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iGuava主題專號][人類學家@文化部] 文化不是個東西:不要相信指標、評估及報告

我不知道甚麼是妳心目中的文化,人類學自認為自己就是研究文化的學科,而且花了一個多世紀想要弄清楚那是甚麼,也許我們可以告訴你一點經驗。「文化」概念在人類學史上的驚奇歷險告訴我們,別指望人們對甚麼是文化會有共識,也不要想建立一套普遍性標準來評估文化。我們試過了,但越想要定義,就會有引起更多爭議。

記一個頗有芭樂氣息的展覽:Kamaro'an i 'Atolan—阿美族都蘭部落的土地故事與生命敘事 10/1~11/15

10月1號開始,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與都蘭部落聯展即將展開為期一個半月的展覽,標題為Kamaro'an i 'Atolan,意思是「在都蘭的居所」。展品以部落參與成員提出代表性物件或照片為主,來講述他/她對於都蘭部落土地與家園的故事,希望透過自我故事的陳述將參展者年齡與世代的社會意義,共同重現集體記憶或希望強調的個人生命故事的交集。然而這個非典型的展覽在策展過程中會遇到什麼故事背後的故事呢?且聽Alik Nikar娓娓道來。

東非高原印象之旅:烏干達與肯亞的拉雜紀行(下)

這是一個生平第一次踏上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陸的學者/遊客的旅遊紀行,敘述這片以前教科書中帶有一點歧視稱呼的「黑暗大陸」上,在城市、校園、部落、山區、草原等多樣的角落中,有什麼有趣的觀察與故事。

東非高原印象之旅:烏干達與肯亞的拉雜紀行(上)

這是一個生平第一次踏上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陸的學者/遊客的旅遊紀行,敘述這片以前教科書中帶有一點歧視稱呼的「黑暗大陸」上,在城市、校園、部落、山區、草原等多樣的角落中,有什麼有趣的觀察與故事。

奧運金牌光芒下的斐濟橄欖球

剛奪下奧運橄欖球項目金牌的斐濟,除了是以小島國之姿擊敗前殖民母國英國外,隊員領獎時謙卑的模樣也征服了許多觀眾的心。然而,在媒體報導中他們竟被形容成一支「由獄卒、警察、農民、無業遊民組成的球隊」,忽視斐濟可是長久以來國際橄欖球場上的王者。本文在介紹這支「雜牌軍」真正的面貌之餘,也談在耀眼的奧運金牌光芒下被邊緣化的群體:女性球員和印度裔斐濟人。

我的星星,你的音樂? 《來自星星的你》音樂系譜

韓劇《來自星星的你》電視劇配樂無論在音階、曲式及節奏上都讓人驚艷。劇情緊扣情緒節奏,在純音樂的配樂上也擷取流行的西方古典曲目進行戲劇性的錘鍊,彷彿真能拉近不同人群間的心理距離。且讓我們穿梭於艱澀的譜例記音與影音,想像一下這些華麗動機的交織身後,阿君.阿帕度萊(Arjun Appadurai)在《消失的現代性》所談當代藝術形式,如何演示了這些小型的失所(displaced)社會。。

鮭魚戰爭中的美國印地安人(下)

在歷史殖民、國家力量及保育壓力之下,原住民的狩獵及漁獵傳統每每遇到嚴峻的威脅與挑戰,在哥倫比亞河看到守護河流與鮭魚的印地安人,讓我們回想起那段古老的神話啟示: 鮭魚為人類犧牲,人類為鮭魚講話! 哥倫比亞河流域的「聖靈鮭魚」計畫實施迄今滿20年,在鮭魚復育和部落主權的實踐上相當具有成效,是值得我們參考的案例。

鮭魚戰爭中的美國印地安人(上)

印地安人稱哥倫比亞河為「大河」,「大河」猶如輸送滋養大地養分的血管,餵哺其間採集漁獵的印地安人,其中鮭魚產量特別的豐富。然而水壩等設施讓鮭魚洄游困難重重,這不只是生態問題,更涉及原住民文化的存續。水壩切斷的不僅是鮭魚藉以回返的水道,同時也無情地斬斷了與鮭魚連結共生的Yakama文化和信仰。Yakama族人自古視鮭魚為他們親近的「兄弟」,失卻了文化聯繫與認同的印地安人,如同困在水庫裡的鮭魚兄弟,返回文化信仰的原鄉棲地是如此地艱難。共管機制,或許是一條可行的道路。

邊境地下搖滾樂團的音聲吶喊與跨界

今年七月底,中緬邊境的民族青年利用網路社群傳來當地即將舉辦的佤族音樂節的訊息,這也是佤族青年創辦的滄源搖滾社所主辦的第十九屆滄源搖滾音樂節。在邊境地下搖滾樂團的吶喊中,我們可以聽到從搖滾樂團的地下性到在地性的塑造,再到二零後所喜愛流行樂風的搖滾風格,如同一幕幕一明一暗的故事情節。當旅遊論述出現在佤搖滾音樂的場合,搖滾音樂的地下性消逝、舞台燈光熄燈之後,留下來的會是什麼?而不變的又會是什麼?嘶吼聲、吶喊聲、壓抑情節的出口… 佤族搖滾歌手們正大聲地吶喊想留下曾經走過的痕跡與音聲記憶。

夢想與毀滅之域:看趙德胤的《翡翠之城》

出身於緬甸的華裔電影導趙德胤總是能在電影中深入刻劃緬甸雲南移民之中卑微底層的人物個性與其生命樣態,其最新紀錄長片《翡翠之城》處理的則是緬甸玉石場的環境與一群工人的日常生活。透過鏡頭我們可以體會,無數玉石工人的墮落除了來自個人感官慾望外,更重要的因素恐怕是在於環境結構;除非緬甸的政治環境真正改善,否則百姓終將繼續賭命去營生,因為對於無數卑微底層的百姓而言,那是生活僅有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