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小確幸是一桶餿水

作者:左拉與芭樂農工們

「各位農友,這次芭樂電台的時間~很悲桑,因為今天的主題是:毒油當飯吃,全民當白癡。原來整個城市不是我的咖啡店,而是大廠商的化工廠。小確幸的來源原來不確定,更有可能只是一桶餿水。工業高度分工、農業全面停工,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空巴空空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順時馬欸當喪網po佇阮誒YouFace還有Freeter的粉絲頁面頂。」

「我們今天的來賓請到長期研究企業與倫理的蕭老師,蕭老師怎麼看待台灣目前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蕭老師請。」

(蕭老師對著麥克風說話)

味全頂新化的故事,就是台灣中國化的故事。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分開的。台商只要沒有參與台灣民主化過程的,去了一趟中國,賺了一堆中國爽錢,回到台灣來,就一定會做壞事!為甚麼呢?因為民主對於這些人來說,成本過高。我之前也跟王永輕他們家人吃飯啊,他們說,哇,對岸有多好多好,效率之高啊。我回說,你不覺得以前國民黨服務有錢人的時候,效率也超級高的嘛?沒錢的人永遠沒有服務,有錢人的服務第一,這只是說明了他們貪腐的程度!他們這種心態就是在中國人民吃地溝油都吃得好好的,為什麼台灣人就不能吃點餿水油?成本低啊。

所以啊,大家要記得,沒有民主觀念的大好野人,去了一趟中國,回來台灣,一定會做壞事!

我現在講這些話,等一下就有人要來查我的帳了。但是那些汙了很多錢的大廠大公司,不會有人去查他的。很奇怪喔,他們都不會被查,但只要是異議份子,很快就會被查得一清二楚喔。

_20141016_120821

「各位農友,您現在收聽的是芭樂電台~今天的主題:小確幸是一桶餿水嗎?大廠餿了卻大到不能監督,出事的魏硬衝還可以接未來政府食品安全專案,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空巴空空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順時馬欸當喪網po佇阮誒YouFace還有Freeter的粉絲頁面頂。空巴空空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首先我們來接第一通電話,來自高雄的神明會小林爐主,小林爐主請說~(一陣刺耳聲音魔音穿腦)啊~~請把你的收音機關小聲一點喔!請說!」

(畫外音,有雜訊)

味全頂新化的故事,就是台灣中國化的故事。

阮係小林「小愛村」的居民啦,唔係大愛村喔。阮欲捐吼中山大學社會系一套五十冊的神明專書,以備未來同學那是遇到馬鷹狗欸當使用ㄟ。因為是神明,哪係神明有指示要丟到總統,係那隻狗的大榮幸,因為伊是一隻畜生。

「ㄟ,我們今天的主題是餿水油喔!下一通電話,林小姐,請說。」

謝謝主持人。我要說的,很簡單。星巴克是統一的,我們的食物也是被統一的。統一以後大家都要被逼著吃餿水油,還要說很好吃。誰說一分錢一分貨?我們這種從裡面腐敗到外面的體制,你去到圓山飯店還不是照樣吃到化學組合出來的高級雪花牛肉?小確幸就是社會沒有進步、沒有監督,表面上光鮮亮麗,只要GDP有成長就好,環境破壞、糧食有毒通通沒關係,只要下午茶499吃到飽就好、有好萊塢電影傾銷我們連著美國牛一起買進來就好,最後被美食毒死的,就是我們自己。小確幸就是一桶餿水,台灣人,趕快清醒吧!謝謝主持人。

「好,我們謝謝林小姐。今天現場也同時邀請到通海大學食品系的劉教授。劉教授,請問吃餿水油對身體無害嗎?那麼工業廢油呢?劉教授請說~」

(劉教授對著麥克風)

目前並沒有研究指出餿水油會導致國人某些癌症比率比起其他國家高出許多,腎臟功能有問題,腸胃癌與膽結石過高的問題。也沒有鐵證說明,食品大廠大公司與醫院的健康檢驗與治療之間的勾結關係。

