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專欄: iGuava主題專號

[iGuava主題專號][人類學家@文化部] 親愛的文化,可以請你來一場表演嗎?

台灣到底需要甚麼樣的表演藝術補助政策? 走過二十五年頭的「演藝團隊發展扶植計畫」,代表的無非是國家對於文化的一種持續期待,但是分門別類的專業評鑑、以及過於偏向「藝術」的判斷基準,有的時候只是更加鞏固鑑賞者與菁英視點的「文化」。我的想法是:若是運用得當,以補助推行政策並不是甚麼壞事。畢竟我們都知道,在資本主義盛行的世界裡,好東西都是需要成本的。我們還是期待,親愛的文化,最終你可以給我們一場好看的表演。

[iGuava主題專號][人類學家@文化部] 當文化變成國力:以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嘻哈為例

文化為國家服務當然不是什麼新鮮事,臺灣長時間便是處於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的旗幟下,藉此與對岸的文化大革命做壁壘分明的對抗。然而即使在今日尊重多元文化的氛圍中,這種想法其實依舊存在,只是用更隱晦的方式表現出來罷了,而文化部對「文化國力」的重視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文化在此成為一種可以用以測量一個國家進步程度的標竿。

[iGuava主題專號][人類學家@文化部] 人類學家與文化部應該彼此看見

人類學家號稱研究文化,然而人類學家卻經常在文化行政、文化政策的場域缺席。這真是「暴殄天物」。攸關文化發展的政策擬定與論辯少了具多元文化視野、從地方細緻的田野工作建立知識的文化人類學家參與,是學術資源的閒置。但反過來說,人類學家放過了文化部(及相關文化行政單位)這麼值得研究的「田野」,也很可惜。

[iGuava主題專號][人類學家@文化部] 當國家看見文化

在今年的臺灣人類學與民族學年會中,臺灣人類學共筆部落格芭樂人類學主辦了一場「閃電秀」,邀請幾位寫手針對臺灣的文化政策各給五分鐘的演講。這個主題主要針對的是五月時甫就任文化部部長的鄭麗君宣布召開全國會議擬訂「文化基本法」的計畫。講者們反思了政府如何形塑文化政策、以及人類學者如何參與這個過程。以下便是身為講者之一的我的講稿。

[iGuava主題專號][人類學家@文化部]「文化基本法」讓國家、法律看見文化?

文化部推動「文化基本法」的立法原意,簡單說是要看見文化,但由於法律非常注重「解決問題型的典範」,使得它必須不斷定義文化的問題,以及政府可以多做些甚麼預防這些問題。又,當問題發生後,該如何解決問題?如何賠償損失?賠給誰?賠多少?國家、法律此刻看見文化了,我更覺得其實在「問題化」文化。

[iGuava主題專號][人類學家@文化部] 文化不是個東西:不要相信指標、評估及報告

我不知道甚麼是妳心目中的文化,人類學自認為自己就是研究文化的學科,而且花了一個多世紀想要弄清楚那是甚麼,也許我們可以告訴你一點經驗。「文化」概念在人類學史上的驚奇歷險告訴我們,別指望人們對甚麼是文化會有共識,也不要想建立一套普遍性標準來評估文化。我們試過了,但越想要定義,就會有引起更多爭議。

[iGuava主題專號][2015民族誌影展 5之5] 高牆的縫隙: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歷史教育現場的衝突史觀

歷史、教師/學生。課綱、教育部。祖國、殖民/佔領。戰爭、大屠殺。 這些是台灣這幾個月的關鍵字,也是這部「誰的歷史?(This is my land)」紀錄片的關鍵字。影片的背景不在東亞,而在中東,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史觀的對立比台灣還激烈的地方。本片將在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播映,來得正是時候,導演也將來台與觀眾交流,機會難得。

[iGuava主題專號][2015民族誌影展5之4] 非洲之心

非洲大地上無盡訴說著故事,本屆影展中有多部影片刻劃其中的苦難、掙扎、創意、和解與未知。影展首度入選肯亞新秀的作品《垃圾堆中的夢想》,導演如同人類學家每日進出自己長大的地方、如同巨型貧民窟的垃圾場,聆聽、記錄其中的情誼、階序、背叛與暴力。盧安達大屠殺二十年之後,在這《愛恨交織之地》,倖存者與殺戮者比鄰而居,如何在復仇與寬恕之間、在種族仇恨與跨族愛情之間遊移?

[iGuava主題專號][2015民族誌影展 5之3] 文化的雙螺旋

文化其實一直都不是單一的,而是多重糾纏的。本次民族誌影展中許多影片都呈現了這「文化雙螺旋」現象,以下介紹三部影片,分別探討雷鬼頭的起源(印度、牙買加)、摩洛哥的公路電影(阿拉伯、好萊塢)以及親密關係中的宗教衝突(正統、世俗猶太教)。

[iGuava主題專號][2015民族誌影展 5之2] 傳統延續中的個人與群體

在當代社會中,傳統如何延續?個人的意願與故事,還有群體的組織與傳承,如何協商?本屆民族誌影展中,許多影片都觸及這個議題。其中一片是描述台灣東港迎王/燒王船的《魯笠》,另一部則是中國雲南花腰傣社區的《難產的社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