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小確幸會害死台灣

作者:左拉與芭樂姊妹花們

 

71fb74b6jw1dkjtp9xa23g.gif

各位農友,又到了我們歡樂的芭樂電台的時間~當前台灣流行的,連聯考考生作文都離不開口的這個「a little bit certainty of happiness」,夠作是「小竊信」,到底是啥米意思?

 

空巴空空 焢肉本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焢肉本。先進一段工商服務時間~恁哪是腳骨要軟Q就愛買熊貴的阿娘委維骨力才有用,其他的牌仔成分一模一樣,但不是熊貴欸,攏總謀路用。阿娘委維骨力,吼你ㄟ骨頭嚇嚇叫!

「回到我們節目現場,空巴空空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順時馬欸當喪網po佇阮誒YouFace還有Freeter上面。今天討論的題目是,小確信是否可以救台灣?來自高雄的荒小姐,荒小姐請說~」

「小確信會害死台灣啦。」

「為啥餒?但是很多上班族都覺得這樣比較蘇胡啊。」

「幸福個屁!該解決的事情不解決,不公不義,還有那個014一家人真的是」— (話語被截斷)

「好的我們謝謝高雄的荒小姐,接下來這通越洋電話來自米國,米國的林小姐~」

「甚麼小姐?我是正牌的歐巴桑啦,小姐這個詞很性別歧視你知道嗎?哪裡小?那底小在哪?為什麼男人就是「先」生,女人就自動變成「小」姐?」

「歹勢歹勢,來自米國的林女士,我們今天要談的是「小竊信」喔~」

「小確信就是要信阿,信一點點也可以,只要信得有確定」

「小確信?不對啦!是小確幸?英文是happiness,你不是米國來的?」(插撥,來自台中市大雅的小娘娘女士)

「什麼小確信小確幸,你們都搞錯了,是小確性啦。講得比較文是口嫌體正直,比較白就是身體最誠實啦,那些信教還是信什麼信的喔,沒有性怎麼會有幸?恁講丟唔丟?」

「請問你是宅女小紅嗎?」(電話中斷,嘟嘟嘟嘟嘟)

「喂?喂?喂?」

「空巴空空 焢肉本焢肉本,空巴空空 焢肉本焢肉本。先進一段工商服務時間~全民搞「幸福」!芭樂新書«幸福,邪?»正式出爐,不幸福都是個人的問題,不是政府的問題,工廠關了沒關係,只要你的「心態」轉變就會豁然開朗,這其實就是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秘密」。«幸福,邪?»精裝版只要495元,預購再加贈母親節主婦聯盟禮物卡五十八元九毛五,並且有機會抽中iBack腰背按摩機,百分之百Made in Taiwan,要把握機會噢~

「回到我們節目現場,南港林老師在我們YouFace的粉絲頁上寫道:要小就要小到底,不要要小不小的,才會害死台灣,譬如住在士林夜市旁邊叫官邸那個,故意裝小,明明很大。本來小的變大,大的變小了。中小企業原本就是中小,現在全部死光,全部變成大財團底下做事。自營者比率下降、資產外移、資本家數量急速下降。

 

對中國大陸貿易依賴度上升與台灣貧窮率的上升,1992 2
對中國大陸貿易依賴度上升與台灣貧窮率的上升,1992 2

 

三十年了我們薪水都不漲?小確幸就是軍公教福利通通不能動,要砍福利先砍勞工,勞工死光了沒關係。你如果要搞自由貿易,小政府就給他小到底,勞工沒了福利,軍公教也沒有福利,這就是右派新自由主義的下場!哪來的軍公教可以繼續享用左派社會福利、勞工就必須要去「自由市場」裡面送死這種道理?然後去年新莊的公務員蕭女士還罵別勞工不去當郭台銘?然後政論節目開始分析勞工是不是真的「遊手好閒」?人家可能兼三份工作都沒有你在辦公室打嗑睡賺得多!到底有沒有一點邏輯?自己享用政府因完全反資本主義的福利政策而享用軍公教優惠、又一邊支持剝削的資本主義教條,還怪勞工不努力?明明就是自己優越意識太強,對社會與經濟運作無知,還在那邊大小聲?」

「我們現場又來到幾位來賓,跟我們一起討論小確幸的哲學。

陳蚊歉女士: 「我一定要將世界的真相帶給您,因為我是最聰明的有智慧女性,充滿知性與感性,絕對沒有歐美中心主義與複製核心邊陲、對中東地區事件不懂裝懂反而強化更多刻板印象的問題。馬來西亞「國陣」是一政黨,就跟莎拉裴琳說「非洲」是一個國家,是同樣的道理。波士頓爆炸案對我們的啟示是甚麼,上海小資女的內心世界、巴黎小少爺的悠遊行,讓我來帶領您探討真相。」

 

add of happiness
add of happiness

 

鍋博士:「上海小資女的內心世界有甚麼好知道的?現在世界很有趣,最暢銷的是輕小說,可是吳寶春會讀罪與罰(然後念不到EMBA)。所有小書店想不倒閉的都賣參考書,剛好誠品都沒賣,就賣品牌然後把一些店面空間租給其他專櫃。書也變成了純粹的裝飾品,大家是去誠品書店曬曬美術燈光,或是看買不起的書,或是去「認識」並「讚嘆」專櫃精品。 」

罩老師:「這就是台灣的現況,大家都處於過度加班、相對剝奪感加深的狀態,最後只能從購物拜物、大吃大喝與浪漫日記中獲得小確幸。因為小確幸,人民就不會起來反抗。因為小確幸,老百姓的階級意識就不會被化為行動。我們最後剩下來的希望,就只有晚近的歐巴桑運動了!」

鍋博士:「嗯,歐巴桑運動,五年前是沒有的,現在有愈來愈大的聲勢,但也可能無疾而終。無論歐巴桑運動是否會無疾而終,世界改變是不可能靠歐吉桑的,歐吉桑滿腦子都是小姿女而已。」

「咦?到底是什麼歐巴桑運動?」

芭樂說文解字:

