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學術苛苦托邦(Cacotopia)之暗黑降臨

作者:Akira

小A氣喘吁吁地走進瞳孔虹膜辨識的大門,瞧見Big Brother坐在具減壓效果的按摩辦公椅中,享受不同段數的紓壓按摩(未免太爽了,小A心想),趕緊走上前向Big Brother一鞠躬並畢恭畢敬地說:「報告大哥,已經寫..」,話未說畢,一本書飛過來正中他的前額。「要提醒幾次啊!要稱呼我為Big Brother,不是大哥!大哥是在說那些不入流的黑道或政客或黑道政客,難道我看起來像大貓或阿標嗎?寫好了嗎?拿過來。」小A雙手奉上熬夜寫好的審查意見,Big Brother隨意瀏覽一下,發現沒有太大問題,要小A將電子檔給他,好能在期限內上傳給最高指導單位—星際物種生命與市場獲利性高等研究、監督暨審判學院。「Big Brother,這樣沒關係嗎?」小A怯生生地問,彷佛要確定自己可以在參與這樁秘密審查工作後安然脫身。Big Brother說:「放心,檔案是從我的電腦上傳給最高指導單位,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除非你自己洩露。」小A下意識地舉起左手摀住嘴巴並頻頻搖頭。檔案上傳完畢後,Big Brother揮手示意小A離開。

 

 

小A走出大門時心中想著,一定要在最高指導單位公佈星際幣補助計畫的名單前離開這個機構,一旦Big Brother將審查機構人員各項計畫的工作交給他這個助理來做的秘密被揭發了,自己小命還能不能保得住都是個問題。不過,如果自己願意出來當汙點證人,說不定就不會被牽連了。小A搖搖頭,趕緊說服自己Big Brother神通廣大,說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也不為過,因為他有能耐在滿城風雨的流言中,安然穩坐機構領袖之位,無人望其項背,更準確地說,沒有人敢吭聲。曾經出聲反對的人,都被「流放」到機構中的雞肋部門,無法接近決策中心。然而,小A心中最幹的是,Big Brother說這項審查工作屬於他的業務範圍,因此他無法以任何名義申請加班費—最高指導單位提供的審查費用,全數進了Big Brother的口袋。「靠,上面的人不想做這種苦差事,就拉小助理下水。」小A覺得被老闆黑吃黑了,無處訴苦、抱怨。

一週後,小A告訴Big Brother,他想去位於天王星的非營利機構擔任星際義工,希望Big Brother另尋合適人選來接續他的工作。由於青年人的失業率高達30%,很快就找到接替的助理。交接那天,恰好小A要處理績效獎金,正好帶著新助理鐵雄一起計算點數、跑公文,順便認識機構中的事務人員。

小A拿著該機構人員的研究成果點數一覽表,前去向Big Brother請示,今年的績效獎金應如何分配。小A根據總督導頒布的諭令,依照通路商發行的各類年鑑之宇宙影響力指數高低,來對機構人員所設計的程式系統或理論模式進行分類、評分,作為計算各人績效獎金的基礎。最近,總督導聽聞今上有感於機構人才的流失,因此大發慈悲,新設計出一套獎勵制度,由各單位的Big Brother向上級提出當年度工作績效前百分之一的人員名單,每人可依點數排序而能得到不同幅度的加薪。不過,由於總督導沒有硬性規定各單位Big Brother要如何決定績效獎金制度的人選,小A所屬單位的Big Brother以提升行政效率為理由,由他自行決定有資格的人選,向總督導呈報加薪名單。

 

 

小A耐心解釋完申請績效獎金與加薪的各種「眉角」,提醒鐵雄在計算各個機構人員的績效點數時要特別留意,某些人會為了工作成果所屬年份分野的問題,顯得特別敏感、甚至斤斤計較。鐵雄天真地問:「這些經過千挑萬選才出線的人,在這裡工作究竟是為了一年一度的加薪,還是有更高遠的理想呢?」小A意味深長地笑而不語,只說:「你自己去找答案。」

