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王驥懋

生長在台灣鄉村,從小即對各種鄉野奇譚和宗教科儀感到好奇。大學唸了地理學,卻在畢業後跑到社會學,但又不能忘情人類學。

豬瘟、薊馬與經濟人類學的啟示:「市場」是怎麼被造出來的?

我們可以如何思考非洲豬瘟?近來動物疾病研究者如Steven Hinchliffe 和Nick Bingham等人的觀點,認為防疫(也就是防堵策略)的確重要,但是我們需了解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多物種的「社會」,人並非是「市場」的絕對支配者,建立和這些物種相處的靭性能力也是在思索動物疾病重要的策略。「人」之外,許多「非人」(more-than-human)都是「社會」或是「市場」的重要參與者,此種多物種的觀點趨動我們重新思索這些不同行動者間的聯結(associ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