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風雨故人來

104年六房媽過爐點點滴滴

作者:徐雨村

    今年的六房媽過爐是在5月31日(農曆4月14)舉行。為了這一天的各項活動,新任爐主早在一年前就展開籌備。若要說爐主跟信眾最擔心過爐當天發生什麼事情,應該就是下大雨。今年上半年台灣適逢大旱,終於等到梅雨來解渴,然而過爐當天卻來了一陣暴雨,這將成為過爐參與者恆久的記憶。儘管遭逢天候影響,信眾依然堅定地陪伴六房媽,如期完成這段旅程,而且在精心策畫的儀式程序襯托下,今年的過爐儀式格外莊嚴,且讓參與者感到受尊重。

 

 

過爐當天的雨量觀測截圖,最大一塊紅點就落在雲林縣的虎尾鎮附近 (資料來源:中央氣象局網站)

 

集體與個人

    先來談談我跟六房媽過爐的關連,從1991年當我是大學部學生時,第一次參加六房媽過爐,至今已二十多年。每年農曆四月中旬的六房媽過爐,成為個人行事曆的固定事項,其中只有幾次因工作或人在海外的關係而缺席。如此,每年一度跟隨六房媽過爐成為重要的社會義務,無論生活過得如不如意,口袋有沒有錢,總是設法前往參加。對我來說,每年的過爐既是集體儀式,也是個人儀式。

    集體儀式的層面,端看個人的群體歸屬而定。我們似乎可將整場過爐看做一個集體儀式,每個人都能成為這項儀式的一員,然而這種說法並不具穿透力。過爐儀式的參與者包括了在不同時間、空間,許多各自貢獻心力或實踐信仰的團體。當地人若想找到合適的群體歸屬不成問題,可以選擇加入冠有庄頭名稱的陣頭、挑花或挑燈(以扁擔肩挑兩對花籃或宮燈)的隊伍,或是為數一百餘個的志工團體,或者是擔任中華民國六房媽會的理監事或會員。

    筆者這個人類學家並非出身當地,但若採取寬鬆標準來說,依然有群體歸屬。家住斗六大北勢的好友琪祥兄及素貞姐每年都會籌組挑花挑燈團,但若輪到每五年一度由大北勢股擔任輪值股的那一年(民國紀年逢一、逢六者),則是在家等待客人上門宴客就好。我在每年過爐前後,都到他家暫住兩天,過爐凌晨搭乘他們挑花挑燈隊伍的車輛前往舊紅壇,隨後在一整天過爐活動的各個場景之間穿梭攝影記錄,直到六房媽抵達新紅壇安座後,再搭著他們的車子賦歸。輪休的那一年,就設法先到舊紅壇,走回大北勢就在他家門口香案前,看著遶境隊伍經過。

    記得自己最明確一次參與的團體是開路先鋒四將公(文將公、武將公、千里眼、順風耳)的轎班,有一年剛好是大北勢股輪值,也就是大北勢挑花挑燈輪休年,好友加和承諾那一年的大北勢股新任爐主,由他招募人手,徒步抬著開路先鋒的四將公轎遶境。那一頂白鐵打造的轎子看起來小小的,他估計十多人就能搞定。我心想這是成為真正參與觀察者的難得機會,就近參與觀察整個遶境隊伍最前端的儀式,藉此體會屬於那個角色的獨特經驗,於是我就向加和報名,跟著濫竽充數一番。沒想到,一出發就是嚴酷考驗的開始,這頂轎子遠比想像要重上許多,每走個二十分鐘就得換班,而且開路先鋒幾乎是沿途半跑半走,沒有休息空檔。加和半途趕緊用手機找人幫忙,陸陸續續有人加入,總算跌跌撞撞地走完全程。我幾次參與抬轎,但後來有一次其他三人紛紛叫苦,叫我這個長腳的閃一邊去,原來身高180公分的我不適合抬轎,會讓其他三個人分攤更重的份量。

    就儀式的個人性質來看,為了過爐這項年度任務,我雖然不需如同擔任神聖工作項目的人員(例如負責請六房媽上下轎的志工)必須吃齋七天,但維持身體健康以完成過爐旅程,成了一項自我要求。每年過爐就像一場超級健行,長則七八十公里,短則三十公里,得在一天之內走完。平日讓自己維持一定的運動強度,在過爐前一兩個月更要加強訓練。只要過爐這一關順利完成,看來就能證明自己的體能跟去年相比,沒有退步太多。

