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新自由的年代,共同體的良心:從下架政客到跟媽祖請假

人類學者Rudnyckyi的民族誌《靈性經濟體》描述印尼國營鋼鐵公司結合西方管理知識與伊斯蘭倫理,將員工的靈性當成一個管理的場所,透過伊斯蘭的語言,以培養可以在全球市場競爭的個體。如「繁榮福音」或正向心理學工作坊,這種訓練這也屬於一種「深層新自由主義」,也就是要人們把自己管理成「市場上有用的人」的各種現象,或是使用「經濟譬喻」來理解各種現象的思維。這讓人聯想到2019年全台瘋政治,人們常常說要「下架」某個政治人物、或是留下某個政客當「提款機」。這兩天,又掀起跟媽祖「請假」的風潮。這些奇妙的用語,人類學該如何解讀?

我珍藏的15片喜劇,為了防疫,無私推薦給所有人

這個非常的時刻,大家共同艱苦防疫,心情鬱悶之餘,看些可以開懷大笑或莞爾一瞬的電影,應當是深具撫慰人心的意義。本週,林開世老師推薦15部他私藏的喜劇電影。你的私房電影名單又是什麼?

[芭樂電台]瘟疫蔓延時:香港與台灣的故事

當衛福部部長不得不成為指揮官,武漢包機被某些人形容成「木馬屠城」,眾多醫護人員不眠不休地在前線奮鬥,防疫作為戰爭的譬喻與真實早已影響了所有人的生活。「小明之亂」讓幾十年志同道合的知識份子產生少見的矛盾對立。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敵人該如何適當命名,稱為「武漢肺炎」有什麼不對嗎?「武漢」對不同人群,有什麼不同意義?香港與台灣,有什麼異同?一起來反思。

非戰之戰與幽靈手臂

當「戰爭」這樣的疾病隱喻,再度被放置到公衛政策的核心; 當地方政府,城市,或是國家,這些疆界的守門員,無視碎裂化的「移動」作為當代中國,以至於是當代世界基本生存與勞動現實,這樣的狀態,卻汲汲營營於發動一場「防疫戰爭」; 此一致命的錯估,是在這個相互連結的全球網絡上,展開一場「非戰之戰」。本週,謝一誼老師帶領我們了解在市場經濟當頭的中國生病,是怎樣一回事;人類學家正在重新思索這一場新冠狀病毒防疫的非戰之戰,你呢?

當田野工作成為一段神話:建構共同的過去

「我帶你進入我的領域,你也讓我進入你的生命」 「結婚還能離婚,結拜是一輩子的事」 田野工作除了觀察、紀錄他人的生活,長期的實地參與令研究者與報導人的生活密不可分。一場研究不僅呈現於民族誌中,更可能透過在地媒介,記錄彼此重疊的過去。蕭鄉唯老師帶我們走進三地門,認識他和拉夫拉斯結拜的故事。

情緒治理的「跛向道」:疾病與文化象徵的轉變舉例

健康的人雖然沒有感染病毒,但會感染情緒。擔心、煩躁、資訊混亂、互罵爆表。傳染病出現的時候,不只是疾病會傳染,負面情緒更會傳染。此時,我們更需要瞭解醫療人類學裡所討論到的「象徵治療」(Symbolic healing):醫療行為不只是實際的生理機能治療,也包括象徵性質的回應與處理。換言之,我們分離病毒株研發疫苗防疫的同時,我們也也需要治療我們的心靈。

科幻小說家勒瑰恩的政治預言

在最近上映的傳記紀錄片《娥蘇拉的世界》(The Worlds of Ursula)一開頭科幻小說家勒瑰恩這樣說道:「科幻小說能訓練人們感知到有另一套做事情的方式、另一種生命存在的樣貌。我們的文明不是唯一的,也不總是美好,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照這樣的方式進行。」但願我們不要輕易滿足於當下,並且在任何情況,都能持續擁有這樣的想像力。

《觀光人類學》書評:觀光作為一種文化實踐

在全球三分之一國家中,觀光是最賺錢的產業,也是工作機會的重要來源。對觀光人類學而言,理解觀光也成為理解當代社會文化變遷的重要途徑,但是,人類學家的腦袋裡想的真的很多,那到底是有多麼多呢?儘管觀光人類學的課程與書籍不多,卻有愈來愈多文化觀光的課程、書籍與行程出現在觀光市場中,並逐漸擴散。張育銓老師基於推廣觀光人類學的使命感,導讀最新面世的中譯版《觀光人類學》。

[芭樂電台]芭樂精選podcast:用聽的知識良伴

台灣近視人口比例全球第一,根據統計每10人就有9人近視。即便如此,人們還是狂用手機,狂看youtube影片。其實,我們用聽的也可以得到很多奇妙的資訊與知識,順便練習英文聽力。到底有哪些精彩的podcast呢?為您私房推薦。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總統選舉有什麼好?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我對選舉真的感到很厭煩。我好奇人類學家有什麼不一樣的看法嗎?到底選舉有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