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一個馬來西亞」與「火箭升空」

天鵝城的國會議員補選側記 (上)

作者:徐雨村

「一個馬來西亞」與「火箭升空」

拉讓江畔的天鵝塑像

2010年1月7日,我在馬來西亞砂拉越州第三大城天鵝城[1]的田野調查工作進入倒數第三天,在中街(Central Street)的咖啡店,見到國會議員劉會洲(Robert Lau)打了招呼。在2009年,關於Robert罹患癌症的流言一直揮之不去,沒想到這就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三月初,好友老黃[2]在臉書上轉載了Robert辭世,天鵝城選區即將補選國會議員的消息,投票日訂在5月16日。

補選時間恰好落在我準備在5月10日到14日回訪天鵝城,參加永安亭大伯公廟舉辦的「全砂第二屆大伯公節」的兩天之後,我更改了回程機票,藉此機會親眼見識國會議員補選。在2008年3月8日的國會選舉中,執政聯盟國民陣線雖然獲得國會多數議席(136席),但未能繼續享有超過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反對黨人民聯盟拿下82席,較前一屆的22席大幅增長,因此一般均以執政黨挫敗或「慘勝」來形容,稱為「308大海嘯」。更讓執政黨憂心不已的是,在308之後,天鵝城補選之前,全國各地共舉辦11次的國會議員與州議員補選,反對黨一共攻下8席。

「一個馬來西亞」與「火箭升空」
(2010.5.15.攝於天鵝城中央市場)

馬國是由政黨聯盟提名國會與州議會議員候選人。在包含13個成員黨的執政聯盟國民陣線(國陣)之中,以華人為基礎(Chinese-based)的政黨(簡稱「華基政黨」)包括馬華公會(Malaysia Chinese Association)與砂拉越人民聯合黨(Sarawak United People’s Party,簡稱人聯黨)。馬華公會提名的範圍包括西馬各州與沙巴州,人聯黨雖然是多族群政黨,但負責砂拉越華人選區的執政黨提名。

「火箭」是民主行動黨的黨徽,這是反對黨陣營人民聯盟(民聯)的3個成員黨之一,以華人佔多數的多族群政黨。在天鵝城,你如果說「火箭」,大家都會明白所指的就是民主行動黨。如果不方便開口說,只要舉起右手在胸前,握拳伸出食指,這是首相納吉強力宣傳的「一個馬來西亞」(satu Malaysia),然後向天空伸去,這就是『火箭升空』」。聽說首相的智囊團對此搖頭不已,當初付給公關公司打造形象的鉅資,就這麼讓天鵝城居民給胡亂消費去了。

無論如何,砂拉越州是執政聯盟的堡壘區,2008年國會選舉,執政聯盟在砂拉越州32個選區享有壓倒性的優勢,拿下30席,僅僅丟失貓城古晉的兩席華人選區席次,也因此保住了聯邦的執政權。當時天鵝城選區選民數54,695人,劉會洲獲得19,295票,黃和聯獲得15,746票,淨贏3,549票。再加上天鵝城一向被認定是保守的高齡化城市,所以在這次補選期間,大家都認定人聯黨享有固若金湯的優勢,就連賭徒跟火箭黨都這麼想。

華人票 vs 土著票

這次天鵝城選區補選,華裔選票有36,389張,佔66.7%;砂拉越土著12,050張,22.1%;馬來人選票5740張,10.5% (見光明日報)。這是馬國境內少見的華人高度集中地區。雖然土著票是執政黨的鐵票,但執政聯盟樂於讓擁有傲人經濟實力的華人財團代表,繼續參選天鵝城選區(以及鄰近的南蘭選區)的席次。

黃和聯的競選海報
劉會耀的競選海報

人聯黨推出具有天鵝城KTS集團背景的劉會耀應戰,他是劉會洲的堂弟,巧的是,劉會耀的英文名字也是Robert Lau。因此,可稱他為「小Robert」。火箭黨推出屢次與劉會洲對戰的黃和聯。兩人都是受英語教育、擔任律師,和聯可能由於從政多年,華語表達能力略勝小Robert一籌。

即使天鵝城選區以華人居多,但人聯黨往往無法贏得華人票的多數票,而必須依賴土著票來贏得選舉。此外,還有來自服務於全馬來西亞各地公務軍警單位人員的「郵寄選票」,這些人員多半具有土著背景,支持執政黨的比例超過90%。

選戰期間,人聯黨推出的競選看板上,赫然出現老Robert 的一句「我從政最大的遺憾,是得不到華裔同胞的多數票」,這句話能否撼動思變的人心呢?