    再者,過爐儀式最可貴的個人層面,就是能跟同一天參與過爐的朋友們共享共同記憶。每一年跟隨六房媽從舊紅壇走到新紅壇的過程,雖只是自己生命歷程的一小段,卻能跟六房媽過爐的眾善信的生命歷程串連在一起。大家都會記得每一年過爐所發生的事情,好比今年過爐日的那場大暴雨。

 

舊紅壇畢業照

    待會再來談談過爐當天的暴雨。過爐儀式就是爐主工作的交接,我從去年六月承接了雲林縣政府的六房媽過爐調查研究案,這一整年在六房媽的信仰區域進行訪談記錄。今年過爐更是提早兩天進駐,穿梭新舊爐主兩座紅壇之間來回觀察。舊紅壇位於斗南街頭,新紅壇則在土庫的竹腳寮。一早出門,往往到了凌晨十二點多才休息。為免打亂朋友的作息,這回就近在斗南的古早味旅館住個兩天。

    過爐前三天,新爐主的臨時紅壇正在做最後準備,包括臨時紅壇內部的擺設、祭典組及膳食組進駐。六房媽會人員也忙著訓練禮儀生,準備在過爐當天清晨的團拜儀式,以及當晚六房媽駐駕新紅壇之後的「準」三獻禮(儀式設計者林先生表示,因為臨時紅壇場地限制,無法行三跪九叩大禮,所以加上「準」字)。擔任禮儀生的女士們頭一次演練這項儀式,不免狀況連連,所幸總算漸入佳境。

 

 

新任爐主設置的臨時紅壇

 

 

    舊紅壇這裡,由信眾出資請來的謝神戲有五台,已連續演出十餘天,晚間更出現時下流行的舞台車(變形金剛)。紅壇熱鬧有餘,但一絲揮之不去的落寞悄悄蔓延,在廚房幫忙煮菜的志工在過爐前一天閒聊時就說:「這一年來,每天都跟家人說今天要到紅壇,但是明天之後呢?」

 

 

舊紅壇的謝神舞台車 (2015/5/23攝)

 

    過爐前一晚,信眾陸續由各地來到雲林親友家暫歇,依據習俗,大多會在當晚到過爐日凌晨前來舊紅壇向六房媽參拜,燒「起馬金」(準備送六房媽起程),為舊紅壇帶來最後一波高潮。當晚爐主團隊格外忙碌,徹夜未眠。過爐日凌晨,新爐主風風光光來到舊紅壇,在六房媽會協助下,全體人員舉行團拜,新舊爐主舉行交接、點交物品、請六房媽上轎。到了六房媽事先擲筊選定的過爐出發時間(六點、六點半、七點,三者擇一)鳴炮啟程,再怎麼依依不捨,六房媽就是朝著新紅壇緩緩前進了。

 

 

 

過爐團拜儀式

新舊爐主交接

 

 

六房媽大轎整備妥當準備出發

六房媽環保志工幫忙整理過爐留下的鞭炮廢紙

 

    卸任爐主親自送六房媽離開庄頭,大概半小時之後回到舊紅壇內,新爐主派遣的人員依然繼續在搬運大型且需要機具裝卸的物件,例如鐘鼓、光明燈、天公爐等等。這時舊紅壇人員就準備各項祭品,舉行三爐(三炷香)的謝壇儀式,感謝六房媽兵將這一年駐紮在此的辛勞。爐主擔任主祭,等到三爐拜完,大約是八點半了,我們就邀請正副爐主跟舊紅壇工作人員一起拍個大合照,也是舊紅壇的畢業照。

 

 

 

謝壇儀式

吊掛天公爐

 

斗南紅壇畢業照

 

 

暴雨之中前行的隊伍

    拍完舊紅壇畢業照,朋友以機車載我向前趕上隊伍。今年六房媽過爐由斗南股過爐到土庫股的路線上,途經村庄包括虎尾鎮埤麻、新崙、下南等地。在昔日的路線都會直接經過新崙,因此固定設有在新崙的「過爐香」,六房媽在此停駕片刻供信眾參拜。埤麻、下南這兩個村落並非位於這條最直接路線上,這次遶境路線經過地方人士事先安排,讓這兩個村落信眾擺設香案,迎接六房媽經過家門口。庄頭的陣頭及神明大轎則負責迎送六房媽。

 

 

 

埤麻庄準備的歡迎布條

斗南順化堂香擔隊伍

 