鐵雄被Big Brother要求去訂出差時需要的旅館房間,同行的還有同單位的幾名女同事。訂好後,鐵雄去向Big Bother報告工作進度:「Big Brother,我已經借好書、影印好文章,同時也幫你、組長與其他兩位助理訂好了旅館房間。」Big Brother說:「順便幫自己多訂一個房間,跟我們一起去出差,我有重要任務要交給代給你。」鐵雄聽到Big Brother要交付重要任務時,心想說不定哪一天可以成為機構中真正在上班的三個人之一,若運氣更好些,還有機會保管機構小金庫的印章呢!意識到這些無厘頭的聯想時,鐵雄忍不住笑了。

 

 

* * *

鐵雄隨同Big Brother、小杉組長和其他計畫助理搭車前往研究愈被蒐集資料的最重要城鎮。Check-in之後,Big Brother在晚餐時立即召開會議,開始分配工作:每個助理負責三個城鎮,隔天起身前往各自負責的地點。而Big Brother與小杉組長將不定時前往各城鎮巡視,並考核助理的工作。聽到這裡,鐵雄與其他助理面面相覷。當初應徵工作時,老闆們提出的工作條件之一是協助研究工作,但沒有明確表示「協助研究工作」還包括單獨一人獨力蒐集資料。雖說做過研究也寫了篇還算有水準的論文,鐵雄對獨力蒐集資料這類工作。如果只是工作,接下就是了。在白金馬統治集團的英明領導下,像他這樣可以找到超過22K、願意支付勞健保、甚至還有年終獎金的工作,已經是祖上有靈、論文大老闆庇佑等條件配合才能出現的奇蹟,鐵雄很清楚,失去這次機會,恐怕只能死皮賴臉地當啃老族。為了一口飯,鐵雄懶得去跟Big Brother爭辯什麼勞動權益,大不了契約結束、拍拍屁股走人。只是鐵雄萬萬沒想到,Big Brother和小杉組長竟會將計畫中蒐集所有城鎮資料的工作,交給一群助理去做。「他們怎麼能放心這些人蒐集的資料呢?難道…他們以前也是靠助理生產線來完成工作成果嗎?」鐵雄心想。

助理小白首先發難:「請問Big Brother,那我們要問哪些問題啊?我們連pilot study都沒做耶!」不等Big Brother開口,小杉組長立即說:「做什麼pilot study?我們又不做問卷!那是搞量化的人在做的,我們這個團隊不需要。」組長邊說邊拿出事先擬好的大問題和幾個sample questions,交代鐵雄發給大家,接著說明:「只要跟著這張紙上所設定方向去問就可以了,無論你們要問任何題目都可以,只要能取得我們要的資料就可以了。」小白(果真名符其實)繼續問:「可是組長,有關研究倫理的問題…」,小杉組長不等小白說完就說:「我們計畫得到總督導的背書已經拿到經費,也通過了審查委員那一關,沒有任何倫‧理‧問‧題。你們應該看得懂倫理守則吧!蒐集資料時,自己要留意、小心,避開那些會被訪談對象提告的問題。記得,最高指導原則就是:蒐集到本研究計畫所需的資料,並且在訪談結束交出逐字稿。這樣,我們年底才能向總督導交差!」

 

 

晚餐結束後,助理們一起在房間喝著老闆提供的啤酒、聊天,順便閱讀老闆下的指示,擬定具體的訪談問題。第一次擔任這類工作的小明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在這種陌生城鎮過生活,更不用說獨立蒐集資料,因為老闆寫的問題根本就是天書,他就算抓破了頭也不知道該怎麼做。鐵雄雖是新手,至少以前上課還算認真,就根據老闆提示的抽象方向去擬定一些可以具體問題。經過不斷討論與彼此激盪,三人一同完成了可操作的問題表單。

