 不是說芭樂人類學適合給平民百姓閱讀的嗎 哎唷喂 </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077&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vB_dhdCmoOJacirrtt8P8sGsv0YqUpw_h0S9cZ746sE"></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078"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078"></a> <div class="floor">2</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種菜歐尼桑*</span> 2019-01-22 00:53</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說好的豬瘟呢?內文和標題差太多,有被欺騙的感覺。芭樂也流行釣魚文,衝人數?</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078&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0rIh5piY_SaB5WEkjSXTker9UxFQlhjZC9-8KI5b-2M"></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079"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079"></a> <div class="floor">3</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文書女神*</span> 2019-01-27 00:58</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操 是怎樣啦 一下子種菜 一下子賣魚,接下來還有什麼殺豬 泡咖啡的是不是!<br /> 讀不下去就不要讀!</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079&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9LEe2VUuVnwcUC5I-ROv4o1Hi1I7onTV3RB-O6I_kqQ"></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article role="article" data-comment-user-id="0" id="comment-8080" class="comment js-comment by-anonymous clearfix"> <a name="8080"></a> <div class="floor">4</div> <div class="submitted"><i class="fa-solid fa-message"></i> <span>loyungching@gm…*</span> 2019-01-27 08:23</div>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comment-body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精彩,期待下文</p> </div> <nav><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Links" arguments="0=8080&amp;1=default&amp;2=und&amp;3=" token="WfemmLbCLr_qhes8GH5_NfiGO_FF_XXPDt4RsZo6pT8"></drupal-render-placeholder></nav> <div class="card-body"> <span class="comment__time"></span> </div> </article> <h2 class='title comment-form__title'>發表新回應</h2> <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Form" arguments="0=node&amp;1=6697&amp;2=comment_node_article&amp;3=comment_node_article" token="7jA5rHHOhxaJLwxLaMQY75ymbKbLlLbzynUKPunJIdU"></drupal-render-placeholder> </section> Mon, 21 Jan 2019 09:00:00 +0000 王驥懋 6697 at https://guavanthropology.tw 反反耶誕節 :為何人們需要這個借來的節日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93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title field--type-string field--label-hidden">反反耶誕節 :為何人們需要這個借來的節日</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uid field--type-entity-reference field--label-hidden"><span>左拉*</span></span> <span class="field field--name-created field--type-created field--label-hidden">週一, 12/24/2018 - 10:00</span> <span class='content-extra_titl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h1>反反耶誕節</h1> <h2>為何人們需要這個借來的節日</h2>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info'><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span>2018-12-24</span> <div class="tags wg-element-wrapper"><a href="/tag/%E7%B6%93%E6%BF%9F"><span>經濟</span></a><a href="/tag/%E7%A6%AE%E7%89%A9"><span>禮物</span></a><a href="/tag/%E7%AF%80%E6%85%B6"><span>節慶</span></a></div> <span class="comment-count">回應 0</span> </div></div></span><span class='content-extra_author'><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label'>作者:</div><div class='field__item'><a href="/author/%E5%B7%A6%E6%8B%89"><span>左拉</span></a></div></div></span> <div class="clearfix text-formatted field field--name-field-content field--type-text-long field--label-hidden field__item"><p>萬家香烤肉醬之於台灣的中秋節烤肉,正如肯德基之於日本的聖誕節炸雞,正如可口可樂之於聖誕老人的標準體態及儀容。</p> <p>啥米?如果有人是頭一次聽見這件事,就彷彿會聽到玻璃心碎滿地。對聖誕老人懷有神聖之情的朋友,抱歉了。已經聽過這個故事的,沒關係,這個故事很快就要進入到其他故事。</p> <p>聖誕老人這個人物,大致在十九世紀中葉才跟聖誕節扣連在一起,原型可能是外型清瘦、作風樂善好施的四世紀主教聖尼古拉斯——雖然有些民俗故事認為,這位主教也會派手下去「修理」不乖的小孩。聖尼古拉斯有時也會被描畫成一位穿著綠衣的精靈,因為某些地區的歐洲習俗相信綠色有禦寒的魔力。聖誕老人Santa Claus的稱號是來自荷蘭的Sinterklaas,而他的紅袍裝扮,最早雖然出於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的插畫家Nast之筆,但他整個心寬體胖面色紅潤加紅衣白鬍的形象,之所以被穩定化且成為台灣人熟知的美國「經典」肖像,卻完全是因為可口可樂公司一直試圖在冬天抵擋冷飲滯銷,而在 1931年到1964年期間,成功端出插畫家Haddon Sundblom的作品,才有了這位全身穿著可口可樂招牌顏色的紅白胖聖誕老人。</p>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figure class="image" style="display:inline-block"><img alt="" height="307"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w2270_santa_1936-604bb-604-337-bfff98985877571343277052939.jpg" width="547" /> <figcaption><a href="https://www.coca-colacompany.com/stories/coke-lore-santa-claus">https://www.coca-colacompany.com/stories/coke-lore-santa-claus</a></figcaption> </figure> </div> <p>但你不必覺得太幻滅,因為人類學家會告訴你,物有其自身的「社會生命」,就算是商品也一樣。到了六零年代或更早以前,紅白聖誕老人的形象已經獨立於可口可樂公司,而成為真實的文化肖像,在「全球的」大大小小的耶誕盛典中,尤其是美國兒童心目中,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p> <p>某個特定日子要吃炸雞,過了四十年也會變成傳統。在日本排隊買炸雞排到崩潰的新聞似乎年年都有。而十二月的台灣商店,不管是全聯,頂好,家樂福,美聯社,或其他商店,也必定洋溢著各種耶誕裝飾與聖誕歌曲。就是在這樣的moment,我們一定會聽到有人說:「啊我們大部份人又不是基督徒,過什麼耶誕節,還不都是商業炒作!」