    我們走過埤麻及新崙,趕上了大轎隊伍。再超前到達綠色隧道,熱愛攝影的朋友決定在此等候,捕捉五年一度六房媽大轎途經此地的超級美景。我接下來繼續往前走,跨過土庫大橋,走到雲林縣肉品市場附近,遇到斗南股的一位老爐主寒暄一番。隨即前行進入整個遶境路線的第一個轉彎處(全程共有65處轉彎),進入虎尾鎮下南,該村的陣頭鑼鼓隊伍在村庄入口等候。我繼續前行直抵村廟震天宮,該廟的主神是開台聖王。

 

 

 

繞境路線第一個轉彎

震天宮

 

    震天宮的司儀先生格外興奮,他手持麥克風不斷炒熱現場氣氛,向在場鄉親說明這是三百多年來,六房媽第一次在下南駐駕。村中老老少少都被動員,準備各項點心,並將廟埕空間打掃清潔,備妥歡迎禮炮。

    等到下南的陣頭迎接六房媽鑾轎隊伍最前方的頭旗進入廟埕,歡喜等待的氣氛就逐漸升高。接下來六房媽三頂大轎陸續進入,忽然一陣狂風襲來,降下了許多人(包括我在內)參與六房媽過爐遶境以來,所遇到的最大一陣暴雨。說來幸運,我正好在廟前等候,也因此沒有正面遭逢這場狂風驟雨。而六房媽隊伍陸續進入廟埕參拜,我拍下挑花、挑燈、六房媽副駕經過此地行禮的畫面,這時信眾頂著暴雨前行令人動容。等到六房媽正駕到達停轎的時候,雨勢稍歇,下南震天宮眾善信此時對六房媽舉行首次的團拜儀式。我隨後就離開下南,很快鞋子襪子就被水浸透,頂著漸小的雨勢,繼續向前邁進。

 

 

 

滂沱大雨中抵達震天宮的六房媽副駕轎

降雨最強的一刻

 

 

挑花挑燈隊伍在大雨中向震天宮行禮

六房媽駐駕在震天宮前

 

震天宮善信面對六房媽舉行團體祭拜

歡送六房媽

 

進入新紅壇  儀式變得莊嚴

    信眾們跟隨六房媽一路穿過暴雨,下午一點多總算雨勢暫歇。下午我在土庫鎮上拍攝,將近六點時趕上六房媽粉絲團的聖母爐隊伍,跟著進入輪值庄頭竹腳寮遶境,七點整走進臨時紅壇。

 

 

 

接近紅壇了,準備向左轉

雲林人的母親:六房媽

 

 

六房媽粉絲團的創新陣頭:聖母爐的第二年

人山人海的臨時紅壇

 

 

    這時在臨時紅壇外指揮的總幹事特地來告訴我,這次過爐各個團體進入紅壇的場面有特別安排。他首先要求現場工作人員不要吹哨子,而是用手勢及話語讓陸續到場的團體列隊依序進入紅壇,再依廣播台司儀的口令向六房媽及眾神行禮,隨後再往指定地點吊掛花燈與花籃,由爐主安排的人員帶領吃平安餐。如此,昔日嘈雜、令人心驚且不知其意的尖銳哨子聲不見了,挑花、挑燈的信眾整齊列隊,依序莊嚴地進入紅壇,總幹事在壇前迎接各個隊伍,用感性話語肯定大家這一天跟隨六房媽遶境的辛勞。

 

 

 

 

聖母爐順利抵達紅壇,粉絲團一行合影

挑花挑燈隊伍在紅壇前集結行禮

 

 

大北勢挑花挑燈隊伍進入臨時紅壇

爐主花擔由明年度爐主率領進入紅壇

 

    大家引頸期盼的六房媽正駕終於抵達紅壇,這時經過妥善的清場程序,神轎隊伍順利進入臨時紅壇停轎,理事長連同地方政要共同將六房媽正駕請到紅壇內安座。爐主經過一年多的籌備,在今天更克服暴雨逆境,終於一路護送六房媽來到紅壇安座,隨即請家人來到壇前跪拜上香。

 

 

 

爐主列隊準備請六房媽正駕進入紅壇

理事長及地方政要護送六房媽至紅壇

 

 

爐主全家向六房媽跪拜

雲林縣長李進勇擔任主祭官

 

 

六房媽會理監事獻祭

前後三任爐主獻祭

 

 

團拜儀式,恭讀疏文

 

 

    今年度重大的儀式變革:準三獻禮隆重登場。在司儀口令下,縣長及地方政要、六房媽會理事長及常務理監事、前後三位爐主依序獻祭。最後舉行團拜儀式,邀請在場所有信眾共同參與,緊湊的過爐行程,至此告一段落,大家相約明年再見。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徐雨村 風雨故人來:104年六房媽過爐點點滴滴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43)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