歐巴桑運動#

歐巴桑,日本外來語形成的台語詞彙,以擬親屬方式而成,指的是年長女性。歐巴桑運動創始人芭樂姊妹花提到,為了抵抗二十一世紀初的「公主病」與「人妻風」,必須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不怕丟臉、不怕有膽識、不怕講道理」等信念,拒絕裝可愛或小鳥依人等行為。芭樂姐妹花表示,美麗是一種因文化、歷史、社會、政經之不同會有所改變的建構,因此,與其讓好萊塢電影、化妝品公司與時尚衣飾的資本家來決定美麗的內容,不如由女人自身來決定。同時,喜愛可愛的事物乃是台灣流行文化中重要的一環,因此歐巴桑運動並不反對可愛風,而僅僅反對可愛風的霸權性。並且,因為晚婚現象,使得「人妻風」反而變成一種有特色的新保守主義行為,因此,歐巴桑運動也並不反對人妻風,而僅僅反對人妻風的霸權性。拒絕重複「人=男人,女人=人妻」這樣使女性作為從屬地位者的論述,歐巴桑運動並不以婚姻與否、生育與否,來定義一個女人。在政治層面上,歐巴桑運動反對大政府或小政府,而追求具有可責性與社會福利的政府。為了增加政府的可責性(accountability),相應而生的口號「這攏是政府的過失」,絕對不輕易地讓步於新自由主義教條中,將活在社會裡的人天真地設定為自己福祉只能由自己來打點,選出來的政府都不用照顧人民,這樣的小確幸洗腦中。
歐巴桑,日本外來語形成的台語詞彙,以擬親屬方式而成,指的是年長女性。歐巴桑運動創始人芭樂姊妹花提到,為了抵抗二十一世紀初的「公主病」與「人妻風」,必須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不怕丟臉、不怕有膽識、不怕講道理」等信念,拒絕裝可愛或小鳥依人等行為。芭樂姐妹花表示,美麗是一種因文化、歷史、社會、政經之不同會有所改變的建構,因此,與其讓好萊塢電影、化妝品公司與時尚衣飾的資本家來決定美麗的內容,不如由女人自身來決定。同時,喜愛可愛的事物乃是台灣流行文化中重要的一環,因此歐巴桑運動並不反對可愛風,而僅僅反對可愛風的霸權性。並且,因為晚婚現象,使得「人妻風」反而變成一種有特色的新保守主義行為,因此,歐巴桑運動也並不反對人妻風,而僅僅反對人妻風的霸權性。拒絕重複「人=男人,女人=人妻」這樣使女性作為從屬地位者的論述,歐巴桑運動並不以婚姻與否、生育與否,來定義一個女人。在政治層面上,歐巴桑運動反對大政府或小政府,而追求具有可責性與社會福利的政府。為了增加政府的可責性(accountability),相應而生的口號「這攏是政府的過失」,絕對不輕易地讓步於新自由主義教條中,將活在社會裡的人天真地設定為自己福祉只能由自己來打點,選出來的政府都不用照顧人民,這樣的小確幸洗腦中。
 

 

「回到我們節目現場,空巴空空焢肉本,空巴空空焢肉本。順時馬欸當喪網po佇阮誒YouFace還有Freeter上面。今天的主題:小確信是否可以救台灣?

「來自台南市的黑狗兄在推特上面寫道:MIT 就是愛歹丸啦,小三跟小三通,攏總是購民洞ㄟ陰謀啦! 政府輪流來作開放,順跨尬歹丸ㄟ老百姓伸手愛錢,蝦米類「小確幸」,黑攏是北京話ㄍㄟ鬼ㄍㄟ怪~」

「九把菜刀在我們YouFace粉絲頁上寫到: 小確幸,新自由。生活的哲學。遺忘。聆聽。手作一心兩葉的竹筒米篙。你聽見太平洋的心跳了嗎?」

「同時還有來自新竹的新莊小百合寫到:現在的新竹完全被科技業綁架了, 上次為了搞新竹燈會舊的客家宅房樹木被亂挖起來,擺到跆大校區沒有照顧就死光光了。政府說甚麼幾百萬人次?迪士尼一天全世界加起來都沒有那麼多人!去到燈會現場有一半是夜市,另外一半是聖誕老公公跟巨蛇燈,台灣真是悲哀。」

「正在溫州街餒撒的方歐巴桑在YouFace上面說:法院是摑民黨家裡開的嘛?014一家人若是無罪,阿匾就早就該無罪釋放!這世界有天理嗎?」

「我們現場又回來到現場,有鼎鼎大名的陳蚊歉女士以及幾位沒人認識的常常參加遊行與抗爭活動的人累學家,一起來繼續討論小確幸的哲學。

陳蚊歉女士: 「我一定要將世界的真相帶給您,因為我是最聰明的有智慧女性。我給您最專業、最深入的剖析與觀點,因為世界的脈動都是成功的大企業家的偉大故事與可憐的在敘利亞亡命的CNN女記者形成的。敘利亞的部落與公民社會結構與他國差異、阿拉伯之春比人家戰爭長那麼久的原因先不用探討,重要的是偉大的西方記者的壯烈犧牲(咦?我沒讀過Susan Sontga的攝影論耶,記者與攝影機的認識論暴力是什麼意思?)。 台灣在大陸的競爭力是什麼?民進黨如何抵抗這樣的世界潮流?」

拉博士:「陳蚊歉這種問法就是間接地預設了「去中國投資一定會讓台灣經濟變好」以及「民進黨反對經濟變好」這樣的窠臼中。首先,去中國投資並沒有讓全體台灣人民比較賺錢,只有少數資本家賺錢,而資本家的數目正在減少中、台灣的資本正在集中化在少數人手上,絕大多數人變成私人大財團的小僱傭、自營者急速下降。大家去最近與即將出的台灣社會學期刊翻一翻就知道:中小企業滅亡、台灣貧窮率的上升,與依賴大陸經濟的高度,成完美的正比。不要再有大陸=經濟,國民黨=經濟好的迷思了。拼經濟到哪裡去?都到資本家的口袋裡。

 

對中國大陸貿易依賴度上升與台灣貧窮率的上升,1992
對中國大陸貿易依賴度上升與台灣貧窮率的上升,1992

 

同樣的,也不要認為民進黨就比較不菁英,她們是左手搞民瘁主義,右手搞資產階級。台灣從來沒有左派的政黨被好好瞭解過。民進黨也沒有比較反對與中國投資,陳水扁在位期間的貿易大開放,謝長廷最近不是都已經去訪問大陸,去給北京摸摸頭了嗎?只有陳菊做事情比較有效率(不愧是歐巴桑)。不過外勞的事情她一樣沒有處理好,也都沒有改善。台灣要靠政黨政治來解決社會不公不義的問題,不能靠現在的民進黨,而是要期待徹底檢討小確幸化的台灣後的政黨政治,否則不管誰來當家,我們的經濟都還是在政商菁英的口袋裡而已。我們的媒體卻還是時常把這些政商菁英當成英雄來膜拜,把賺盡暴利的大財團讚美為創造就業機會的佛心來著,把階級嚴明的大公司當成溫暖的大家庭。」

 

book

 

愛博士:「其實這就牽涉到了好幾個非常好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我們抗爭了老半天,等到選舉的時候,還是不會反映在選舉行為中?到底是誰在抗爭?選舉時到底大家的考量是什麼?原住民除幾個立委大家都知道在北京底下做事之外,其他還好,但是「在蘭嶼的核廢料最安全」的問題,卻是馬皇高票當選的蘭嶼。民進黨變成勞工最後的希望,但民進黨上台後台灣新自由主義化才是真正的飛躍起來,而受害最大的就是勞工。但一般的新聞媒體都無法看到這樣的面向,因此很難去談這樣的問題。

