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過年期間白目問題為什麼尷尬?

一點點人類學小反思

作者:咖啡海

過年期間咖啡海也碰上了一些白目問題,同樣面臨著尷尬與進退兩難。

在一個去親戚家拜年的行程之中,長輩之間的對話突然因為我在現場,焦點轉移到我身上。也因為我在2014年離了婚,很多原本應該要問「生小孩了沒?」,變成是「你們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離婚?」、「現在有對象了嗎?」

突然,父母親與親戚之間的對話開始圍繞在我的離婚之上,父母親與親戚一直在講說「現在年輕人離婚很普遍?」、「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抱到孫子?」、「男生沒有關係,越老越值錢!」

雖然知道這只是長輩之間們相互話家常的話題,也知道父母並沒有真的要對我抱怨,但對於身處在現場的我,還是覺得尷尬與情緒複雜。

這類的尷尬到底怎麼來的?人類學家的解釋又會是什麼?或許先讓我試著回答為什麼這些問題成為「白目問題?」

「白目問題」之所以白目,是因為這些都是當事人不想被問、不想回答的問題,也因為要回答這些問題很麻煩,需要從頭解釋一邊,而且隨時有人加入的話,往往又得重頭解釋一遍。

但事實上,這些問題我們平常不是沒有回答,而是已經選擇對象回答過了。學生們不想面對跟功課或升學相關的白目問題,是因為他們已經在同學之間比較過了。年輕人不想面對「結婚」相關的白目問題,是因為他們早就跟自己的朋友討論過,也認為這不是遠房親戚或長輩插手就能解決的事。「已婚夫妻」被問到「小孩」相關的白目問題,之所以不想回答,也是因為在同事與親近朋友之間都抱怨過了。在遠房親戚面前,既不能抱怨,也不能尋求幫助,只能乾笑謝謝對方的關心,然後等到對方走了,再抱怨「怎麼這麼白目!」

如同芭樂前文〈過年如何應付白目問題?〉中所提,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範疇」被超越的事,但請容我再延伸論述一些。逢年過節的家族聚會,讓原本應該是「個人範疇」的事,變成必須要成為年族聚會之中「公共討論」的議題。原本在各自空間生活的個體,因為年節聚在一起,突然形成一個以「親屬」關係為核心的小社群(甚至像是在中國東南民族誌當中的宗族社區)。因為聚在一起,原本可能關係疏遠的一群人,在不能迴避的狀況下,彼此之間的互動規則自然地拿出那一套最古老的親屬法則,上下、長幼、尊卑、男女等等在現代都市化社會中原本可以閃避的互動倫理,變得不能再閃避,只能面對。

在傳統的宗族聚落或是大家庭中,這樣的「噓寒問暖」,除了透過打聽彼此家庭成員的生命成就,確認每個人在整體成員之間的社會角色外,其實也扮演著社會救濟的角色,讓整個家族成員彼此互相幫助(註一)。也正因為彼此之間有「幫忙者」與「被幫忙者」之間的交換角色,所以在過程之中也建立起了社會秩序。但是,在現代白目問題的問答之中,我們往往只能看到資訊的交換,卻沒有實質的幫助發生。問白目問題的親戚不會幫成績不好的小孩付補習費、也不會幫沒有對象的年輕人辦聯誼(有辦也不想去吧!)、更不會幫不敢生小孩的人擔負養育的責任。也因此,問題(question)提醒了當事的遭遇的問題(problem),還無從解決,還成為大過年期間一再被提起的心理負擔。

最後,我們或許也忘了可能自己也是在問白目問題的人,也讓遠房親戚陷入了不想回答又必須虛應以對的尷尬。而要化解這樣的尷尬該怎麼做呢?如果過去的社會型態是用血緣與地緣來構成,日常的生活資訊交流圍繞在一些傳統社會重視的價值觀上(名、利、子嗣等等),那麼或許主動將話題轉向到現代社會與社群所關心的議題,所重視的價值觀可能會容易一些。德國社會學家Michel Maffesoli 在The Time of the Tribes: The Decline of Individualism in Mass Society這一本書中提到,現代社會中人們因為「興趣」、「美學喜好」而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部落」!那麼,問一些跟興趣有關的話題,會是親戚聚會時不錯的開場白,像是「你最近有沒有做什麼娛樂?」、「你手機裡面有沒有什麼遊戲?」、「最近看了什麼韓劇?」、甚至是主動分享自己的經驗「我最近在學衝浪,超有趣的,你要不要試看看!」、「上次我跟朋友去了八煙聚落,那邊的水梯田很漂亮,我用手機開網頁給你看!」這些分享沒有重量,卻能讓人掌握到交換資訊的誠意。重點是,這些都不是白目問題,一點也不尷尬!


 

註一:在台灣或是金門的傳統聚落中,有很多傳統家族祭儀,會希望出來主事的家族長老要有「六公全」與「六婆全」的社會稱號與位置,而能達到這樣「社會成就」的人,往往也才能被稱之為有「好命」(林瑋嬪,2001)。

延伸閱讀:

Freedman, Maurice著,劉曉春譯:《中國東南的宗族組織》(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Maffesoli, Michel (1996). The Time of the Tribes: The Decline of Individualism in Mass Society. London: Sage.  

林瑋嬪 (2001)「 漢人 ‘親屬’ 概念重探:以一個台灣西南農村為例」,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集刊90: 1-38。(http://homepage.ntu.edu.tw/~anthro/download/article/wplin/wplin_2001.pdf))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咖啡海 過年期間白目問題為什麼尷尬?一點點人類學小反思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19)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呃~ "和興趣有關的話題" 要成為一個好的開場白, 也得看那興趣是什麼, 和週遭的人是否是夠好的聽眾.

因為, 你知道, 很多人其實是沒什麼(夠深入的)興趣嗜好, 很可能是為了現實生活疲於奔命, 沒有時間心力了, 繼而也無法對新鮮事物產生類推的興趣. 有時候, 可能連聽都不想聽.

所以, 若聚會中有人提出一個(可能)很有趣的主題, 還剛好會把場子澆熄, 因為大家往往(完全)聽不懂, 反應會像是看到外星人 -- 嘴巴半張, 無言以對.

另一方面還有個伴隨的現象是: 有趣的話題, 可能對聽眾造成某種心理上的壓迫. 它越是有趣, 壓迫就越大. 比如說上文提到的衝浪或旅遊經驗, 那些事的本身當然很棒沒有錯, 但聽者是否可能產生一種 "唉, 現實上我無論如何都沒法去做那些事!" 的無奈和忌妒? 這可能性很高.

很遺憾的是, 當那些主題的趣味性越高, '專業性' 也會成正相關的攀高, 這種 '聽眾跟不上' 的現象就越明顯, 眉飛色舞的講者被當成外星人的機會也就越高, 或者他在不自覺間就變成一個炫耀者 -- 即便他原本並未有此意圖.

再一個現象是, 據〈沉默就是力量〉這本書所言, 一個團體中話最的人, 講話的內容往往不怎麼樣 -- 這點與我個人的觀察頗為相符. 而華人社會則更容易出現 '一言堂' 的場景 -- 一群人在一起, 多數時候只有一個主角在講話, 其他人則只聽不說. 這兩個現象加在一起, 就是一堆人只能聽著最無聊的話題...

嗚呼, 我悲觀的認為此題無解. 已經沒有交集的人們, 還是別湊成一大堆窩在一起吧 -- 這也就是為什麼 '過年' 這件事已經越來越荒謬、實質上已經與我們的真實生活脫節了.

2

應該是〈安靜就是力量〉才對, 上文錯了.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