「劉教授說餿水油對人體無害,果真是這樣嗎?如果大便沒有毒,吃大便也沒關係嗎?這是我們值得省思的問題。您現在收聽的是芭樂電台,今天的主題是:小確幸原來是一桶餿水?盛香珍肉鬆不能吃,85度C蛋糕也不能吃,小確幸不是只是吃好吃的忘掉憂愁,而是讓大財團把毒品當成食品餵,人民還說「再來一碗」。政府的GMP都是給假的嗎?為什麼一開始廢油調查調查都跳過大廠,嘟嘟好排除頂新與統一?衛生福利部農委會經濟部環保署的官員都說食品業沒有廢油,全部都是講白賊?人心比餿水油還毒,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空巴空空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順時馬欸當喪網po佇阮誒YouFace還有Freeter的粉絲頁面頂。Freeter上面有火星公民基金會寫道:中國製造的產品特點就是永遠不會壞掉,統一超商的麵包、統一布丁還有查理王,根據我們實證研究,真的三個星期都不會壞掉!而我們自己種的茶葉與外太空等級純水泡出來的茶,還有自己種的黃豆做出來的豆漿,只要不冰,三個小時就會壞掉囉!這故事告訴我們,要把水、土地都照顧好,因為乾淨土地與水資源,是我們賴以生存的最後堡壘。好,我們先進一段工商服務時間~請不要走開。」

(工商服務時間)

那些年,我們一起吃的地溝油。。。

林鳳營牛奶的黃麴毒素好香好濃。。。

頂新味全的餿水廢油好香好濃。。。

沒有證據說明會致癌,但也沒有證據說明不會致癌。

你,還要繼續當二等機器人,只喝低劣的工業廢油嗎?

請加入我們,向您身邊最近的好市集,直接向農夫買,所有的糧食。

油自己煎出來,蔬果自己種。

為了我們的下一代,請拒絕讓未來餿水化。

(主持人對著麥克風)「俗語說,民以食為天,現在搞成這樣,食在很難過,為了我們的下一代,請拒絕讓未來餿水化!原本年輕人想要搞小確幸,最後被逼得上街頭,搞太陽花,等到太陽花落幕可以休息,還來不及治療太陽花時間所受到主流媒體與運動經驗不足所造成的「運動傷害」,就發現半夜也不能吃一度贊了?天啊,這是鬼島最自豪的「內有真肉」的泡麵耶!怎麼會這樣?小確幸到底確不確定?小確幸原來是一桶餿水?空巴空空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我們歡迎唐先生,唐先生請說。」

幹!高雄人短命是氣爆害的,不是捷運害的!捷運今年還大轉好幾億!你們這些天龍國的官員,以為我們南部人好欺負,不識字又兼沒衛生,現在逼我們吃廢油,到底是誰沒衛生?我幹!我罵髒話也是被你們逼的!馬鷹狗下台!好險花媽躺著也會選贏,不然還要被你們天龍國殖民多久?幹!!!!!

「嗯,我們可能必須需要正面積極的批評。雖然說,幹!我他媽的也吃了很多餿水油,要我正面積極真的很難,不過,請觀眾朋友與專家們也提出更有效的創造台灣未來的辦法。幹!好~~~竹北的林老師在我們YouFace的粉絲頁上寫道「中國化就是地溝油化!中國就是想把台灣中國化!跟中國經濟統一的結果,就是只能天天吃餿水」。同時,趙老師也寫到「You are what you eat。沒有人想當一桶餿水。這麼簡單的道理也不懂嗎,馬宗痛?」

「我們接著下一通電話,芭樂園農工你好」

主持人你好,我無讀書,但是這幾年,實在忍袂屌,欲罵一聲幹!塑化劑、毒澱粉、假米、毒醬油,還有甚麼是有毒的?我們是當成畜生在養嗎?幹!連畜生都不如!畜生都不能吃的,給我們人吃!幹!小確幸係啥小,頂新魏應沖應該要被沖到糞便池裡面,我會跟他說「賽」馬ㄟ當作飯吃!頂新靠餵人餿水賺到死之後,還想買斷媒體跟電信業?幹!台灣之星改名字改回「威寶」,以為老百姓就不知道了嗎?幹!恁祖嬤絕對麥尊嘟刷!最後,主持人,讓我抱怨一下,我是芭樂的粉蝨,不是說芭樂要出書嗎?怎麼沒出書?我要芭樂人類學專書啦!」

塑化劑、毒澱粉、假米、毒醬油,還有甚麼是有毒的?我們是當成畜生在養嗎?幹!連畜生都不如!畜生都不能吃的,給我們人吃!