</p> <p>這讓我想到某年俄羅斯東正教的一位神職人員很不客氣地對媒體說萬聖節根本就是外來的玩意,俄羅斯人似乎很容易忘記自己的傳統,而只過借來的節日。其實,這段話把地名跟節日都換成台灣與聖誕節,也說得通。但問題是,過過「借來的節日」,真的那麼沒意義嗎?</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75"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48406171_1224187254387172_1082823910304514048_n.png" width="500" /></p> <p>乍看之下,這件事情問人類學家是最對的,因為人類學家在「異鄉」做田野或生活的時候,總是在過「借來的節日」。不過,這跟移植一個節日到另外一個文化地景,當然還是有許多不同。再者,說到底「所有節日都是借來的」,最後才變成自己的,但怎麼變成自己的,才是重點。只要想想歐洲的「異教徒拜樹,最後才變成聖誕樹」假說,也是在18、19世紀所流行的民俗文化復興,從世界宗教回歸本土民俗風情的脈絡才開始盛行的,而且盛行地頗不均勻,也會有反撲,比如李維史陀寫過關於聖誕老人在法國如何被「處決」的精彩片段。</p> <p>那麼,到底耶誕節對不同人群的文化意義可能是什麼呢?</p> <p>傻大姐我剛好在世界幾個不同國家的不同角落過過聖誕節,而且,剛剛好出生在講台語的虔誠基督徒家族,從小一路被迫過聖誕節,直到不想過為止。看來我真是適合回顧耶誕節之不同文化濃稠啊!</p> <p>先說說小時候我最討厭與最喜歡聖誕節的事情,有的跟台灣特色很有關聯,有的則是跟大人特權與把小孩隔離開的大人世界有關。</p> <p><strong>可以吃的長輩圖&不必睡覺的好藉口</strong></p> <p>A。最討厭。一直彩排、練習各種分乘高中低音三部歌曲(很多走音)、戲劇、準備道具、美術製作。演來演去就是東方三智者要去朝拜聖嬰、聖母瑪莉亞怎麼生產的絕對不會演。有一年我拒絕飾演聖母瑪莉亞,自動自發發明一個新角色、演出那顆如GPS般神奇地引導東方三智者找到嬰兒耶穌所在之馬槽方位的「東方之星」(我真的有製作出一顆黃色大星星)。</p> <p>B。最喜歡。摸彩抽獎。假的聖誕老人會大灑糖果,小朋友會尖叫搶破頭,熱鬧滾滾。(我小時候就知道真的聖誕老人也是假的,但在幻想中,稍微比真人演出的不假一點)</p> <p>A。最討厭。「聖誕糕」,可能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明的傳統,一種台式的超甜綠豆糕之類的東西。但因為是免費的所以阿嬤都會拿幾塊回家吃,我則是會每年應景地吃上一口,然後吐舌頭覺得難吃。特色是其傳統包裝完全就是長輩圖的先鋒。這個跟台灣南部宮廟的平安糕超像的,兩者的系譜關係等你告訴我。</p> <p>B。最喜歡。三更半夜「報佳音」:哇,晚上可以光明正大不睡覺,跟著大人趴趴走,在街頭上看著靜悄悄萬事萬物除了路燈之外都平息下來的世界,這對年幼的我來說真的太刺激了!</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75"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1383436031-1732297006.jpg" width="500" /></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5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2189265009_a5e1bfed45_b.jpg" width="375" /></p> <p>後來,我在天龍國上大學,對聖誕節沒什麼深刻印象,等到再次對聖誕節有感覺,已經是在美國讀博士班的時候了。事實上,到了在美國時,因為人在異鄉孤單寂寞覺得冷,竟然會特別想起小時候覺得超難吃的聖誕糕而流淚呢!</p> <p><strong>非裔遊民的聖誕節</strong></p> <p>2006, 2007, 2008連續三年我都在紐約與友人一起過聖誕。我對於長島上白人高級市郊住宅區的庭院上盡是爭奇鬥艷的聖誕裝飾與燈造馴鹿與氣球雪人等等印象很深刻。另外,如果說有農友與芭樂友也跟我一樣,很無法接受XX人造燈節或秋紅谷美學的話,其實紐約市洛克斐勒中心那一帶到了感恩節之後,醜陋的聖誕裝飾與人潮洶湧摩肩擦掌才能越過天使燈像走廊與雪花燈音樂秀,其實也高明不了多少。</p> <p>除此之外,這段時間,我也曾在波士頓、紐約、華盛頓,都看到了不少的乞討者。路上攔截著旅車乞討,頸部掛著紙箱紙板上頭寫著”Merry Christmas”的,大多是非裔美國人。 有次剛好抵達華盛頓的某個晚上,十四街的教堂正在公園裡發放「愛心晚餐」。 只見一批又一批的黑人輕快地跑過道路,呼朋引伴,相偕拿免費食物。有人一次拿了兩盒,放回棲息處又再踅回來取。甚至有黑人對我說,嘿,那邊有free chicken ,妳也可以去拿呢。</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75"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165130_492251103195_3527186_n.jpg" width="500" /></p> <p>如果大家還記得,2008是美國次級房貸與高級金融商品大出錯,卻要納稅人買單、整件事情都被美其名地稱呼為金融「海嘯」或金融「危機」、彷彿都不是人為造成的、也不可預知的那一年。先別提哪些華爾街豺狼根本知道泡沫即將爆掉,連三巨頭的汽車工業都不斷要求政府支援。