隔天小白起了個大早收好行李,準備前往五百公里外的城鎮。一開門就看到有個人影站在斜對門Big Brother住宿的房間門口,不安地左顧右盼了走廊兩側,然後踮著腳尖往走廊底快速走去,經過指紋辨識再進入另一間房間。小白不解:「咦,小杉組長怎麼穿著和昨天一樣的衣服呢?還一大清早從Big Brother房間出來?幹嘛踮著腳尖走路,明明走廊有地毯啊?降不會很累喔?…難道那是新發明的瘦小腿運動?還是說,小杉組長是木星派來的間諜?不對不對,看起來比較像火星人。」小白胡亂想了幾種可能後,音速接駁車就來了。「齁,真是龜速車」,小白心想。

鐵雄從夢中驚醒看了下手錶,趕緊搖醒小明,匆匆梳洗後下樓吃早餐。一進餐廳,看見小杉組長與Big Brother在吃早餐,他們趕緊過去打招呼,而Big Brother很客氣地要他們坐下一起吃早餐。Big Brother提起C-543機構的領導人(他從不稱呼其他同級機構的領導人為Big Brother,他認為那是自己專屬的稱謂),如何設計出一個即時連線全方位辨識系統,詳細記錄各人員的工作狀況,以作為客觀準確地扣除與工作績效無關活動的時間之基礎,例如泡茶或咖啡、上廁所、跑公文、搭電梯、等待文件列印、和同事在走廊上談話等等。這樣可以讓工作績效獎金制度更公平。Big Brother批評,那個系統扣除時間的基準是小時,還是會造成誤差,不夠完美。接著很得意地高聲宣告,他最近剛通過一項「激勵創新與提升效率以創造能準確預測未來政經轉變的高階人才」的大型研究計畫,希望設計出以秒為基礎來精確記錄人員工作效率的系統。如果研發成功,可以推銷給跨國及跨星球高獲利產業的高階管理階層,來有效提升地球和全宇宙未來的政治、經濟以及相關研究工作的品質,並為全宇宙的物種生命帶來千秋萬世的福祉啊!Big Brother越說越亢奮:「那些政客講了那麼多體現公平正義、提升國家經濟的空頭支票,還不如我的研究計畫來得實際可行!」一旁的小杉組長以崇拜、熱情的目光注視著Big Brother,大讚Big Brother天縱英才,是全宇宙物種生命的救世主。Big Brother欣然接受並沉浸在組長拜地狂熱光環中,卻沒看到面無表情的鐵雄和小明。

鐵雄對這些話完全無感,甚至感到厭惡。剛開始他還以為自己跟對了老闆,沒想到想像力如此貧瘠,且對於星際複雜現實與變動的理解,竟只有這一點能耐,他在無線電波架構的多向對談網域上認識的運動者,還比較有sense。最讓他不爽的,莫過於將公平正義的原則,胡亂加在那一套抓取了管理學ABC的全面監視系統之上,美化了那個系統對於人權的侵害。鐵雄納悶並義憤填膺著:如果這麼簡單的道理他都懂,為什麼在機構中沒有人發出異議?他卻隨即想起助理們在酒窟中流傳的八卦:被流放到邊疆單位的人都曾質疑、挑戰Big Brother的決策作為。有人說異議者質疑,普渡用含納量超過標準的忘忘碗糕,是Big Brother為了縮減大家上廁所的時間、以提昇工作效率的陰謀;另一則八卦說,異議者公開質疑某一家廠商連續幾年標到處理本機構提煉新式合金的廢爐渣之標案,是Big Brother和各方高層利益交換、私相授受的結果;另一個是人被機構監視器拍到在窗外捲煙哈草,沒有將煙蒂丟入一般垃圾筒,而是放在廚餘回收桶,違反了Big Brother一再強調的垃圾分類原則,就被送至雞肋部門。

異議人員的存在與私下八卦的流傳,無時不在提醒了其他人,才是這個機構的老大。

 

 