吃宵夜的時候,也可遇到部長

兩大華基政黨在2009年都是風波不斷,先提馬華公會。馬華公會召開了特別代表大會(特大),主席翁詩傑、署理主席(deputy chairman)蔡細歷及第三勢力明爭暗鬥。被投了過半不信任票的主席,傳言在台灣人的智囊協助下,以黨章規定的罷免投票需超過三分之二為由,堅持不下台。風波延燒到2010年3月,又召開一次特大,這次的議題是重選主席與理事會,這回蔡細歷低調佈局奪下主席寶座,硬是把高傲的正義使者翁詩傑掃地出門。

不曉得是否因為天鵝城補選在即,內閣不宜立刻改組的關係,翁詩傑的交通部長烏紗帽因此多戴了幾天。我在5月10日晚上8點飛抵天鵝城,老黃找來幾位在一個月前同往福州參訪的朋友,9點半在海濱咖啡店吃宵夜。大家聊得正起勁。沒想到這時大門一開,天鵝城的重量級政治人物魚貫進來,人人身穿純白襯衫,配戴國陣的天平徽章。正在猛啖燒鴨的我們,只好連忙用桌巾擦掉手上的油漬,跟各位部長議員握手。

在天鵝城的重要場合,出身本地的部長、國會議員或州議員受邀擔任主賓(honored guest)是司空見慣的事。因此,即使是一介平民,也可近距離看到部長。然而,這次出乎我意料的是,翁詩傑也來到這裡。過去一年經常在國營電視台TV2的華語新聞報導看到身陷黨爭的他,這次沒想到能在天鵝城跟他握手。也許是政治前途已定,這時的翁詩傑看來格外和善。

至於人聯黨,去年黨爭的主戰場就在天鵝城,上演拆掉自家支部招牌的戲碼,雙方振振有詞,昔日崇奉左派改革理念的老黨員頻頻落淚。聽說兩造在今年初,老Robert過世前就已講和,也因此提名補選過程平和順利。失利一方也展現君子風度,這次補選期間在重要場合依然出面亮相,並保持微笑。

補選期間,馬國知名漢堡餐廳Sugar Bun 的天鵝城分店精心推出的選舉套餐「選擇: 依據你的口味」,每人可投無數票。

首相一週來三次、副首相天天來

首相納吉很少來天鵝城,上一次是在2009年7月這裡舉辦全國華人文化節的時候。事實上,天鵝城戶籍人口只有20多萬,不到全國的1%。首相日理萬機,並不需要常常來這裡。

選戰期間,天鵝城的老百姓開始嗅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也許情況並不如執政黨所宣稱的那麼樂觀。最大的風向球是首相納吉,他在選前最後一週,一共飛來天鵝城三次,其中一次連趕三個行程,參加大伯公遊行、與基督教會高層會晤、撥發鉅款給華小及獨中董聯會。傳聞副首相慕由丁則是每天一早搭專機從吉隆坡飛來(航程約兩小時),晚上十點多飛回去。我無法確定後面這個傳聞是否為真,不過副首相在13日參加大伯公節晚宴,晚上八點鐘到場,上台演講過程中,多次用華語說了「謝謝你」,回座後一直坐到九點半才離開。儘管副首相一向被認定是馬來政治人物的強硬派,就這個場合的表現來說,確實是可圈可點。另一方面,主賓桌吃的是清真食物,但其他桌面則有豬肉跟啤酒,這也是砂拉越風格的「一個馬來西亞」,各個種族和平相處,且不刻意區隔用餐環境。

平衡報導一下火箭黨,我在16日晚上跟朋友在南蘭路吃宵夜看足球的時候,火箭黨的大老林吉祥先生正好來到這裡吃宵夜,雖然素昧平生,他很爽快地跟我合影。我在臉書po了這張照片,寫道:「若有機會,我也想要跟首相納吉合影」。沙巴的朋友威廉回應:「你不如拜託林吉祥老兄幫你找安華(反對黨的領導人)比較容易」。

進休息站

一個不小心,寫了六千多字,我只好把這篇芭樂文切成兩半,大家先享用休息站裡的選舉套餐。欲知人聯火箭鹿死誰手,且看下回分解。


[1] 天鵝城是我用來稱呼田野地的匿名,不過正如其他的民族誌一樣,正確答案就在本文中。在2000年前後,一陣「天鵝風」吹襲這座小城,由於當地的拉讓江又稱「鵝江」,在文化人士的推動下,天鵝成為代表該城的吉祥物,因此城內有許多鋼筋混凝土塑型或石頭刻成的天鵝像。可惜的是,天鵝城仍未設置讓天鵝悠遊其中的公園。

[2] 本文出現的當地人名,除了政治人物以外,皆為匿名。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徐雨村 [天鵝城]「一個馬來西亞」與「火箭升空」:天鵝城的國會議員補選側記 (上)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808)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