那一年看透的是,資本家錢財暢通時要求不要政府干預調節,破產時卻頻頻向政府身手要錢,去填那由多手轉賣轉移風險包裝成金融商品的泡沫所引發的經濟黑洞。</p> <p>我在之後數年的美國聖誕節中,也看過中西部熱衷耶誕佈置的中產階級家庭如何收藏滿坑滿谷的聖誕節裝飾品,感恩節一過,家裡每個房間就全部換成不同的耶誕主題:聖誕襪、天使吹號角、麋鹿雪橇、空心禮物、各種布偶。當然,餐具、馬克杯、餐巾紙、桌巾、鹽巴胡椒鹽罐、甚至瓦斯爐蓋,也會全部換成雪人聖誕老人或相關主題的設計。</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5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165687_492251053195_5623733_n.jpg" width="375" /></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5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img062-1.jpg" width="375" /></p> <p>只是,我心中一直有那幅掛著紙牌說聖誕快樂的黑人流浪者,在危險的安全島上攔阻汽車的畫面。每次想到那幅畫面,在地球任何一個角落過耶誕節,我心中湧起的並不是對商業拜物主義的批判,而是對種族化盛典的批判。「全球」盛典所移植的,其實是白人的聖誕節。</p> <p><strong>美東的耶誕節政治正確</strong></p> <p>從中西部回到東部的自由主義同志婚姻最早合法地帶區,有時候在「自由圈」裡,那可真是必須要很政治正確地過生活。連在學校裡,大家都不太說Merry Christmas,深怕得罪了不過聖誕節的猶太人、無神主義者、或是對宗教感到OOXX的朋友。畢竟這些人確實都是在學院裡面、就統計而言、被「過度代表」(over-represented)的群體(就是說這些人在總人口數中只佔A%,但在學院裡佔了B%,B&gt;A)。Happy Hanukkah 說真的也不太安全,還是Happy Holidays最通用!</p> <p>我曾在某個liberal college town的蕾絲邊酒吧大唱瑪麗亞凱莉的「聖誕節我要的只有你」,引來全場尖叫歡呼,但那根本是大夏天。也就只有在那樣安全的時節,我才可以不必害怕政治錯誤地祝福大家聖誕快樂,因為沒有人會認為我是認真的。</p> <p><strong>爪哇甘美朗伴奏耶穌受難記、聖誕節恐攻威脅與穆斯林護衛隊</strong></p> <p>後來,我因為田野的緣故,跑到地球的另外一邊——爪哇,去生活。我生活的地方是在一個中爪哇半山腰小山城中,姑且讓我稱呼它為猴糕城。雖然是個小城,但猴糕城是整個爪哇島上基督徒比例最高的地方:中爪哇的穆斯林人口約佔95%,基督徒大部份都集中居住在城市中,因此城市可能會有10%~20%不等的基督徒人口。蛋糕城約有23%的城市居民是基督徒,而且越靠近市中心的鄰里社群(其實在當地是通稱為「村里」),基穆混居的特色就越強。每到了聖誕節,一個「模範」的基督徒市民,會在家裡開辦Open House,如同穆斯林也會在開齋節做類似的事情(但重點是會放在要求彼此寬恕),不只讓親友,也讓村里的人們上前來一同吃喝、祝賀。</p> <p>至於在這個有很多教會、但過去三十年來也歷經了新一波的伊斯蘭復興的猴糕城中,聖誕慶祝也是形形色色的。比如靈恩派的教會基本上走的是一種有很多英文、除了男性牧師會穿著爪哇手工蠟染襯衫、會有一些看不出來到底是哪種文化的彩帶舞蹈表演(可能與印華靈恩領導階層有關),幾乎所有禮拜的語言都是印尼語,夾雜低爪哇語,不太有戲劇演出。老派的類似長老教會的爪哇基督長老教會GKJ,則在2009年耶誕慶祝時,上演「全爪哇語」耶穌受難記背十字架的戲碼,而飾演耶穌角色的這位演員(在圖中,是被羅馬士兵壓在地上,身穿白色頭髮黑長的那位),講了很多高爪哇語、但也跟著羅馬士兵隊伍在教堂裡穿梭遊行邊搞笑(我看得出神入迷),底下則有甘美朗伴奏,而觀眾幾乎清一色都是蠟染服裝。</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75"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img_7170.jpg" width="500" /></p> <p>聖誕節作為一種全球盛典,其實在每個在地都有很多「混搭」;混搭也不一定是全球與在地搭,也可能是過去與現代搭,這個在地與那個在地混搭,或是全部一起混搭。比如,在日惹市郊的一些原印度教神廟改成的聖堂中,也會有特殊的感念聖母瑪莉雅與耶穌的燭光。印尼基督徒集中的「外島」地區(=爪哇島以外的島,都被爪哇中心主義地稱為「外島」),島民的的聖誕節可是非常威的。安汶島上的慶祝會有很多傳統樂器,而安汶、摩鹿加、佛羅倫斯都有用船笛鳴響與教堂眾聲齊發來慶祝的方式。佛羅倫斯在是在平安夜時,各個角落都會有人使用自製竹炮來大鳴大放地慶祝耶誕節。萬那杜則是當年曾經想要加入尼德蘭共和國不想加入印尼共和國的一塊特別基督教化的地方,人們慶祝聖誕節的方式有嘉年華,但也有掃墓,也就是「聖誕節掃墓」。這可能是受到印尼穆斯林都在開齋節掃墓的影響。</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03"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fa737-bamboo-canon.jpg" width="500" /></p> <p>耶誕節也可能令人覺得緊張。我有兩年的聖誕節都在中爪哇猴糕城度過,但每年也都注意印尼的消息。