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天鵝城華人的「大中國主義」與臺灣情

作者:徐雨村

(前情提要:天鵝城的台灣人印象:1941-1980

2008年12月抵達天鵝城開始田野工作,朋友就告以天鵝城華人大概有七成以上是「大中國主義」者。後來有人說八成,有人說九成。我也不免開始思考這個現象的由來,以及臺灣在天鵝城的角色轉變。

孫中山先生在1895年甲午戰爭後,主張推翻滿清政權,建立以漢人為主體的強大國家(驅除韃虜、恢復中華),這可說是「大中國主義」 (亦可稱為「大漢沙文主義」或「中國民族主義」)的濫觴。在這一百多年,由於世局變化,這個民族主義思想歷經了多次修訂,而且在繼承孫中山遺志的中國國民黨強勢宣傳下,一波又一波地傳到世界各地華人心中。1949年兩岸分治之後,「大中國主義」由退守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繼續維持,也藉由僑胞與僑教政策而傳到海外華人社會,直到1990年代為止。天鵝城跟所有的海外華人社會一樣,先前受到臺灣版的「大中國主義」所影響,晚近30年間則又重新受到中國所影響。我將從最近三十年間世界政治經濟的劇烈變動,對中國、臺灣與馬來西亞的華人所產生的衝擊著手,分析天鵝城與臺灣華人社會面對「大中國主義」的心路歷程,以及天鵝城華人的臺灣情。希望透過本文的探討,促進更多的接觸溝通,增進三地華人的相互理解。

 

(天鵝城中華小學校訓:孫中山墨寶[?])

 

 

大中國主義:天鵝城與臺灣

話說在1980年代天鵝城的台灣妹,靠著演唱《中華民國頌》狂撈馬幣之際,這首歌曲也傳到中國,歌詞只有小小的變動,中華民國改成了中華民族。這也顯示這首歌確實映照了「大中國主義」,集壯麗河山、綿遠歷史、優秀民族的概念於一體,因此普遍受到兩岸與馬來西亞華人的共鳴。然而在馬國種族政治的脈絡下,「大中國主義」的論調往往帶有輕視馬來人(土著)的意味,因此是個「敏感話題」。但華人總喜歡在自己的圈圈裡高談闊論,尤其是面對中國或臺灣的客人,並希望得到感同身受的回應。

但1980年代也是全球經濟政治快速變動的時代。在經濟方面,三地華人都在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下飛躍成長。中國1978年改革開放,以十位數的年均經濟成長率急起直追;馬國大力推動經濟轉型,從礦業與農業轉變成製造業;臺灣則是從勞力密集產業朝向資本密集產業發展。然而在1980年代末期,冷戰結束前後的國際政治變局,對中馬兩國的影響不大,中國在1989年民運瓦解後,朝著「經濟民族主義」發展,馬來西亞華人則在1970年拍板定案的「新經濟政策」及馬來人居於主導地位的政治架構下,處於政治次等公民的地位,於是專注於經濟事業,照舊做生意。兩相比較,臺灣的政治改革顯得格外突出。

臺灣在1987年解嚴後,各種社會運動風起雲湧,而追求公開透明的民主制度逐漸成為全民共識。威權體制時代的思想作為都受到或多或少的批判,有些人也把「大中國主義」拿出來痛批。然而,這個思想有它深厚的政治歷史文化基礎,想要連根拔起,並沒有政治人物所想像的那麼容易。政府的僑務與外交部門深諳海外華人的想法,但在整體國家政治之下,大多選擇保持緘默。

臺灣的政治發展確實勢不可擋,「臺灣主權」的議題浮上檯面,成為「大中國主義」的對立論點。李登輝擔任總統之後,提倡本土意識、增修憲法。在1999年更提出「兩國論」,把兩岸定位成「特殊國與國關係」,跟「大中國主義」說再見。在國民黨內外有人拍手叫好,有人破口大罵。看在中國官方與馬來西亞華人眼中,這簡直大逆不道,臺灣總統偏離了大家習以為常的「大中國主義」政治思維,口誅筆伐紛來沓至。直到2009年,天鵝城的左派寫手在報章攻擊陳水扁的時候,依然不忘順便複習李登輝的「罪行」。