* * *

Big Brother與小杉組長當天晚上返回到機構所在的城市,隔兩天要繼續前往天朝之國執行另一個計畫。每隔一天由鐵雄負責確認小明與小白按照進度去蒐集資料,每星期將逐字稿與照片傳給鐵雄統一彙整,再傳給小杉組長的另一名助理小貓,由她負責將文字與影像資料歸檔。三個月過去了,鐵雄透過手邊各種通訊器材與設備,向家人與其他星球的朋友訴苦,來發洩蒐集資料過程所遭受的困難與煩躁。

鐵雄有天晚上喝了酒想找人聊天,可是他們都有聚會不方便聊天,只有小貓有空。

「小貓,你在幹嘛?」

「整理計畫的照片。你喝酒了啊?」

「嗯。工作還順利嗎?」

「還可以。只是在想…」

「想什麼?」

「繼續做這種工作,究竟有沒有意義?」

「發生什麼事了?」小貓邊聽,眼睛盯著螢幕上所拍攝的照片。

「總覺得自己像提供原料的的農夫,又像個派遣工人。」

「嗯。助理不都這樣?」

「可是今天有種徹底被羞辱、被踐踏的感覺。」

「怎麼了?」

「小杉組長昨天來巡視、考核工作的情況,要我帶著她去報導人那兒進行訪談。正巧遇到這個城鎮有一個選舉造勢的場合,那裏人多,可以撐比較久。」

「哈哈哈,很聰明喔。」

「組長坐在我旁邊,拿出腳架架好一台錄影機拍攝訪談過程。剛開始,造勢場合的阿公阿婆還以為組長是電視台的記者,很高興自己的聲音影像可以被記錄下來,在電視上播放,表示自己拿了錢有辦事,大家都侃侃而談,訪談過程很順利。只是對組長監視我工作這件事,超級不爽。」

「降是比較過分。」

「還有更過分的。」

「什麼?」

「訪談到一半,組長問了一個白目問題,那些阿公阿婆聽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我既不能阻止組長別問,也不知該怎麼向阿公阿婆解釋。整個超尷尬,幸好一個當過地方政治人物的阿公,出面說了幾句場面話,委婉地給組長『洗臉』,讓組長閉嘴。我則趁機趕緊換一個問題。」

「組長肯定臉很臭。」

「是啊。」

「後來啊…」

「還有戲喔。」

「訪談了好一段時間,組長神奇地沒有插話。我覺得安靜得過分詭異而忍不住瞄了旁邊一眼,發現組長在玩手機裡的遊戲。我不敢看,趕緊繼續訪談。」

「組長沒發現你在偷瞄吧?」

「怎麼可能?回旅館吃晚餐時,組長拿出一張空白月曆,問我那一天有工作,那一天沒工作,工作幾小時,休息幾小時。誰記得這麼多,只好拿出工時記錄器的檔案資料給組長。她看了一下又問說:『每個月的地球保育節能減碳日,你應該都沒有在工作吧?』媽的!假日不工作是天經地義的,幹嘛問得好像是我在工作日翹班一樣。這年頭,只有傻瓜才在國定假日工作,好嗎?」

「你指的是被Big Brother發配邊疆的那些人吧?」

「是啊。現在想想,那些傻瓜一定很熱愛自己的工作,才會一個人在一個城鎮來來去去做研究這麼許多年,跟當地人一起生活,還親手整理資料。小貓,我很真的好奇,組長都怎麼處理我們辛苦蒐集的資料啊?」

「在她前往天朝之國安置新的助理生產線前幾天,有拿出資料來稍微翻一下。然後說,等全部資料都蒐集好之後,她會圈選可以用的…」

「稍微翻一下?你是說,她還沒仔細讀過逐字稿?」(鐵雄忍不住提高聲量)

