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學術

一篇「走動」了七年的學術文章背後

這些敘事,套用生態哲學家Holmes Rolston III的話,即是「故事居所」(storied residence)。更重要的是,這些多元與豐富的敘事必須傳講下去,而我們的論文僅是受到這個口述傳統的啟發下,所產生與做出的微薄貢獻。就像是年輪、年記、食譜、以及河流,這些物都將許多自然與人類社會中的事物連結在一起。我們總是像Haraway所說的,用這個物來講其他物的事,用這個故事來講其他的故事一樣,在一種比較深層的反省中我們之間是彼此連結的。

「太陽花」打破了誰的日常?

太陽花對學術人的挑戰是什麼? 太陽花牽動了我們的想像和動力。換句話說,學術圈的某種力量把我們的大學日常圈限在一定的範圍裡,如果我們稍微省思,或許可以嘗試找到生活慣性和動力的客觀結構性因素,而這個結構又如何被我們內化成價值和習慣。

學術苛苦托邦(Cacotopia)之暗黑降臨

小A氣喘吁吁地走進瞳孔虹膜辨識的大門,瞧見Big Brother坐在具減壓效果的按摩辦公椅中,享受不同段數的紓壓按摩(未免太爽了,小A心想),趕緊走上前向Big Brother一鞠躬並畢恭畢敬地說:「報告大哥,已經寫..」,話未說畢,一本書飛過來正中他的前額。「要提醒幾次啊!要稱呼我為Big Brother,不是大哥!大哥是在說那些不入流的黑道或政客或黑道政客,難道我看起來像大貓或阿標嗎?寫好了嗎?拿過來。」小A雙手奉上熬夜寫好的審查意見,Big Brother隨意瀏覽一下,發現沒有太大問題,要小A將電子檔給他,好能在期限內上傳給最高指導單位—星際物種生命與市場獲利性高等研究、監督暨審判學院。「Big Brother,這樣沒關係嗎?」小A怯生生地問,彷佛要確定自己可以在參與這樁秘密審查工作後安然脫身。Big Brother說:「放心,檔案是從我的電腦上傳給最高指導單位,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除非你自己洩露。」小A下意識地舉起左手摀住嘴巴並頻頻搖頭。檔案上傳完畢後,Big Brother揮手示意小A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