(主持人對著麥克風)「謝謝這位農工喔。我們會繼續尋求有眼光的出版社。繼續回到我們的節目,今天的主題是:毒油當飯吃,全民當白癡。原來台灣米裏頭沒有整包沒有一粒台灣米,天然香料都是人工香精,雞精裏頭沒有半隻雞,牛肉裡面什麼肉都有,現在就連食用油裡面其實是屍油與皮革油。日月光捐錢給高雄氣爆,污染後勁溪輕判緩刑無罪,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在我們請每一位來賓來總結自己的看法之前,請先進一段廣告。這段廣告是來自香港的朋友,香港反佔中的朋友要強調,中國祖傳的地溝油,如何幫助人民創業實現理想,請看以下影片~地溝油是你的未來~」

「我是芭樂濃友友,你現在收聽的是芭樂電台,繼續回到我們的現場,有請吳老鍋老師。老師請說。」

吳老鍋老師:「台灣的問題,就是兩黨沒有推出產業政策,只想要把台灣降級變成中國的一塊小爛區,層級一起降低到沒有人權,連最基本的資本主義底下的人權與環境保育權都沒有的那種狀態,這樣經濟上與人權上的低水平,就完成統一了。馬英九幕僚的政策,就是讓大家不斷降級,降到沒有人權,沒有環境保護,沒有勞工保護,沒有正常食物,廠商不用有良心,只為了低成本,做出虧心事,做完虧心事後,再捐很多錢給慈濟,就自以為自己是良心企業,有盡到社會責任,那心態就是先謀財害命沒關係,再多買贖罪卷就好,繳稅都沒有正常繳,最嚴重的就是不把人命當一回事。這點,只要稍微了解中國的現況就知道,他們的勞工是完全沒有保障的,完全是被剝削的,而社會運動與勞工運動,完全被壓制,因為他們要超英趕美,不管是自幹五還是經濟自由派的,通通都只想利用廉價勞工,好讓中國趕快超越英美,犧牲點人命,對他們來說不算甚麼。台灣若是變成中國的一部份,下場就是這樣。」

李美人博士:「我們幾乎已經快要成為囊中之物了。我們完全弄錯方向。台灣的農業政策亂七八糟,以為一味地開放就是好事,難道沒有看到所有歐美日本大國,都是對於自己的農業補助到很多,成本低到大家都可以吃到安心正常的食物,沒有人會需要去為了減低成本來做餿水油,嗎?在德國,回收業者作出的柴油或是工業用油的利潤空間,比回歸到餐桌食用油還有利可圖,那怎麼還會有人想要使用回收油呢?不會嘛。經濟部能源局今年5月宣布取消生質柴油政策必須包含2%廢食用油部分,使得市場廢食用油需求量頓時減少一半,用來煉生質柴油量由原本的1萬噸減少至5000噸。生質柴油製造廠商說,多出5000公噸廢食用油不曉得回收廢油業者如何使用,你看,這甚麼政策?環保署推估國內每年產生的廢食用油約七、八萬噸,但清除業者申報的只有兩萬多噸,那是去哪了?是不是都被吃下肚了?」

連剩蚊:「如果今天我回帝寶隨便一間睡一覺,第二天北市府前突然噴出石油來,那就有錢了,我們就等吧!其實我英文不好,但還是會說Drill, baby, drill, baby! 只要有石油,台灣就有救了!選我當總統,一定會得比汶萊做得更好!」

月光纖子:「政府補助小規模農業,減少異化與階級分化,提高國家糧食自給自足,減少浪費與運輸成本,有什麼不對?政府的錢還不是人民的納稅錢,人民拿納稅錢來互相幫助,請農夫工作、做出安全可靠、衛生營養的農產品,不是很有意義嗎?為什麼要叫人家一直休耕休耕,最後我們通通都沒有正常食物吃,一定要透過大通路跟大廠商,然後看看他們給我們吃什麼?不要再說什麼商人只為了圖利是天經地義,那你政府就去抓黑心廠商啊?不然要政府幹嘛?你不去抓謀財害命的廠商,反而要去抓為了社會進步在街頭流血流汗的運動人士,這不是欺善怕惡嗎,當什麼政府?好,補助呢,也要補助對對象,不要像現在政府想偷偷通過的「社會企業法案」,根本就是在變相讓財團有更多後門可以走,更多名目可以避稅。歐盟的CAP原本的立意是要保護農民,保護農業,可是到後來,也被很多人批評說,根本就是造福了機械生產的相對大農場,破壞了環境,也沒有照顧到小農民。這些經驗都是可以學習的,分配正義也是要公開討論的,不是像現在台灣通通走後門邪魔歪道,最後法院輕判了事。」