幾乎每年快到了聖誕節,報紙與電視新聞都會提醒,可能會有恐怖攻擊,警察必須加強戒備。聖誕夜的大慶祝,如果當年是在戶外舉行(曾經有幾年因為自殺炸彈客威脅頻繁,或一些本文難以詳述的政治因素,而改在戶內舉行,引起許多基督徒的不滿),那必定是在「建國五原則廣場」(就跟我們的中正路一樣,每個城市必有的一個廣場)。晚上開始的慶典,所有各種新教派別與教會都會暫時放下彼此的差異,輪番上陣演出歌舞或講道。當時猴糕城的基督徒市長(原本是副市長,因為穆斯林市長歸真了,自動替補)與戴頭巾的穆斯林副市長(已故市長的夫人,本身也是市議員,後來選上代理副市長),都有上台揭幕,表達政府全力支持聖誕節大型戶外活動的「政治舉動」。而聖誕節目會一路表演到凌晨四點,可說是爪哇人視不睡覺為一種高尚修煉美德的精神。最奇妙的是,整個廣場周邊,除了警察之外,還會有猴糕城的「穆斯林大學生聯盟」所組成的護衛隊,意思是要「保衛」這個聖誕慶典,不讓「可疑人士」進入。</p> <p>也就是說,在全球聖誕節盛典觸及了我們與家庭親情、全球化與在地化(當作情人節或吃炸雞)、市場與物質主義等等層面之外,在很多地方,還有跨宗教關係必須獲得處理,而這可能是關乎人命的。</p> <p><strong>聖誕節的「反結構」</strong></p> <p>那麼,再回來說說台灣吧?既不是歐美的耶誕節,也不是穆斯林為多數的社會中的耶誕節。為什麼台灣需要這個顯然是借來的節日呢?這個問題,當然是以非基督徒本位的位置來發問的。這個問題,也未必是全球化或在地化,或全球在地化,就能完全解答的。因為不論怎麼攀鑿附會聖誕節,還有一個更深層的種族與經濟結構,跨越了全球或在地。</p> <p>先不說蔣宋美齡與她先生都是基督徒如何推動台灣慶祝耶誕節(?),還有美軍在台的文化遺緒,我認為聖誕節具有一些超越地方的「反結構」的特質,很能受到人們歡迎。「反結構」是人類學的老梗,如果不懂可以自己去查是什麼意思。可能所有涉及嘉年華與慶祝的節日,都可以被塑造為是一種「反結構」。問題只是在於,那個「結構」是什麼。是每天都要打卡上班嗎?是老闆很靠北但是你不得不忍氣吞聲嗎?是庸庸碌碌汲汲營營除了自己的生日(另一個現代個體的自我節日,取代了集體的「成年儀式」)和那幾個手指數得出來的節日與特休之外,都沒有休息的時間嗎?</p> <p>可能都是。但也不只如此。我喜歡聖誕音樂,因為在這個場域中古典音樂不佔有最高最神聖的位置。古典樂不是聖誕音樂的主旋律。教堂聖詩也不一定可以跟輕快或悠然的爵士樂聖誕歌曲媲美。我喜歡爵士樂的聖誕音樂,因為裏頭有種黑人發展出來的各種音樂形式被白人偷走發揚光大成為全世界XX樂之後,好佳在還有爵士等不能整碗搶走的東西。當然主要原因是因為很好聽啦,很~放~鬆~</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298"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r-4322532-1361716299-5958.jpeg.jpg" width="300" /></p> <p>聖誕老人的角色也彷彿是一場「反結構」儀式中的人物倒反。Russell Belk在 Materialism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American Christmas&nbsp; (1993)一文中就提到,雖然耶老與耶穌兩人好像都可以帶來某種奇蹟,但是耶穌來自中東,耶老來自北極。耶穌年輕清瘦,聖誕老人又老又胖。耶穌很嚴肅,耶老很歡樂。耶穌穿得單薄簡約,耶誕老人穿馬靴皮毛,有時候還抽煙喝酒(十八禁)。耶穌叫人丟光財富與家庭來跟隨祂、富人要進天堂比駱駝穿過針孔還難,但聖誕老人卻給你所有想要的繽紛禮物。</p> <p>禮物,就是這個禮物。聖誕節因為聖誕老人的關係,感覺有一大袋的禮物。而我認為,我們的生活,非常需要「禮物」。聖誕節彷彿等於禮物,而我們需要禮物。但是,到底什麼是「禮物」呢?</p> <p><strong>什麼是禮物?</strong></p> <p>牟斯的大作《禮物》,原文是Essai sur le don,也就是an essay on giving 或《論給予》。這篇論文影響層面廣大,但也時常被誤讀。</p> <p>其實,認為有所謂概念上二元對立的原始禮物經濟vs. 現代商品經濟的不是Mauss,而是Malinowski。Mauss想要回應的不只是Malinowski,他更想要批判的是過於強調獨立個體之功利主義而犧牲社會互惠原則的政治哲學。他重申,沒有所謂免費的禮物這回事,不論是在原始社會、古代社會或現代社會,所有的「禮物」(給予),都是某種互惠系統之中的一環,不論那個系統是製造不平等或維持平等的系統。初步蘭島與周邊島嶼世界的項鍊與臂環之寶物循環,彷彿是一種純粹美學與道德的經濟,寶物本身即是重點,與寶物「順便」一起的是次要的、沒有那麼高貴的討價還價貿易。但對Mauss而言,寶物就是某種貨幣,差別只在於那不同於現代貨幣的形式,但仍然是一種社會信賴/信用建立模式,一種關於個人榮譽、權威地位、財富(honneur, autorité, richesse)也關於社會關係之維繫的「貨幣」。</p> <p>簡而言之,「禮物」真正的問題並不是「免費的禮物是可能的嗎」?而是:「人在何種文化條件下,會認為『禮物』很高尚迷人?」</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500"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71cs8qqp6al.jpg" width="325" /></p> <p>這整個免費的/自由的禮物觀念,完全是不自然的,是人類歷史的社會產物。