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南美

草泥馬的二三事:一個南美考古學家的雜談

草泥馬雖然在高地有較深厚的文化底蘊,但海岸地區也有其蹤影,甚至考古學家之間關心發掘情況的時候,「欸,你有挖到草泥馬嗎?」也是常見的問候語之一,顯示學者對此一物種的關注。本文選擇以化整為零的方式,用草泥馬這個統包的概念淺談一些生活或考古中的實例,儘管只是草泥馬學中粗淺的皮毛,但也期許大家之後不管在什麼情境中遇到草泥馬時,除了看見牠們表面的呆萌(或搞笑)形象,還能夠帶入一些南美考古的視角,從而對這個廣為流傳的網路神獸有新的認識!

田野是危險的工作嗎:談美國人類學家Buell Quain(1912-1939)的死亡之謎

在於斐濟的田野結束後,美國人類學之父Franz Boas門下的年輕弟子Buell Quain曾是30年代人類學界最耀眼的新星之一,卻在之後於巴西雨林的田野中自殺身亡。本文在追憶這位已被當代遺忘的學者的成就之外,並試圖拼湊出他自殺的原因。在宛如羅生門般的敘事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如何逐步被田野的孤寂所吞噬。所以,讀完文章後,請多關心在出田野的朋友!

憂鬱不只在熱帶:田野在從巴西、中國到台灣的全球商品鏈(下)

巴西的田野結束後,作者回到台灣以及中國做田野,深刻地體驗到巴西的田野彷彿一場成年禮,使他探得了許多的奧祕,得到了某種認可,被承認是這個圈子的其中一員,並進一步反思全球商品鍊,以及物的流動與人的連結的問題。

憂鬱不只在熱帶:田野在從巴西、中國到台灣的全球商品鏈(上)

人類學家對田野工作的回憶如果不帶點憂鬱的色彩,好像就喪失了一些詩意。田野工作之於人類學家,除了生產研究成果之外,猶如台灣男性普遍的當兵經驗或是女性的生產經驗一樣,都在比賽誰的田野比較痛苦?誰的經驗比較誇張?不只如此,人類學家往往也能從彼此的田野工作中找到共鳴,不僅在資料上相互借鏡之處,也能在實務經驗上交換心得。讓我們看看這場橫跨巴西、中國與臺灣的田野與其反思。

巧遇秘魯眾迷幻植物與Gringo 巫師們

"看著沿路的Urubamba聖河,以及兩岸據說有六千公尺的高山,我們感覺這邁向聖城馬丘比丘的聖河,好像一條為我們鋪好的絲絨布道,讓我們飄然於途,邁向聖城,沿路陽光燦爛,遠山青綠之間,我們漸漸意識到,我們與Pisac越來越遠。剛剛離開住了五天的夢幻小鎮,來到Urubamba我才發現我有點懂了Pisac小鎮與Ayahuasca等致幻植物之種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