花老師:「台灣一定要進行食物改革,減少對食品工業的依賴,走向擴大深耕小規模農業的趨勢。初級生產者一定要有長期穩定收入,合理報酬,不是說政府主管機關一直休耕補貼、保價收購就好,這根本沒有刺激經濟也沒有社會保障,只是讓低價傾銷的外國貨物直接入侵我的土地,病毒細菌生態失衡問題都來了,我們還不能糧食自足。我們一定要改變那種認定農業是末日產業的過時觀念。歐洲國家在上世紀中後期也曾為農家收入問題所苦,故早在1992年起便導入「農業直接給付」制度,搭配上「小型農場」的培育,把農業變成多功能性、高品質、有特色的方向提升,才可以解決農產品市場必然失靈的困局,不然大國也都是保護自己的農業啊?現任日本農水省副大臣筱原孝就曾經說過:「農業直接給付是必要的社會政策。歐盟的農業補助是獎勵、保護優秀的小農,抑制大規模農家賺取過多的收入,反觀先前日本政府獨厚大農的做法,真是極其不智」。

日本東京大學鈴木宣弘教授:「美國大規模農家很有錢,那是因為政府巧列的各種補貼名目,玉米棉花通通大補助,連帶牛肉也都是玉米養出來的,之後又強迫別人買,根本完全不是「自由」市場。美式大規模農場都會簡化管理、極盡所能降低人事費用,為了效率又使用大量化學藥劑與化肥,這些東西又需要能源與地力。美國掌控全球石油資源很多,地大尚可肆無忌憚揮霍,台灣也要這樣嗎?只盲目學習大農模式,不但無法跟這種被國家護航的農作物競爭,反而喪失了自己在地農業的多元價值。」

美國巧立名目誇張地補助大財團工業,但對於窮人卻吝於支出,將領取補助津貼等社會安全保障形容為「社會主義政策」(在美國,社會主義是一個髒字。)

人累學家:「我真的是被這些食品搞得非常累,本來就很累,越搞越累。搞到我只能吃我媽種的木瓜與苦瓜,火氣很大可以退火,胸部變小可以增大。但是呢,咱ㄟ社會的問題,其實可以用兩個字來說明:黑心。這個不是腦袋瓜裡面的東西,或是個人的偏差行為喔,這已經是系統性的、被複製且被律法變相保障的權貴組織的保障利益階級的社會行為喔。人類學家分析初民社會的經濟理論有分三種模式,第一種是普遍式互惠(generalized reciprocity),比如說像親子之間啦,家族之間啦,咦搞不好現代社會的公民之間,也可以發展出自主社區的這種普遍互惠喔,比如在太陽花裡面,大家資源回收啦,幫助別人拉醫療線啊,總之呢就是行為上比較「利他的」,例如「分享」、「幫助」與「慷慨」,等等。第二種是平等式互惠(balanced reciprocity),強調的是「直接的交換」,比如「交易」,物質的流動必須是雙向的,而且必須在特定的時間內給予等值的回報,這樣的關係就比較淺啦,沒有說我們彼此都惦記在心裡,沒有人監督也會互惠這種很深的關係。如果沒有收到回報,關係就可能終結啦。那第三種呢,就是負面的互惠(negative reciprocity),持有相反利益的雙方都想從對方身上得到最大的利益,例如戰爭,偷竊,搶劫,欺騙等等。我們現在社會上流行的詐騙集團啦,有非法的詐騙集團,那頂新味全統一這些,就是合法的詐騙集團啦。這些都是對社會信任很不友善的經濟模式。偏偏呢,我們的政府居然是在鼓勵這種經濟模式,縱容大財團不斷向人民偷竊。這樣的社會,怎麼能不革命呢?那革命也要吃東西,對吧?要去哪裡買啊?哪,就要直接跟農夫買啊!而且是你認識的農夫!這樣人人需要的誠實農夫,像法國在地的小農陣線以後一定會大發展、因為這是社會的生命命脈,不能隨便異化的!不是只有農業,高價值的各種產品,各種在地有特色的產品,無毒無黑心,減少通路剝削與產銷異化,這才是台灣的未來啊!恁講丟唔丟?」