令海外華人深感憤慨的是,2000年臺灣政黨輪替之後,當時民主進步黨籍總統陳水扁,不只是把台獨主張越說越明白,也更動了僑務工作的主要服務對象,從華僑變成台僑。這下子,原先兩岸在海外華人社會互有禮讓、分庭抗禮的局面瞬間失衡,臺灣政府在海外花了數十年精心佈建,在許多地方掌握絕對優勢的網脈因而崩解。天鵝城的親國民黨組織《馬來西亞日報》社長,黯然把報社轉售給縱橫全球的常青企業集團旗下的《星洲日報》,他也卸下世界福州社團重要骨幹職位,由親中人士接任。《馬來西亞日報》變成《星洲日報》裡面的夾報,保住了一絲命脈,但現在已看不出政黨色彩。

馬英九擔任總統後,無論是台灣人或海外華人,都用放大鏡檢視他的傾中政策。天鵝城的華人朋友認為,這是台灣迷途知返,回歸到「大中國主義」的前兆,因此對於任何促進兩岸關係(統一)的政策都表歡迎,連聲拍手叫好。然而臺灣人固然欣喜於兩岸關係改善,但本土意識遭到壓抑,言論自由倒退,疑慮卻是油然而生。

 

(2009年11月21日,文華之夜)

 

 

天鵝城華人的台灣情

跟中國東南沿海有著直接淵源的天鵝城,跟世界各地的海外華人社會一般,在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之後,逐漸加深與祖居地(ancestral homeland)的關係。回到祖居地修建學校、宗祠並找尋投資機會,也因此跟中國的僑辦及統戰部取得聯繫。然而,這並不表示天鵝城華人從此棄臺灣而就中國。基於數十年來未曾中斷的密切往來,他們對臺灣存在濃厚情感,可稱為「臺灣情」。

在1980年之前,在天鵝城華人眼中,臺灣就是祖國的代用品,當時中華民國也宣稱自己是自由祖國。前往臺灣留學(簡稱留台)不僅是學習專業知識,更肩負著傳承中華文化的神聖使命。臺灣保存了傳統中華文化的命脈,並藉由僑教政策,將中華文化深植於東南亞地區。也因此,早年留台校友所抱持的臺灣情,有部分基礎建立在「大中國主義」的思維之上,之所以對李登輝與陳水扁感到不滿,也是源自於他們跟中國的切割。

天鵝城的留學台灣校友組織「留台同學會」具有傲視全砂拉越的實力,據聞曾經前往臺灣求學的天鵝城華人超過一千人。而且砂拉越留台同學會的週年慶祝活動「文華之夜」,每逢五週年、十週年都在天鵝城舉辦。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都有重量級人物低調來訪,不過來到天鵝城即受到熱烈款待。但在2004年,由於關係陷入谷底,準備參加文華之夜的僑務委員長飛抵吉隆坡,即被要求立刻搭機返台。其他官員雖然依既定行程來到天鵝城,但在舉行晚宴時,被安排在宴會廳旁邊的包廂,完全沒有公開露面。五年後,2009年的同一場晚宴,重要人物都依序坐進主賓桌,行禮如儀。我則是依慣例坐在記者桌,身旁的老朋友說出了這段五年前的故事。

 

(留台同學會春節晚會敬酒儀式)

 

 

至於晚近前往臺灣留學的學子,就如同臺灣的年輕一代,充分享受著自由風氣,但離政治越來越遠,也不想攬著千百萬斤重的歷史文化包袱。我想他們將來寄情於臺灣更多的是美食、電子產品、流行文化。

「台僑」或「華僑」?