比如增稅,增稅原本可以提供社會福利,但應該要增賺取暴利並逃稅商人的稅,如果增一般小老百姓的稅,大家只會覺得政府無能,只會跟人民伸手要錢,卻沒有功績。這樣下去,老百姓聽到稅收就反彈,誤解了合理稅收與公平再分配,其實是經濟穩定的某些歐洲國家保障人民基本需求的必要條件。事實上,美國原本穩定的經濟就是因為政府有三十年同一利率房貸這樣極度違反自由市場的政策,才使得眾多Baby Boomers變成home owners,有家可歸族而奠定了經濟起飛基礎,結果雷根學柴契爾,八〇年代以後金融商品亂來一通,房貸變成次級房貸,然後經濟崩潰,潰了才要人民還錢,把稅收拿去救濟華爾街。美國健保爛成那樣,連一般私人僱用的勞工到現在雇主還是沒有義務提供健保。美國與新自由主義洗腦太成功,原本應該要是人民有「就醫的權力」在美國變成「不用加入健保的權力」,從「組織工會的權力」變成「不加入工會的工作權力」。

我們所有這些「全球化」的觀念、什麼經濟「重整」,通通都是過於美化、中性的詞彙,聽起來好像是不得不為的市場效應,好像人為是無法改變這樣的事實,好像沒有人可以預知危機的來臨。這完全是一種意識形態的扭曲。你去追蹤那些hedge fund companies,就知道他們老早就知道危機會來,甚至利用危機大賺一筆。而這些危機哪來的?人為造成的。總不能因為有399吃到飽這樣的小確幸,我們就當作這些事都沒發生過。以前是平凡也是一種小幸福,現在難道被剝削也變成一種小確幸?」

salary
salary
很聰明耶,「經濟成長」也是這樣啊!新聞說...中國與印度經濟成長好高好高,我想說...平均很高,能說明什麼問題呢?到底誰在賺錢呢?誰在為誰感到驕傲、誰又在驕傲中受苦或享樂?

 

林博士:「平日的抗爭無法反映在選舉中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大家沒有把這些事情想清楚。新自由主義的洗腦真的蠻成功的,也就是大家對於結構性因素只有很片面的了解,比如反對政府貪腐等等,但遇到經濟問題,就以為這是「自由市場」的後果。其實自由市場一點也不自由,因為是為政商名流專門設計的高干預性政策。我們只會批評政府,然後享受到社會福利的制度卻又沒有社會福利的概念,就會導致經濟問題沒有辦法適當疏導到政治溝通的問題。

最慘的是,現在的年輕人不是只有「只想開咖啡店而不想創業」,是也想有一天變成資本家,而沒有想過,要怎麼樣才能促進好的政見與政治人物的誕生,去重新改革經濟結構問題。大學剛畢業完的人因為薪水只有22K又只想買名牌,穿了名牌就沒有人看得出來自已其實是無產階級,然後,還會當無產階級四十年。這裡有很深的結構問題,但是大家只怪自己不會賺錢。等到選舉時,又莫名其妙不明就裡沒有根據事實探討,又為了已經不存在的理由「某黨=經濟好」投給了賣台者。想法,還是極為小確幸的。」

李博士:「我自己是外省人家庭出生的,但是來自中下階層。我是百分百台灣人,我對台灣意識是百分百認同,並且絕對唾棄中國的政權與霸權。台灣的分裂從來不是族群分裂,因為本省人佔絕對多數,而是意識形態分裂。我過去對民進黨也充滿期待,但我不得不說,現在的民進黨也滿腦子都是新自由主義邏輯,因為選舉要錢啊,要有好額人來贊助啊。我們的政治人物去到別的國家,先進的我們就讚美一番,落後的我們就自認幸運一番或者想著要怎麼去在當地蓋工廠剝削人家利用人家廉價的勞動力,都沒有想過我們可以如何跳脫出歐洲中心主義與功利主義的思維模式,開創別的更美好的世界。

說了老半天,你工廠怎麼開,還是只有資本家會賺錢。我們過去以為一直開放開放自由自由,通通都是好的,其實只有對資本家好,也是去到外國去剝削別人的國民。97-98亞洲金融危機就是新自由主義的下場,2008美國次級房貸也是,但是,人類還是沒有學到教訓,還是活在小確幸中。其實電視上充斥的垃圾新聞也是,什麼小菜怎麼切?老闆切?秤重切?自己切?這樣雞毛蒜皮的事情都可以當新聞?這世界上有這麼多重要的事件正在發生,不只是西方,更有非西方社會,我們連國外新聞都只撥奇奇怪怪的,這是什麼小確幸心態?反媒體巨獸是正確的,但是原本的一堆小獸每天都只在談微不足道、缺乏世界觀、只會偏頗地抄襲美國與日本的新聞,這種新聞業怎麼可以不改革?」

 

movie

 

愛博士:「除了資本家資本稅不用繳大賺錢以外,就是台灣藝人大賺錢。中國都不中國了,連「大陸」這個稱呼也省了,直接稱作「內地」。你問她們,她們就說不想把演藝事業「政治化」。真是荒謬!她們所有已經採取「內地」稱呼的政策就是已經採取了他們巴結中國的立場,早就是深深地政治化、一面倒,還想偽裝中立。這樣佯裝中立的後果非常不好,因為他們的歌迷也有可能受到影響,也有可能認為把中國稱之為是「內地」是一個「中立的、非政治化的」「自然」稱法。這真人令人不寒而慄。結果蔡10不是還是紅得跟什麼一樣嗎?那些骨子裡還有台灣魂的藝人,誰敢直呼中國的名諱?