「組長手上那麼多計畫,還要去不同星球進行友誼之旅、高階人才訓練之旅之類的活動,哪有時間好好坐下來讀那好幾萬字的逐字稿?」

「所以她根本看不出來哪些可以用,哪些不能用?也不想跟我們蒐集資料的人討論每一筆訪談的過程與脈絡?」

「組長說要等全部做完再看。可是…按照以前的習慣,組長是照單全收,而且,從來不問資料怎麼來的。」

「喔(鐵雄聲音像洩了氣的球)。難道我只是一具訪談與敲打逐字稿的鍵盤人嗎?這種工作怎麼能繼續下去?」

「可是你已經簽了工作契約…」

「結婚都可以離婚了,工作契約算什麼?」

「鐵雄,你會做完吧?」

「小貓。」

「嗯。」

「你可以忍受喔,這種老闆跟工作環境…」鐵雄以為小貓眼裡只有錢,才會在組長身邊工作這麼久。

「無法忍受,但我還是會做完該做的…」

「然後呢?」

 

 

「再離開。」

「去哪裡?」

「只要和這個機構無關,什麼都可以。現在哪有我們嫌棄工作的份?」

「你有什麼理想?」

「不想講。沒有完成理想的錢,說了也沒用。」

「嗯。不過我越來越害怕,會不會在賺到足夠實現我理想的錢之前,就被這些老人操到死?」

「很有可能。」

「別想太多。告訴你個八卦。」

「什麼?」

「有一天,組長去機構中的一條生產線巡視,確定機構中的監視器是否真實記錄了大家的工作狀況。有個菜鳥向組長說明,他如何做出一個可以解釋並預測delta-369小行星的的形成、轉變的動力、以及不同轉變階段各自呈現樣貌的程式系統。組長聽完非常火大,因為菜鳥設計的那一套程式系統所依據的經驗研究資料與理論預設,與組長新近完成的程式系統截然不同。為了要證明自己的論點才具有效度,組長當著其他助理的面,狠電菜鳥。」

「這件事你怎麼看?你很清楚組長的系統是怎麼弄出來的。」

「說實在的,組長的系統,其實是先念了許多立場與預設不盡相同的理論,再一一剪枝、嫁接而形成的,然後再派助理去不同小行星在不同階段的形成過程的資料,來證明組長先行設定好的理論之效度。事實上,我之前的工作,就是蒐集這些小行星的資料。可是…」

「可是什麼?」

「我在幫組長檢視這個程式系統的所有步驟時,快被嚇死了,因為組長已經進化到將完全無關的小行星形成與發展的經驗資料,全部兜在一起,完全不考量經驗資料與程式系統所架構的理論之間,有任何的邏輯關聯性。退一萬步來看,連我都無法被說服。」

「小貓?」鐵雄彷彿想起什麼,語帶警覺。

「嗯。」

「我們降聊天,會不會被監聽啊?」

「天曉得,說不定在我們被製造出來的時候,身體內早已內建了一個監聽、監看裝置,直接連線到今上身邊幕僚秘密設置的全時全地監測系統,以及我們工作的機構或單位,好讓各個機構或單位的Big Brother能及時偵測到異議份子,再按照反動或抵抗的情節輕重,交給不同層級的星球警察來『處置』。哈哈,騙你的啦!」

「小貓,你講的不是不可能啊,因為我們從來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不是嗎?你不覺得,機構裡有太多我們不知道的秘密,卻深深地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思考以及組織的運作。」

「你說的對。」小貓聲音沉重了起來。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還有出路嗎?」

「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人一輩子都意識不到這一點,不僅活得好好的,還能加官晉爵、榮華無盡。」

兩人靜默不語。

「鐵雄,你在想什麼?」

「看天上的星星。想著星星在無盡的暗黑裡努力發光,會不會太辛苦了?隱身在暗黑中比較輕鬆,可是這麼一來,人們就看不見星星的光亮了。」

「這個世界,總有不想輕鬆過活的傻瓜。」

「難道不正是因為還有這些傻瓜,讓我們覺得這個世界,還有值得去夢想、去努力的理由嗎?」

結束與小貓的通話,鐵雄繼續看著遼闊天空中的星星,想著過完這個週休假期就要提出辭呈,再搭上前往金星的太空梭,遠離這個無盡暗黑、沒有夢想和想像力的星球。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Akira 學術苛苦托邦(Cacotopia)之暗黑降臨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3220)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