我相信民進黨執政期間對海外華人的認識與政治作為,部分來自早年北美臺灣人海外僑社的際遇。國民黨與共產黨所支持的海外僑社,即使說針鋒相對,但也互敬三分。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大中國主義」思想,臺灣人社團也就成為這兩種社團的對立者,同時被兩岸政黨的代理人所排擠。

然而,在東南亞的海外華人是個不同局面。天鵝城的中國新移民或台灣移民都是極少數,因此並沒有親中國的新移民社團或台僑社團可言。絕大部分的當地華人,都是本人或先人在1949年之前即已定居此地或在本地出生,也就無所謂老僑、新僑。如果想要純粹服務「台僑」,可能只有臺灣來的幾位老師跟臺灣婆。而排除了「華僑」,就等於全盤放棄這個地方。

話說回來,在天鵝城的臺灣婆,對於成為政治化的「台僑」究竟有多大興趣?置身這個南洋世外桃源,宗教信仰、家庭生活、貼近西方的生活方式,可能更吸引人。某部落格版主老黃手下有幾位臺灣婆,負責編輯教會刊物,我再找機會訪問她們。

插曲:阿扁大審與天鵝城華人的議論

2009年的華人農曆新年,我跟朋友們在天鵝城的「Chopsticks」(筷子)」咖啡店,用叉子湯匙吃著咖哩麵(也就是在招牌名稱潛藏華人意識的南洋風格飲食店,用英國傳進來的餐具,吃著印度口味的食物)。大伙兒聊起當時的阿扁大審,話題轉到2008年11月,阿扁的羈押庭一路開到凌晨,有一位跟國民黨淵源極深的朋友,緊盯衛星天線傳來的電視實況,確定阿扁被羈押之後,才安心去睡覺。

在2009年,阿扁確實是天鵝城咖啡店最流行話題,聽說這是自從邱毅開始爆料之後,就已經如此。我以臺灣人的身分來到天鵝城,人們就不斷向我談到這些名嘴議論內容,順道罵罵馬國的政治人物。說也奇怪,扁案在2009年9月11日一審宣判,這些議論的聲音突然煙消雲散。

結語、絮語

「大中國主義」這個意識型態,在兩岸跟馬來西亞華人之間的關係,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本文依據我在天鵝城的田野,簡短回顧了這30年間,三地基於這個概念所產生的互動,以及臺灣政治主權意識抬頭之後的劇變。臺灣如何在兼顧歷史文化根源與政治主權的情況下,繼續穩定向前,當是政治領導人需要深謀遠慮的課題。關於海外華人的社會文化發展,也需要多面向的分析研究,建立雙方長久穩定的互惠關係。

我一向關心天鵝城乃至馬國的政治發展,因此在芭樂連寫了幾篇政治議題的文章(選舉1選舉2台灣人印象)。這個星期適逢砂拉越州舉行五年一度的州議員選舉,多項政治議題同時發酵,盛況可期,只可惜無緣親眼目睹。在這裡祝福天鵝城的朋友透過這場選舉,爭取更多的政治經濟發展。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徐雨村 [天鵝城]天鵝城華人的「大中國主義」與臺灣情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1572)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可以請問一下,
那對天鵝城或大馬的華人來說,
馬英九的表現,
到現在大概有幾分呢?

2

Hi Shelby,就我在2010年5月最近一次到天鵝城之前的所見所聞,當地華人對馬先生的印象極佳,主要是寄望他早日促成兩岸統一,達成一個強大中國的夢想。這也許跟臺灣人(甚至馬先生本人)所理解的有所差距,但我們若是把馬國華人的次等公民處境放進來看,倒也不難理解,他們多把近年來公民地位顯著提升歸因於中國崛起(儘管還有其他因素)。因此更強大(兩岸統一)的中國,更符合他們的期望。

「究竟會給馬先生打幾分?」,您的提問反映了臺灣人典型的思維方式,為元首打分數,讓他知道自己在人民心中的分量,已成為家常便飯。但這個問題在天鵝城或馬國可能無從解答,這跟馬國華人的政治思維方式有關。

天鵝城華人護馬心切,說不定比國民黨的同志更堅定。有幾次天鵝城的朋友義憤填膺地問到,你們臺灣人為什麼可以給元首打分數(而且當時分數慘不忍睹),還可以「嗆馬」?除了前面所提「大中國主義」的因素,也可從馬國政治運作方式來找出緣由。馬國的「國家原則」明定人民要效忠國家元首,媒體也不能針對元首做民意調查打分數。