民進黨在位八年都不敢辦公投「獨立」!公投是一個過程,不是第一次投出來的結果就決定一切。魁北克辦公投下去49%出來,加拿大就退讓了多少?這是嚇阻的作用,可是我們台灣人就要自己嚇自己,還沒投就怕投出來會輸,都沒有想過到底公投可以怎麼合理地進行與表達民意!我們有很強烈的危機在威脅我們耶!我們一直退讓,在國際上位置就一直萎縮。你看,菲律賓海巡隊三十年來掃射我們漁船、恐嚇我們的漁民,我們到底在幹嘛?最底層的漁民嘛,就是勞工階層沒人管死活啊。大家都已經去宿霧島玩回來了!反正旅遊業的廣告就再拱出下一個地點就好啊!巴厘島變貴了、觀光化了、我們就轉移陣地再去蹂躪下一個貧窮國家的小島啊享受自然風情啊,這跟資本家的工廠尋找廉價勞工、勞工一旦開始爭取權利,資本家就全部移走換到下一個可以被蹂躪的地方就好有什麼不同,新自由主義嘛。我們小確幸久了,等到人家欺負我們時,人家就直覺你這小確幸也玩不出什麼把戲來。」

拉博士:「我完全同意愛博士的說法。不過,菲律賓正在大選中,我們的新聞一下子就炒得太快,事情也尚未明朗化。我比較擔心的是有極右派傾向的團體因為這樣這樣玩起種族歧視,開始對台灣的外籍勞工暴力相向。這其實是主權的爭議問題,也是我們軟弱的小確幸政府長久以來的問題,並不是這些遠走他鄉在全球新自由主義經濟下想要改善家鄉環境的菲律賓與印尼勞工階級的問題,人不是他們殺的。菲律賓政府的複雜度與無能度是很高的。我們該做的事情,是要保護漁民,派出艦隊誓死維護漁民的生命安全,不然他們停工這麼久怎麼辦?其實像這類罔顧人命的勞工環境不是只有在南海才有,台灣島上也有,都要等到牽涉到「國家主權」與「國格受辱」之後,政府才要出來「保護人民」。那平常被BOT掉的老百姓就都沒有「國格」,通通是二等公民嗎?難道大家都要等到被鄰國掃射,政府才要開始照顧漁民嗎?難道沒有在國界模糊地帶工作的勞工,就通通不用保護嗎?

在此我們要呼籲芭樂電台的聽眾,絕對不要把氣出在外籍勞工身上。這會變成弱者對弱者的剝削,而非針對在位者的檢討。這些外勞自己受到自己國家無能的氣,跟我們受到的一樣地多,如果不是更多。我們很有可能不慎掉入國族政治的盲點,而又開始將複雜的問題簡化成一味地憤慨的行為中,發洩在錯誤的對象上。」

全球化市場將所有雜七雜八的日常用品全都併吞網羅在十大集團中。
全球化市場將所有雜七雜八的日常用品全都併吞網羅在十大集團中。
你所有聽過的幾百種化妝品保養品品牌,其實是由全世界少於十家集團併吞後掌控的市場。如雅詩蘭黛擁有旗下Aveda, Clinique, Bobbi Brown, M.A.C, Origins, Jo Malone, La Mer, Tommy Hilfiger fragrances, Bumble + bumble, American Beauty, Flirt, Good Skin, Grassroots, Michael Kors Beauty, Darphin, Ojon, and Donna Karan Cosmetics。寶僑P&G則有Cover Girl, Max Factor, Anna Sui, Olay, DDF, Aussie, Camay, Clairol, Head & Shoulders, Herbal Essences, Ivory, Infusium-23, Pantene, Fredric Fekkai, Gillette, Noxzema, SK-II, and Zest.

 

「謝謝各位嘉賓的意見。每次去到百貨公司,人潮洶湧,有錢沒錢的通通都在購物與拜物,對「經濟成長」與「新產品」的fetish,反映在要發明出更多新產品,刺激更多消費,人類要花更多時間在篩選可以消費的商品上,以得到確切的幸福。我們什麼時候才有可能有個社會,其經濟要的是眾人基本生存的照顧、公平、多元聲音、新想法與另類體驗,而非愈來愈大的電視與愈來愈小的頭腦、市場獨霸最後全世界只剩下手指頭算得出來的大財團包辦的社會?我們何時才能看破一味的經濟成長以及千萬人之中只會誕生出一位史蒂芬賈伯的神話,或者我們應該說,小確幸的神話?

各位農友,

歡樂的時光咻—幾累斗過去啊~

我們的節目是由,上下游來游去團體贊助,上下游、來游去,跟我們一起種有機農品,把賭場變農場~

同時我們另外一個贊助者,「母親不是只有母親節才該被愛與尊重」聯盟:愛母親,尊重女性,並不是每個女性都會成為母親,但是每個人類都是女性所生~

也感謝,汐止宜興街反遍地狗屎市民之康莊大道陣線,義賣阿香芋頭蛋糕給的捐贈~

其實,最近風風雨雨,記者跟蹤我們很久把我們的私人生活都暴露在沒有人想看的文青報紙,又說我們芭樂電台的老闆其實是一對善良穩定的基督徒蕾絲邊伴侶的第三者,證據就在我們老闆跟其中一個人旅行,兩人在萬里長城上面互擁的照片。針對這樣的指控,我們的老闆阿娘委說:「小三跟小三通,這攏是購民洞ㄟ陰謀啦!」

芭樂說文解字:

小確幸#

小確幸,雖然小,卻很確實的幸福。其脈絡為在新自由主義經濟下被壓榨卻無力反擊的台灣加班族的休閒目標與媒介,重點在於逃避對政府變成專與大財團合作的發包工程單位,法院變成戲院,核廢料最安全等不公不義的現象。由於政治冷感,只透過美衣、美食、美貌與美圖而生存。                   典故:為了找出生活中個人的「小確幸」(雖然小,卻很確實的幸福),還是需要或多或少有類似自我節制的東西。例如忍耐著做完激烈運動之後,喝到冰冰的啤酒之類的 時,會一個人閉上眼睛忍不住嘀咕到:「嗯,對了,就是這個,」那樣的興奮感慨,再怎麼說就是所謂「小確幸」的真正妙味了。而且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我 認為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村上春樹《尋找漩渦貓的方法》
小確幸,雖然小,卻很確實的幸福。其脈絡為在新自由主義經濟下被壓榨卻無力反擊的台灣加班族的休閒目標與媒介,重點在於逃避對政府變成專與大財團合作的發包工程單位,法院變成戲院,核廢料最安全等不公不義的現象。由於政治冷感,只透過美衣、美食、美貌與美圖而生存。 典故:為了找出生活中個人的「小確幸」(雖然小,卻很確實的幸福),還是需要或多或少有類似自我節制的東西。例如忍耐著做完激烈運動之後,喝到冰冰的啤酒之類的 時,會一個人閉上眼睛忍不住嘀咕到:「嗯,對了,就是這個,」那樣的興奮感慨,再怎麼說就是所謂「小確幸」的真正妙味了。而且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我 認為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村上春樹《尋找漩渦貓的方法》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左拉與芭樂姊妹花們 小確幸會害死台灣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4578)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資本主義 e04!

2

有夠難笑

3

這也是現在家長都叫小孩考公務員的原因之一
沒有目標,也沒有想法,反正能過生活就好
父母不用負擔太多,甚至可以叫小孩領22K存錢補習

你說台灣人怎麼會進步?
不,台灣人根本不想進步

小確幸其實相當個人主義,尤其是在惡劣的大環境中
這是自我安慰與自欺欺人的手段
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人生難道除了這些沒有別的?

