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一個書名惹的禍:重返《野蠻人的性生活》

上禮拜看到風傳媒一篇歸類為「兩性新知」的文章,標題則是典型的腥羶農場風格:〈揭秘大洋洲「輪姦之島」!女生想上誰就上誰,男生被榨乾還要付錢‧‧‧如果不從會有這可怕後果〉。其實不用點進去看,就可以知道這個位於大洋洲的島嶼就是因人類學家馬林諾斯基關於庫拉圈交易研究而聲名大噪的初布蘭群島(Trobriand Islands)。

超譯Line謠言,同理老人心

今天是台灣的大日子──同婚合法登記的第一天。此案明顯有世代鴻溝,許多年輕人看到line群組裡面的長輩圖謠言都覺得反智不可思議,然而為何那些謠言會盛行?芭樂電台邀請兩位人類學家鯨博士和鰭博士,從同理心的角度來分析這些謠言背後的文化邏輯,而長輩們相信謠言,其實反映了他們內心的焦慮與恐懼。

[印度的西藏地圖]印度的西藏地圖第十九張:從「當鐵鳥在天空飛翔」到「抵達湖邊的天鵝」

有關對於西藏議題的爭鋒,從1959年以來就持續呈現一個西藏問題卻各自表述的狀態,例如中共解放軍進入西藏,就有「武力鎮壓」相對於「和平解放」,以及「翻身亂世」相對於「翻身解放」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法。雖然沒有鐵鳥、鐵馬般的重裝備武力,多年以來,各式透過傳統宣傳媒體宣傳戰交鋒所砰發的煙硝味,以及企圖所造成的影響,卻不容小覻。

[一片芭樂]韓極混、辣台派和果凍:政治人物是什麼,可以吃嗎?(2019進化版)

記得四年前,我曾寫過一篇芭樂文,談鄉民喜歡將政治人物給「食物化」(小辣椒、空心菜、送楚魚)的現象。那篇芭樂文收尾在小英把自己變成熟食(英派),然後台灣人就吃下去了。沒想到過了快四年,英派進化成「辣台派」,而且還有新的熟食出現了──果凍!另外還加入一種非生食也非熟食的新東西──韓極混,看來得再寫一片芭樂分析一番。

我想吃掉你的腸臟:「多物種台灣研究在北美」的可能性

當北美研究社群在利用民調、選舉材料、媒體、歷史及訪談資料理解台灣的主體性時,我認為人類學者及其他夥伴們仍然能進行田野研究及進行民族誌式的書寫,呈現出全面以及多物種的思考方式,與夥伴們一起開拓台灣研究更多可能性。藉此,我們也能把「為台灣為國家」及「人為中心」的舊框框打破。這不就是人文學者、自然學者及社會科學者應該自身任命的學術責任嗎?NATSA作為跨學科的學會,更應推廣這種研究取向,加強台灣研究的多元性。

有毒的關係、反噬的親密:一些政治的日常碎片

臉書上一張張截圖美女頭貼私訊收購臉書粉絲專頁、喊出優渥月薪徵招美女培育宣傳兩岸統一的網紅、經由抖音的短視頻與購物app捕捉購物偏好等訊息回傳中國,以分析個人政治傾向,搭配投放廣告與假訊息等,成為手機賽伯格的政治日常之 當下 ,我想知道:去探問並理解那些收受資訊有所偏差、或者難以進行「媒體識讀」的人群的政治幻想,將有怎樣的意義?

在民主艱難的道路上:談2019印尼總統大選

全球政治,民主已經疲倦。但在這裡,在印尼,你不疲倦;你必須在危機四伏中找對人止血。地球上第三大民主國的五合一選舉,一億九千多萬人的選民,兩萬多個民意代表席次,三個大票倉。三百萬的假投票人名單被揪出,熱烈滾滾的八成投票率。沒有人可以忽視社群媒體上的爭戰,但我們也不應該過度誇大其效應。網軍攻擊Jokowi可不是第一次發生,2014就發生了,假消息的長相幾乎是一樣,結果Jokowi還比上次多贏了幾個百分點。真的要講的話,這次印尼總統大選甚至可說是全球一堆民粹潮流之下一次成功抵擋假消息網軍吞噬大選結果的模範。

深描自我,或是反思規則?關於推甄面試與論文寫作的場邊觀察與建議

這幾個禮拜是大學推甄口試的時間,各地方的大學都有甄試考生出沒。這段期間,我也身處在甄試考生的另一邊,扮演「觀看表演」以及出題評分的角色,一次是本校的獨立招生場合,另一次是校外辦理的人文社會營隊口試。本週芭樂原來要寫修改研究生論文寫作的經驗與建議,但是這一個月的經驗,讓我發現論文寫作與推甄面試,其實是同類問題的不同情境。所以在這裡打成混合芭樂汁,供各位參考。

智慧手機App連結的「優步景觀」:人類學、演算法與工作觀

不論是美國、臺灣或允許優步服務的其它國家,優步司機總是擺盪在彈性工作和枷鎖工作的勞動結構關係中,也需面對優步司機不是優步員工的挑戰,優步app所帶動的服務模式和意識型態,看來似乎沒有文化霸權式的影響和壓迫,但呈現出優步景觀以共享經濟的語彙作為手段、演算科技為運作邏輯,優步演算法對人所帶來的影響是碎裂化、邊緣化和不確定性。

客家人展客家事:《客家與基督教的相遇》策展幕後獨白

2019年3月27日,經過兩年多的努力,《你可能毋熟識个客家──客家與基督教的相遇》展覽終於正式推出。為什麼我要花那麼多時間去做這件事,或者做這件事有什麼意義?我想,應該是來自於我對臺灣社會現況與發展有一點憂心吧。今天我們在臺灣,享受著自由民主,是不是也應該想一想:面對臺灣的多元族群與宗教,該怎麼樣藉著一起解讀歷史,打破族群與宗教間的刻板印象,放棄自我中心的心態,培養對其它族群以及宗教的瞭解與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