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別無出路的服貿?

或者,自由市場的神話是怎樣被打造出來的?

作者:鄭瑋寧

自由市場的神話,究竟是如何被打造出來的?我今天將從不同角度來跟大家分享兩件事:本篇先從具體個案來談自由市場是富國自我證成的歷史敘事。

自由市場是創造國家財富、促進經濟發展這一套說法,其實是英、美這類富國自我證成的歷史敘事。從英、美這兩個目前相當大的經濟體在18、19世紀末期的資本主義擴張時期的歷史來看,每個國家為了保護自己的優勢產業,必然會施行保護政策,主要是關稅壁壘,僅在自身不是特別擅長的產業開放一定程度的自由貿易,以確保他們經濟優勢乃至無可取代的位置。然而,等到這些富國成為經濟強權後,他們卻以自由貿易理論來解釋自己何以成功的理由,並向貧窮國家推銷,更搭配相關制度來促銷這套經濟神話。就此而言,自由市場是經濟成長的果,而不是因。

在1973年第二次石油危機以來,1980年代以來英美推行新自由主義化來解決資本主義獲利率下降、經濟衰退的問題時,透過國家力量排除自由貿易障礙,的確在短時間內達成經濟成長的效果。自由市場的論述結合了IMF、WTO與世界銀行這三位一體的制度,以外援向第三世界窮國推銷小政府與自由市場來對他們進行經濟結構的調整。對外國的大型甚至巨型資本沒有進行合乎人性的規範,以併購或是更新資本為名的方式買下被投資國的企業,例如與美國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墨西哥,在引入初期的確造成國內經濟成長,將墨國的電信鉅子一口氣推向世界級首富之列,但是這不僅瓦解了墨國在進口替代工業化期間所打下的經濟基礎,更導致落入貧窮線以下的家戶卻越來越多,而農業部門更因美國的補助而嚴重影響墨西哥賴以為主食的玉米生產、供應。其他在1990年代實行自由貿易的國家如辛巴威,失業率更高達百分之二十,象牙海岸削減關稅卻導致國內重要產業如化學、紡織、汽車等工業全盤崩潰。從歷史發展過程來看,經濟體規模相距太遠的自由貿易協定,其經濟後果的走勢是:短多長空,亦即,僅能在短時間內刺激經濟成長,時間一久反而造成國家整體經濟疲弱、貧富差距惡化、財富分配不均、生活水準下降、工資下降、以及失業率飆升等現象,才是自由化之後的常態現象。

 

IMG_3695

 

再以韓國為例。韓國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接受IMF紓困之前的經濟成長,其實是依靠國家選擇發展優勢產業而來,而在金融風暴後以及花了十來年才與美國簽署FTA的過程中,是因為韓國政府很清楚挑選他們需要保護的產業對象,也就是那些會動搖國本的產業以及未來能讓韓國經濟有可能獨占鰲頭的產業。然而,這樣經濟策略必然要以犧牲韓國內其他產業為代價。無論如何,韓國實行自由貿易及其所帶來的經濟成長,其實是韓國政府融合了保護政策與自由貿易,要在國際貿易經濟治理中找到自主發展的空間,當然也創造了三星這類富可敵國、影響政治運作的財閥,還有房價高漲、工作機會喪失以及薪資水平停滯等現象。

至少目前我們所看到的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和實行,決不是像服貿這樣門戶全開、雙手奉送,因為結果連政府使用的經濟學模式所計算出來的數字都說服不了任何一個有邏輯、能獨立思考的人。更重要地,資本其實是有國籍性的,中資尤其如此:意思是,我們必須將臺灣與中國的雙邊政府與企業組織的運作及其潛規則、強調裙帶關係、以及無法有效進行經濟治理等社會文化面向的運作,一同納入考慮,而這些我相信各位都相當了解。對台灣經濟來說,中國不只是市場,同時也是競爭者。反之亦然,問題是:中國對於台灣這麼小的市場,究竟何利可圖?

一旦解除大型中國資本進入台灣,當資本規模夠大(如富士康),可以在一個國家內創造領地,按照自己生產方式來訂定規範,你認為,以台灣政府目前這種聊備一格的勞動檢查,日後真的有能力或有膽子去動中資所設立的企業領地嗎?從邏輯上,我們可以說,服貿引入中資不僅重新結構化了台灣經濟活動,更進一步以資本所具有的威嚇性力量,影響提供服務的勞動過程以及各項服務商品所要傳達的意識形態。遠的不說,單以中天和電影導演楊雅喆要參加330遊行卻被中資遊覽車公司臨時退車這兩件事,我們就能偵測未來中資進入後,台灣企業將會發生什麼情況。

簡單地說,以創造自由市場作為解決經濟衰退的萬靈丹,本質上就是一套由富國打造出來來自我證成的歷史論述。事實上,在打造自由市場的過程中,只有資本與資本家享有更大的自由去繁衍資本,並與統治階級相互結合而成跨國的政經複合體,在不受限制的市場中不斷自我繁衍。然而,從歷史上來看,資本規模差距過大的兩國進行自由貿易協定的後果來看,沒有資本與生產工具的人注定承受鬆綁大型資本的惡果,這必然與資本威嚇力量造成意識形態上的效果,密不可分。

附記:本文為2014/04/01在中研院自由學社「民主課堂」的演講稿前段。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鄭瑋寧 別無出路的服貿?:或者,自由市場的神話是怎樣被打造出來的?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5828)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校訂小警總)講韓國那段末句「工作機會」誤植為「雞戶」囉(一瞬間在想韓國重要農產品有誰)

2

感謝校對,已經更正。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