感謝作者表達台灣的現況
了解問題才有機會處理問題。

4

是拉, 小確幸有可能會妨礙社會的大進步.
但希望小確幸的存在, 並不會妨礙遠大理想的的浮現.
遠大理想是被教育跟政府的態度所磨滅的.

5

謝謝各位廣大的農友們熱情的回應!!!
就感心ㄟ!

坦白說,我自己也是身體力行小確幸後才寫的,否則無法寫出那些東西。我也喜歡星期六早晨醒來吃一個樂活早午餐這樣的小確幸,尤其在一整個星期同時趕三篇題目都不一樣的學術稿時。但,我也是歐巴桑運動創始人,所以也要咆哮一下!麻木小確幸團體通常不太咆哮,而是碎念。我們芭樂姊妹兄弟花們,都相信小確幸還有希望!

「小確幸」之於台灣,如同nacirema之於America。後者把熟悉變成陌生,更是批判民族誌的書寫從來就不是單獨「紀錄」現實而已,而是一直在重新詮釋著現實且能改變現實的再現,這樣的書寫權威。至於前者,也是把一個熟悉的詞彙連接到許多人身在其中卻已麻木的現象,不過所要批判的並不是民族誌書寫權威,而是政經權威的擴大但老百姓卻還可以很幸福這樣弔詭的現象。

「會害死台灣」跟「這攏是安怎安怎」,是一種台語式的、近乎民瘁式、甚至反智的體驗、詮釋與模仿。透過這樣獨斷的句法,本文試圖模擬許多底層民眾(包括作者曾經接觸過的親屬、勞工、農民)在關心台灣、又預設了某種信念時,的某種脫口而出的身體體現。我認為那很貼近地表現出某些草根的氣質傾向。阿莎力大小聲不怕丟臉的魅力,與咬文嚼字字正腔圓的權威,可以越界的可能是什麼,又可以吸引到何種階層與圈子的大眾與小眾?

小確幸只是個幌子,真正在批判的對象,是新自由主義。但我們並非被動地接受一切,也同時積極地去擁抱許多。就是因為相信人們有選擇的權力,所以才寫了這樣的文章。目的不在恥笑,而是愛之深,責之切。

不過,也發現了一些世代差異以及象牙塔上的堅忍孤寂。我隔壁從事政治科學國際關係的同事就問我:「小確幸?她不是一個日本人嗎?」(撲哧)

這讓我想起趙德胤導演作品「歸來的人」裡頭一段經典的對話類似,對話者是三個講雲南話的緬甸青年,在自彈自唱時,談論如何到外國去當勞工賺比較多錢:

「台北跟台灣,差別在哪?」
「不都一樣!」
「你們都搞錯了!」此時弟弟放下吉他與停下美妙的緬語歌聲,
「台北比較靠近中國、台灣比較靠近日本!」

所以小確幸要說也可以說,是日本人的台灣人啦!

6

這篇文章批判火力猛烈,我有諸多同意之處。我想建議的是,將村上春樹的「小確幸」觀念置回他自己的脈絡使用,而不是學台灣這些享樂主義式的去脈絡化運用,方能使這個概念展現分析性。在下以為,村上春樹的「小確幸」內涵並非享樂主義式的,而是抵抗的、含有自由主義個人對抗國家機器與社會規範的想法,其策略是:以個人能直接感受到的素樸情感與經驗來建立自己的世界觀與道德價值,而不被浮躁的盲動革命與保守反動所牽引。這個作法當然不會獨自生效,正如涂爾幹所言,個人主義道德不足以獨力維持社會的凝聚。村上春樹的作品愈到後期,其反思性的抵抗實踐的要素就愈強,而他本人的生活方式也是如此,從跑馬拉松鍛鍊體魄心智,到回到日本社會為公共問題發聲,這些反思性的抵抗實踐,與他的「小確幸」,共同形成了個人的智性、行動與美學,而這都懷著對於老大哥與虛弱社會的革命。在下認為,如果您能比國內的享樂主義者更認真對待村上春樹的思想與行動,這篇文章將可以汲取更多的改革資源。

7

這篇文章批判火力猛烈,我有諸多同意之處。我想建議的是,將村上春樹的「小確幸」觀念置回他自己的脈絡使用,而不是學台灣這些享樂主義式的去脈絡化運用,方能使這個概念展現分析性。
在下以為,村上春樹的「小確幸」內涵並非享樂主義式的,而是抵抗的、含有自由主義個人對抗國家機器與社會規範的想法,其策略是:以個人能直接感受到的素樸情感與經驗來建立自己的世界觀與道德價值,而不被浮躁的盲動革命與保守反動所牽引。某種程度來說,與林語堂「生活的藝術」有異曲同工之妙。(林與村上都被進步份子貶為「資產階級作家」。)
這個作法當然不會獨自生效,正如涂爾幹所言,個人主義不足以獨力維持社會的凝聚。村上春樹的作品愈到後期,其反思性的抵抗實踐的要素就愈強,而他本人的生活方式也是如此,從跑馬拉松鍛鍊體魄心智,到大量檢視戰前與戰爭的歷史,以之求索當今日常生活困境的歷史根源,紀錄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後來又回歸日本社會為公共問題發聲,這些反思性的抵抗實踐,與他的「小確幸」,共同形成了個人的智性、行動與美學,而這都懷著對於老大哥與虛弱社會的革命。
在下認為,如果作者能比國內的享樂主義者更認真對待村上春樹的思想與行動,這篇文章將可以汲取更多的改革資源。

8

謝謝王今暐的評論與分享、以及對村上的分析。非常、非常地歡迎,請多多光臨、再給我們指教與提供多元觀點。

其實,我是村上春樹迷,雖然不免像大江健三郎那樣一直對村上與其社會影響力有諸多質疑,但村上早期的作品給予我青春時代常患有的存在主義式徬徨焦慮一些支撐的力量。我對村上春樹最佩服的一點,就是他特地到耶路撒冷去領文學奬,並直接對著以色列場子直言:「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我一定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這當然不是小確幸心態。這是革命心情。

村上春樹在本文中是無辜的,不過村上並不是弱者,也不需要我來為其撥亂反正或顯示忠誠、或給他一個公道。我其實一開始寫時,就有一直想到,不特別解釋村上原本的用意、對村上春樹是否公平?不過,我想文章並無批判村上的意思。指出某詞出處,並認定只有出處才是「正確的」意思,其餘的都是「誤用」,本身也是一種對正統與異教的權威界定。我想本文並無阻止或剝奪文化創意與演進的意思,也不願意奉村上春樹為圭臬、其他小老百姓對村上春樹的挪用為「異教」因而「不值」之意。相反的,我認為有必要先瞭解整個現象中,小老百姓行動者的能動性與溫柔抵抗到底在哪裡、對結構有什麼衝擊的問題。「小確幸」的濫用到達許多人隨意使用也不在乎其出處為何的地步,這本身就與其他全民瘋運動有許多相似性,已經超越了詞源出處可以涵蓋。追本溯源一個詞彙的流變比較是學者與知識分子的intellectual habitus、不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實踐的流變。本文關注的是後者。