只要知道兩國政治體制不同,思維也不同,對於這些反應就會比較坦然了。很抱歉沒辦法完全回答您的問題,又聒絮了一堆。

3

太有趣了.包括文章和提問.我以為馬國華人會很失望[馬先生](他們到底如何稱呼[馬總統]的?).今天上族群理論上到各種歷史情境裡的民族主義,這篇馬國華人提供了新出爐的教材,真是謝啦/一個遙遠的[祖國]認同,加上馬國的政治文化,和當地的經濟結構,以及中國的吸力.看來台灣情快要淪為地下情了.
另外,我也深刻地理解阿扁的[原罪]這麼具有歷史[厚度],怕怕.

4

感謝秀幸。

在天鵝城很少人稱馬英九先生為馬總統,多直呼其名。

臺灣在華人世界之中扮演著多面向的角色,無論是傳統中華文化、台灣本土文化、以及日韓歐美文化,都在這裡有一席之地,互有消長。最重要的論戰集中在頭兩項,值得高興的是現在臺灣人已經很少拿中華文化來輕視別人,本土意識得到適度伸張,但大家都知道不需要排除歷史文化根源。

天鵝城跟馬國的華人成了一個獨特的他者,在華人文化圈以及該國國家政治體制下,都處在邊緣。在「雙重邊緣」的情況下,傾向於支持「大中國主義」的政治主張,從情感及務實角度都是可以理解的。海外華人社會的基本結構是以富商為主要領導者,他們也是華人社會的守門人(gatekeepers),同時面對著馬來西亞國家政治與兩岸政治。他們跟兩岸都有往來,也知道有些政治議題必須保持曖昧,然而遇到臺灣政治人物有強烈的政治主張時,他們只好選邊站。

至於門後的其他人,他們對於臺灣的理解又是如何?近二十多年來,臺灣傳入的宗教團體不勝枚舉,這成了傳統華人宗教信仰者的精神寄託。慈濟在天鵝城的辦公室由德高望重的留台學長提供,只收取象徵性的租金馬幣一元(台幣十元)。基督宗教方面也有臺灣人的足跡,這都是值得深入探討的主題。

回到臺灣,李登輝跟阿扁的功過有待歷史論斷,但他們至少打破了以往的一言堂,讓臺灣走向多元開放,人人都可發聲,且有輿論公斷的社會型態。特別是還原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撫慰當年無辜受難者的家屬,更使臺灣人走出數十年的陰霾。有一天,天鵝城福德祠的廟祝問我:「阿扁對臺灣有什麼貢獻?」我說:「真要講的話,可能要說上三天三夜,但如果我現在講的話,等於是在幫他脫罪,所以寧可不說」。

5

瓦,看來你有做不完的題目.生命中有很多有發展潛力的情感興奮狀態,然而現有的政經結構的制約讓他們有不同的發展.這種雙重邊緣真的很特殊,我想馬國華人的知識份子可能也會發展出多元的政治期待和願景,由其在歷史情感,在地情感,民主的企求,經濟的拉力,馬國政治種種的互動之下,真是一個豐富多元的情境.台灣在這裡面還軋上一角,另一種全球化的效應,有趣.

6

上星期六砂拉越州選結果揭曉,反對黨民主行動黨拿下華裔為主選區的大多數議席,原本代表華裔社會在州議會執政的人民聯合黨一敗塗地。但執政聯盟國民陣線靠著土著選區的支持,依然在砂拉越保有三分之二的優勢。這兩天,天鵝城的朋友表達對「他族在朝,華裔在野」的憂慮,我以一句話相贈:「順勢而為,借力使力。當行則行,當止則止。但逆來不需要順受。」

我會持續關心天鵝城及馬國的多采多姿的議題,包括過去、現在與未來。在未來一年,國會大選之前,關於華裔政治角色以及多元文化的論辯將會更加激烈,且拭目以待。臺灣在過去與未來如何跟馬國人民產生交互影響呢?確實值得好好梳爬,而人類學家的角色也可做為「後設」研究的主題。

7

已推薦至台灣好生活報「國際視窗」單元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10507/3753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