(主持人對著麥克風)「好,今天的節目時間,很快就快去了。基因改造食物的種籽裡面有一種是種子自動失效,因此非洲小農根本永遠無法受惠,而另外一種是很會感染到別人的農田,然後在別人的農地長出自己的基因改造農作物,受害的小農反而被大農背後的生物科技公司控告偷竊告到死賠錢到死的案例。世風日下,劣幣驅逐良幣,劣幣還可以告死良幣。這裡頭其實最大的問題,如同人累學家所言,就是黑心。黑心不是只是一種個人主義式的心智狀態,而是一種結構性的,從國家機關、政府層級、商業結構與公民社會結構下,才可以不斷滾出黑心大雪球的恐怖狀態,一種被功利主義洗腦與餿水油小確幸灌飽的社會信任失靈狀態。反正社會運動與革命都是不好,經濟成長比較重要。貧富不均都沒有關係,只要這輩子有工作就好。在這樣下去,台灣會怎麼樣呢?套用一句阿基師的話:

#芭樂說文解字:黑心。黑心指的是只為了利益,為了賺錢,不惜犧牲社會大眾健康,不惜欺瞞市場賣假貨的企業的共同營運手法。其組織特色是官官相護,政府食品安全徽章可以優先取得,檢查也不容易出問題的大廠商大財團。在日益威權化的國家,黑心廠商特別多,因為財團已經收買了國會與政府,使其非法、不人道與破壞環境的賺錢手法,往往可以自由地複製下去,不受到檢調單位的調查。除非有尚有良心的民眾檢舉,否則永遠沒有真相大白的一日。黑心工業的存在,對於社會信任有極大的衝擊力,因為「連具公信力的檢驗報告,都無法相信」,政府等於失去公信力。但同時,這也變相地使得人們反省原有的過度分工與異化的工業與農業,轉而走回分工較單純,階層化較低、剝削層次較少的食物消費模式。對於「黑心食品」的不信賴,將掀起一股重視「安心食物」的社會運動。然而,這段從「黑心」到「安心」的過程,就好像歷經千辛萬苦神箭手與精靈戀愛之後好不容易來到火焰山,卻遲遲無法把魔戒丟進火山岩漿裡面一樣,將會是一個惱人的、社群要選擇甚麼樣的政治經濟之文化路線的一種極大考驗。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左拉與芭樂農工們 小確幸是一桶餿水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170)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請問「不要像現在政府想偷偷通過的「社會企業法案」,根本就是在變相讓財團有更多後門可以走,更多名目可以避稅。」的依據是?

2

經濟部「社會企業行動方案草案」(2014年9月4日),尤其指其中的狹義操作型定義中,表示只要30%盈餘給公益目的,間接承認多到70%可以直接進入私囊,也就是是讓原本非社會企業的企業,多了一項挪用社會企業之名,但繼續商業利益之實,並且獲得相關政府補助的方案。

3

這現在已經不是草案,是行政院的正式核定的計畫,在位階上是施政計畫,而非法規。是不是「法」,大有關係。另保留盈餘不課稅這件事,就是必須在法規層級上處理的事,這評論可以等這法規修正案真的的被提到立法院的時候,再來多加關注。再者盈餘30%不分配,夠或不夠稱得上是社會企業?是否要如尤努斯般全部不分配才可以?全世界並無定論。例如依英國社區利益公司(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的規定,盈餘分配上限為35%;而依英國最大的全國性社企聯合組織SEUK的定義,有關盈餘分配的部分是「將大部分盈餘再投資於其社會目的」。而他們允許將盈餘進行分配的目的,是為了鼓勵社會投資,讓願意將資金投入社會改變的人,可以循環運用其資本,支持創造更多社會改變。個人深信台灣政府不被信任都是咎由自取,然而這方案內有關「狹義」操作型定義,確實也還有著必須有公開且經認證的財報,以及必須編製公益報告等正向規定,這些,都是可以受公評的。僅聚焦於30%保留盈餘,並斷言將是大開財團藉社企之名,行利益輸送之實,恐過於武斷,不妨有點耐心,看這戲接下來如何演出,再怎麼荒唐,也就這1億6千萬了(不是支持惡小可為之,而是跟其他動輒百億的產業計畫相比,如專利產業化之類)。有關英國社會企業種種事,個人推薦您看看劉子琦教授的臉書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dcliuatflushing/notes,或是如果在天龍國,不妨也留意社企的活動,實際參與一下,做做社會企業人類學田野觀察?也許會看見不同的風景。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