這篇文章描述的現象也不見得只是單純的「享樂主義」,而比較是「新自由主義經濟下台灣老百姓如何苦中作樂」的微短民族誌。只能說,愛之深、責之切,但也不妨跟著一起苦中作樂,只要聲音有出來。有廣大讀者表示支持,但也有少數讀者批評這篇文章本身就是小確幸。小確幸的嘲諷民族誌本身是不是小確幸?我想,比起鼎鼎大名、獲獎無數的村上春樹,筆者更需要讀者的肯定與還筆者一個公道吧。

9

感謝左拉的回應與澄清。在下並不打算要求對村上春樹的「平反」,也不打算將村上的原意正典化而展開獵巫行動,在下的原意只在於指出「小確幸」的改革性的實踐與理論意涵被埋沒了,而這對所有本文的讀者而言是個隱形的損失,十分可惜。因而在下僅能給作者建議,並不曾否定任何作者已經申論之處。相反,在下是指出作者未申論之處,因而只是做個善意的補充罷了,請別介意。

在下並不覺得村上需要被平反(畢竟有所謂「作者已死」),而是我們需要認真看待他所展示的自我培力行動,因為這不僅有助於汲取改革資源,也有助於思考小確幸的流行原因。在他的自我培力行動中,小確幸正是抵抗霸權的美學實踐之一環:用自己的美學抵抗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美學、社會主義式的美學與超英趕美式的美學,總之,抵抗那些超乎個人之上的超大型的美學爭霸。台灣縱使有殖民的歷史與靠近第三世界國家的地位,能夠在政治與道德上振振有詞地對抗,在美學面向卻極度缺乏抵抗資源(參見 趙剛的《求索》),簡言之,除了西方現代性與物質消費生活之外,沒有多少生活美學的資源作為運動武器。我不禁懷疑:「小確幸」在台灣的流行,或許暗含了生活美學的缺乏、對大型美學的疲乏及抵抗,以及對個體性的美學重建,因而同時蘊含著保守與激進的種子。但這個意義卻被許多知識份子給看輕了、貶低了,同時也抹消了深入思考其可能發展的機會。今日我們不是常聽到,有識之士對於「公民冷漠」的痛心疾呼嗎?但台灣人民對於小確幸運動(無論就任何意義而言),卻是熱衷得很、實踐得很呢!這樣的強大動力,在我們還不瞭解其歷史根源時,就已先被打入「苦中作樂的、自甘墮落的、害死台灣的」新自由主義水牢之中,這不是挺可惜的嗎?

在下知道您是村上春樹的書迷之後,發現有了同好而感到十分溫馨。但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身分認同的正當性並不能取代批判思考的實質內容,因而並不能以一個書迷身分對於村上春樹進行責之深、愛之切的子女式辯護(相對於知識份子常有的家父長式的恨鐵不成鋼),更不可能去指責作者為村上分派無辜角色的善意。在下只是與作者有志一同地認為:有必要先瞭解整個現象中,小老百姓行動者的能動性與溫柔抵抗到底在哪裡、對結構有什麼衝擊的問題,因此衷心建議,要瞭解「小確幸的有辜與無辜」,就不能給村上一個完全無辜的角色,因為他本人從未採取過這個角色位置。

關於這篇嘲諷式的民族誌形式,已經相當才華洋溢,在下實在沒有能力更置一詞。此外,如果在下的文字表達讓其它讀者誤解了作者任何部分,在下都必須致上道歉聲明:作者確是無辜的。

10

作者寫很切實,我很認同 。。。。但,我覺得單單只把台灣跟中國的貿易依存度拉高就視為貧富差距的來源或結果(不知道我有沒有理解錯誤),這會不會有失公平?難道我們對美國貿易依存度,對日本貿易依存度不夠高?貧富差距在這時沒擴大嗎?難道貿易依存度過高就拉高中國,美國和日本等國的勞工薪資?換言之,台灣的貧富差距是全球化影響還是政府早就圖利某些財團財富集中的政策呢?或許這只是小弟的一些看法,兩岸勞工一樣慘,賺錢是資本企業台灣勞工的薪水不是只被中國賺走,是連美國,日本都在賺這也是為何美國很討厭華人。。。。。但,小弟認為我們焦點不該模糊,而是就如您所言,國內政治使得財團有利可圖,造成財富集中與重分配不公的問題才是關鍵。。。。。。這也是現在已開發國家或開發中國家的貧富關鍵。。。。。如小弟言論有所偏頗,請多指證。。。感謝!

11

知足跟自滿只是分寸的問題
小確幸一詞也有同樣的彈性
你所能評斷的只有台灣人對於小確幸這個詞會的意義了解,我想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差異,是村上把即哲學性的思考用過於簡單的言語表達,教條是的語言總是矇矓而容易被誤會的。

12

上文說民進黨執政8年不敢辦公投是錯的唷~ 民進黨執政期間總共辦了6場公投(04年兩場 08年1月 3月各兩場)~ 只是全部因為投票率未達50% 而視同否決~~ 公投在台灣已經有點被政治人物玩爛~~ 至於說到薪資與貧富問題~~ 隨著1980年代後期~ 台灣人均所得不斷提高~ 還有新台幣大幅升值 (從1美元兌40新台幣->1美元兌25元) 使台灣勞力資源優勢大幅下降~ 台灣大多數企業是中小企業&代工 許多企業缺乏大資本 也沒有興趣產業轉型升級(投入研發 建立品牌..)下~ 最簡單方式就是降低生產成本~ 一是引進外勞 二是出走大陸或東南亞 不然壓低本國勞工待遇 不過事實上台灣的製造業待遇仍不算太差~ 製造業新人起薪聽到得都比22k高不少 但是市場上不受歡迎~ 主要年輕人企業選擇上更偏好白領或服務業~

進入後工業化(也是1980年代開始)時代後~ 服務業抬頭成為產業主力 台灣服務業內需市場有限 政府又受民間壓力開放內部自由競爭 可想而知~ 僧多粥少 最後就是互相削價競爭 劣幣驅逐良幣~ 為更省成本下~ 人事往往第一個被開刀~ 薪水壓得越低越好~ 能做事越多越好~ 再來就是大資本企業逐漸擴大佔有~ 形成壟斷~ 因為人們習慣規格化標準化的消費服務 一來消費慣性二來品質認知~ 像便利商店 看到7-11 全家之類就覺得可以比較放心 而小型雜貨店就式微~