並不是任何文化脈絡下,看似「不用回報」的禮物、以贈送或給予為主要目的的「給予」,都是那麼高尚而喜氣洋洋的。怎麼說呢?這在狩獵採集社會中最為明顯。一個人獵到了獵物,必須立刻把肉分享出去,因為下次不知道是誰會獵到,而這個人也必須等待下次別人分享給他。在這種生計模式中,拿到肉說「謝謝你」是很奇怪的,彷彿在說,我現在就肯認了你的美好的給予而不求回報的意圖,我現在就了卻照理說未來還很長久的互惠義務。給予者會這麼回應:我給你,你以後還要給我,我以後要還要再給你,所以你現在說謝謝是什麼意思?(打臉的意思)</p> <p>也就是說,關於禮物的想法與「謝謝」作為一種口頭的回應,只有在依賴高度切割與分隔的社會關係中,才有意義。送禮本身的美德,有其政治經濟條件與其被當成空氣的背景。</p> <p>用Mary Douglas的話來說,如果不是在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關係高度分化世界中,「這整個免費的禮物觀念,完全是個大誤解。」</p> <p><strong>禮物作為一種現代經濟生活中的大確幸</strong></p> <p>正是由於處在高度切割與分隔的社會關係,人才會想要擁有「禮物」。因為沒有固定長久的互惠模式是可以依賴的,所以才會有「禮物」。否則在另一個時空中,根本不會有「禮物讓人興奮」這樣的事情。不求回報的禮物,呈現的是我們社會關係的稀薄,是一種要彌補稀薄的努力。而對充滿各種驚奇禮物的聖誕節的興奮,正是來自於其他時刻社會關係的疏離。</p> <p>台灣既有的節慶從過去到未來,或許還可以增加或減少,但12月,不管曾有過什麼節日,後來也跟大部份按表操課的日子一樣,逐漸變成了班雅明所謂的現代進步史觀中「空洞、同質的時間」。不是農曆新年、端午或中秋,也不是掃墓或中元節。所以這個空洞同質時間填入什麼好?威權節日,沒什麼感覺。有堆疊而成的禮物,這個好像不錯。</p> <p>天下當然要有「免費」的禮物,因為我們都想要在那空洞的現代時間裡頭,多填入一個幸福的日子。</p> <p>這個節日,借來的沒關係,重點是要變成自己的。</p> <p style="text-align:center"><img alt="" height="377" src="/sites/guavanthropology/files/content/f2/f/screen-shot-2018-12-23-at-9.56.30-pm.png" width="500" /></p> <p>&nbsp;</p> </div> <span class='content-extra_license'><div class='field field-extra-field'><div class='field__item'><div class="citeinfo wg-element-wrapper"><p>本文採用 <a class='copyright no-externalsign' href='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nd/3.0/tw/' title='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by'></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c'></i><i class='fa-brands fa-creative-commons-nd'></i>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a>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p> <p>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br /><strong>左拉 反反耶誕節 :為何人們需要這個借來的節日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693 )</strong></p> </div> </div></div></span><section class="field field--name-comment-node-article field--type-comment field--label-above comment-wrapper"> <p class="hint-text">*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p> <h2 class='title comment-form__title'>發表新回應</h2> <drupal-render-placeholder callback="comment.lazy_builders:renderForm" arguments="0=node&amp;1=6693&amp;2=comment_node_article&amp;3=comment_node_article" token="MEX6IOIArhKMrZoJxcpRGKy77KSTflgPzd5YOk-PX6Q"></drupal-render-placeholder> </section> Mon, 24 Dec 2018 02:00:00 +0000 左拉 6693 at https://guavanthropolog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