事實上台灣勞動薪資上不來~ 跟這些都很有關係 市場太小競爭太多~ 最後都是走相惡性競爭 加上很多服務產業 技術水平要求不高~ 像加油站 便利商店 飲料店 速食店 餐廳 他不需要非常複雜的專業能力 可替代性強~ 你不做還有得是人想做 自然很難給高薪~ 行政 業務也是~ 每個大學畢業生好像都可以當~ 企業給不了什麼高薪(業務如果能創造高業績 獎金自然來 但底薪都很少) 需要技術像美容美髮好了~ 一樣市場飽和競爭強 所以人事成本都殺到底 對企業主來說~ 2萬能找到人來做的工作 他怎麼可能花2萬5去請~ 1960~1990年代台灣是經濟高度成長 一堆產業都充滿機會 因為市場還沒被開發 前景可期~ 而且前面沒有人~ 可以恣意的闖蕩揮灑 但現在呢? 市場產業都飽和 成熟 然後中老年的沒退 新人自然上不來~

事實上台灣現在已經是市場供需失衡~~ 沒有那麼多人需要被消費服務 但有這麼多人在這產業工作 企業是營利導向 若拉高人事成本(加薪) 但無法提供產出對應利潤成長 那對企業來說自然沒有加薪誘因~ 最佳解決之道就是擴大市場~~ 這也是為什麼政府爭取更多自由貿易 包括貿服協定~ 因為台灣服務業水平 放眼華人仍居領先地位 我們服務業是有競爭力~ 只是因為市場太有限所以拉不起來~ 若把市場擴大拉開去衝刺~ 我們機會跟空間還是非常好~~ 現在很多大陸企業都很敢給薪水~ 像上海之類地方 新人起薪跟台灣都差不多(3~4000rmb 大約15000~20000ntd) 然後大陸市場成長空間還非常大~ 很多服務產業水平仍落後我們一截 敢不敢去搶食去卡位 就看我們有沒有那個企圖心跟戰鬥力~~ 社會是很殘忍~ 你不把別人踩下去就是別人踩你下去 關起門來是沒有用~ 當年清廷選擇閉關自守來保護自己 最後在西方船堅砲利之下~ 被轟得體無完膚 根本不堪一擊~ 而日本當年選擇正面迎接開放~ 明治維新~ 成功成為亞洲第一個工業化國家 而常被視為我們競爭者的韓國 市場自由開放程度也較我們為高~ 他們製造 服務產業 都把早就把市場放眼世界 光看在台灣多少韓國企業品牌進來就知道(三星 LG 現代 大宇 Skinfood EtudeHouse TonyMoly TheFaceShop NaturalRepublic...) 韓風韓流~~ 不是說我們一定要把所有東西都賭在中國大陸 但是~ 中國大陸就在我們旁邊~ 他有一個超巨大待開發的市場機會 當歐美已經相對飽和時 它是我們最大機會 要不要利用這機會 就看你我了~

13

謝謝大家的批評與指教。謝謝呱的意見,我完全同意。重點是在於「全球化」被過度 美化、自然化,好像是對「不可不為」的趨勢,實際上卻只是讓某些人得利的人為經濟措施(如同其他較注重國民經濟的措施),但卻有種近乎迷信的光芒包圍著。 所以對新自由主義的批評是不分中國、美國與日本的。但因為本篇光明正大地為台灣自主背書的限制,所以特別提到中國問題。關於與美國與日本關係, 需要更多研究與篇幅。

非常感謝Vicky的批評指教。沒錯,原文的意思是針對沒有辦公投「獨立」問題,而不只是辦「公投」。因為語意不清,造成誤解,現在已經修改。謝謝指正。

其實Vicky的意見也是反應出某種重要經濟論述的一部份,就是預設貧富不均只是「自然而然」的市場問題,而非諸多政策(資本稅、關稅、市場開放、)與 各種可以換成諸多經濟資本的問題(如教育、價值觀)等政治社會結構問題。其實人類所有的經濟活動都可以朝向減低所有人的痛苦指數來發展,而不是預設要無止 盡地「發展」、開發資源、蓋核電廠、用商業與工業去「征服」自然與其他國家。這是非常基礎根本的人類價值觀問題,當然很難動搖,但至少要有不同的聲音存 在。我想用很多供需或是經濟術語來談貧富差距,甚至怪罪老百姓或產業「素質不高」,這是當今在媒體上很常看到的處理「經濟問題」的方式,而人類學者與社會 學者想要的就是去質疑那樣的討論方式,把抽象的彷彿中立的數字或供需分析背後的被忽略的社會機制揪出來。這篇文章只是一些牢騷特集,只希望拋磚引玉,當然 還不到那樣的深度。謝謝您的批評、指正與討論。很高興能讓您願意這樣分享。

至於韓國,我不會建議台灣把韓國當偶像崇拜。

韓國10大財閥企業控制很大部分韓國經濟,但該國前30大財閥僅僱用全國勞動力的6%。韓國人活得很不開心、相對剝奪感很重。整形風背後的自我焦慮,自殺率在各國中堪稱第一,自殺的藝人過去八年中有29人。20-29歲青年的死因中,自殺比重接近5成。

韓國獨尊對外自由開放經濟成長的路線是2012年總統大選變天的重要原因之一。人民對只圖利財團的FTA帶來的經濟效益失望,物價、學費高漲、貧富 差距擴大,年輕人就業困難等,都被認為是李明博「失政」的問題,也都是韓國亮麗背後的陰影。雖然說人民還是不太樂觀換總統就一定會把經濟兩極化搞定,但至少人民反應了這個問題。韓國統計廳的《2011年社會普查》報告則顯示,認為自己是社會底層的人,從88年首次調查時的36.9%,升高到45%。93% 的人認為,10年後收入差距會更擴大。

之前風靡全球的江南style–其實就是對於韓國的貧富差距與光鮮亮麗的嘲諷,只是,這未必是這首歌紅的原因。

您提出的問題與分析都有高度相關性–下一步我們則是該想,要如何克服那些重重的難題?我們是否可能過著不只是全部被大企業包辦的生活?

14

已經過了一年。一年之間我曾不時回想,自己的留言是否虧待了左拉。

畢竟,要避免學究式的艱澀,引起社會大眾的興趣與討論,還要兼具批判性,左拉這種角色是很難扮演的。相對而言,去批評這樣的草創時期的嘗試,卻是相對容易,並且可能沒有延續公眾興趣的作用,還可能削弱了創新者的動力。在草創時期為嶄新嘗試完善地論述,與在改革運動中進行不合時宜的批判,都是不容易扮演的角色。

我自認沒有像左拉扮演他的角色那麼困難與稱職,故在此再次向左拉致歉。希望左拉繼續加油,為大家帶來更多好文章。

事隔很久,或許這些回應左拉本人已不在乎、或者不會想到來看,不過這個回應是留給以後或許還會往來此處的網友們看的。

15

擁有小確幸,不需要放棄朝未來努力邁進的大道,也不影響個人對理想的實踐。正因每一個人對充實精神方式的不同,小確幸體現著多元的價值,並積累屬於台灣的文化厚度。

當有些人以消極觀感去看待「小確幸」的同時,卻有一群人,在這渾沌時代為了守護小確幸而勇敢行動。他們無懼前行,從分享自己的小幸福出發,讓世界總有一天,也能出現大幸福。

節錄自「看雜誌」封面故事「小確幸時代的來臨」全文見網址 http://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4/16369

16

時下年輕人只顧著追求小確幸,努力不足,過於安逸,心中既缺乏抱負也沒有夢想。最近看了一部史詩般的大陸電視劇《大秦帝國》,變法前的秦國積弱不振,秦孝公亟欲富國強兵,在商鞅鋼鐵般意志的帶領下,以嚴刑峻法展開了一系列影響深遠的根本改革。商鞅受到的阻力出奇地大,不過他卻能以「秦國夢」讓大家捐棄成見,緊緊凝聚了秦人的心,最後秦國才能逐步壯大。

許多台灣人就是島民心態缺乏自信.一天到晚怕被併吞被統.我們應該胸懷大志縱橫中國運用我們的影響力慢慢去統一他們.夏威夷在20世紀初曾經鬧過獨立.還好當時沒獨立成功.否則現在OBAMA只能當夏威夷國王.
烏克蘭出身的赫魯雪夫和喬治亞出身的史達林
最後都統治了全俄國當上俄羅斯的領袖.
如果這兩個地方之前都獨立成功了.那他們兩位也只能當小國的總統
這就是我覺得台獨短視近利的地方
有人向經營之神王永慶提到,大陸認為台灣是他們的,為什麼還一直到大陸投資;王永慶反問,如果台灣是大陸的,那大陸也是台灣的啊?比較起來台灣並不吃虧。
建中退休教師趙台生在會中表示,拿破崙生長在柯西嘉島,小時候曾想尋求柯西嘉獨立,但後來放棄此念頭到法國讀軍校,最終反而統領整個法國。
台灣領土雖小,但政治人物怎麼沒想到可以培養台灣孩子將來去統治全中國大陸?

台灣,在總統直選後,政治掛帥,深陷意識形態之爭,當時台商經常掛在嘴邊的評語是:「大陸在經改,台灣在文革;大陸在進步,台灣在退步!」
本該「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民主精神,卻被扭曲為「多數是暴力、少數是正義」。
文林苑事件自6月爆發迄今,期間藝文人士與學生介入聲援拒遷戶王家,並未解決懸宕五個月多月的文林「怨」,反而製造更大的緊箍咒,因噎廢食,卡死都市更新的契機。
 電腦大廠華碩在2006年6月宣佈捐款5.4億元給台大文學院,做為興建新人文大樓之用,旨在改善人文研究與教學環境,當時被視為是產學合作的新五四美談。豈料隨後引來各方「摧毀集體記憶」、「破壞大門意象」的罵名,反對者甚至組成「台大校門口行動聯盟」,執意抗爭到底。校方花了漫長6年的時間溝通協調,仍盼不到環評過關。但在同一時間,校園附近的羅斯福路3段,平地起高樓,從椰林大道底望向大門,19層高的民間豪華大樓鋼骨早已切割了校門口的天際線,文學院師生卻只能繼續窩居在維修不易的日據古蹟裡,只因為少數環評委員與反對者堅稱新大樓設計不符懷舊與「顧門口」精神。
如果一所大學的教學大樓興建案,都能被如此抽象至極的理由所封殺,那麼政府又何能侈言築巢引鳳,吸引投資回流?

 當年毛澤東搞文革,中國大陸因此賠上一個世代的命運。現在台灣的寧靜文革,則是一種慢性自殘,讓大家盯著既有的池子防弊守成,而忘記興利造餅的重要性。如果朝野不突破意識型態對峙,而以全民福祉為念,恐怕開再多的國是會議或國政會議,也都徒勞無功。

17

2017-10-30 21:00 Hans Wu
https://www.facebook.com/kookisky/posts/2141372955888876

民進黨除了統獨立場與國民黨相異以外,在經濟上跟國民黨是同樣的右派國族式資方政黨,經濟政策也是玩新自由主義的把戲,對於實際的經濟創新根本沒有策略。所謂新南向政策也不過只是把中國因素去掉,把過去那套邏輯企圖複製到東南亞,實際上還是在玩代工,還是在玩壓低成本賣東西的落後模式。當韓國都已經脫胎換骨時候,台灣政府還是如此淺碟,忽略我們輸的原因在於我們沒有自主的技術,沒有遠見,沒有累積。當韓劇綜藝累積到今天賣到全世界,我們的台灣戲劇綜藝還困在淺灘的根本原因並不是市場不夠,更不是人口太少,而是我們的能力不足以去開拓那些市場。

北歐五國的人口總和
差不多也就是台灣的2300萬而已
為什麼他們能夠不斷挑戰過去不可能的東西
不只是過去長遠的累積,更是信念,對進步價值的重視
什麼叫做進步價值,就是環境永續發展,正向進步的勞工政策,對社會人文的關懷,等等
對進步價值的重視,也將帶來對國家正向循環的創新

而民進黨所謂的亞洲矽谷竟然也只是蓋一些建築物灑一些錢放一些指標去自爽達成。忽略實際上矽谷之所以為矽谷,是因為矽谷的挑戰文化,是美國對先端基礎研究的堅持,周遭大學的教育成功,才有矽谷的催生。不去對教育的根本做改變,做好環境,鼓勵先進研究。結果只看到了矽谷成功的表象就企圖從表象複製,缺乏事實的基礎,到最後還是會失敗。
民進黨的經濟政策本質上仍然是讓台灣缺乏競爭力缺乏自主能力,只是治標不治本,不做本質提升自我強化的可笑手段。在這種脈絡下的民進黨,仍然是短視近利的。短視近利的勞工政策,要複製的是過去失敗邏輯。他的勞工政策本來就不可能有進步價值,比國民黨還退步也不意外。

失去競爭力的產業與失敗的經濟分配,勞工自然只能用這種加班的方式來達成自我的需求。這不是一天能夠改變的事情。但可笑就在於民進黨並沒有想要改善這樣的狀況,連止血也沒有。試著從支持創新的產業來根本解決這個問題,而是讓他更為惡化。
把加班當成恩惠,這是多麼可悲的事情。

我從來沒反台灣的國族主義建構,這裡的國族只是中性的敘述名詞,我打的也不是單純的左右之分,能對台灣有幫助的不分左右。這篇重點是身為產業界的人,我只是單純對台灣的經濟問題本質還有民進黨的政策提出想法而已。
如果台灣真的能有矽谷,我也覺得很好,只是不可能。
台灣獨立,法理見解是盾,經濟實力是劍,兩者缺一不可。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