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打假球的故事

作者:被比擄蛇

某個 T棒球聯盟,先決定跟另一個C聯盟簽約做一定程度的「合作」(ECFA)。在此架構下,T聯盟舉辦了一場叫做「服貿簽訂與審查」的比賽。

對戰的兩軍是有洋基邪惡帝國財力、人員裝備充足的A軍,和小聯盟2A級的B軍。規則混亂,A軍先是關燈,在沒人看到的情況下偷偷摸摸宣布已經打到第4局,B軍可以上場了。雖然有幾個觀眾起來抗議,但大部分觀眾因為忙著小確幸,沒有理會,B軍不得不上場,否則棄權比賽就結束了。B軍雖然人少實力步高但也算頑強抵抗(至少表面上如此),拖延戰術打到第5局,A軍張投手忽然趁亂在廁所旁邊宣稱比數24比零,直接進入第九局。A軍鼓掌叫好、B軍不服,此時觀眾再也看不下去了,一些學生衝入場內佔領了本壘(立法院),要求取消比賽、重新來過(退回服貿、重新審查)。

由於本壘被佔領,比賽暫時打不成,聯盟馬董、江總震怒。王姓裁判長盤算著要怎麼獲得最大利益,又沒有膽子賭一把,暫時冷處理。

許多人也懷疑聯盟為何偷偷摸摸辦這場比賽、還要強行快速打完?有可能是外面有錢的組頭(C聯盟的老大)施壓。這場亂七八糟打完,下一場(貨貿)馬上要循同樣模式打,一場一場,整個聯盟恐怕會被組頭掏空。

學生要求先訂定比賽規則,再來打球,才有意義。這場要從零開始才公平。

過了好幾天,江總終於出面,但他說規則用另一套別的就好了啦,反正我說了算嘛。比賽還是從第九局(院會二讀)繼續比下去,這次會一球一球打(「逐條審查」),我有讓步了喔。

學生一聽,完全不能接受,根本是打假球阿!所謂一球一球打(逐條審查),繼續24比零的比數,只有一局,根本不會改變結果。而且球賽還有內規說第9局落後的球隊只能投好球,等於讓A軍一球一球轟(逐條表決),加上 A 軍隊員有黑道(黨紀)威脅,也不敢放水,那還有什麼戲唱?如果這不是打假球,什麼才是打假球?

學生爆氣出來抗議打假球,難道會接受再打一場假球嗎?當然不會上當。

有些學生氣不過,覺得沒望了,看到對手不但傲慢還以為我們是笨蛋,就衝出去佔領江總辦公室抗議。他們空手去,連個手套都沒帶,來個和平非暴力抗爭,沒想到聯盟直接派出警察大軍,不但把學生都抬出去,還用球棒狠狠的揍了學生一頓,事後聯盟對流血隻字不提,聯盟一個經理還出來抱怨他的太陽餅和蛋糕不見了。

大部分學生堅持下去,繼續在本壘區靜坐,又過了一週,他們不斷討論聯盟的體制問題、舉辦這場比賽的問題,還發動罷課。

此時裁判記錄組出來說,張投手逕自宣布跳到第九局無效,比賽應退回第五局,聯盟也只好接受。

但沒有比賽規則,兩軍實力懸殊,繼續打還不是一樣打假球?因此學生宣布週日要舉行觀眾站滿球場的大集會。他們提出四項訴求:重新比賽、制定比賽規則、先訂規則再比賽、開會改善聯盟結構問題。

聯盟怎麼應對?當然是多管齊下,包括企圖用美女秘書的兩面手法透過記者放話,來離間學生組織的大小帥哥和群眾之間的信賴──不過失敗了,揮棒落空三次,三振出局。

眼看明天就要站滿球場,聯盟使出新的絕招,馬董召開記者會,演了半天,白話文翻譯就是:比賽規則可以訂定,不過訂規則和球賽同步進行。改善聯盟的結構可以請江總「考慮」(ㄈㄨ ㄧㄢv)。這場黑箱開始的比賽好不容易領先那麼多,要重比門都沒有。

(如果你已經昏頭了:球賽:服貿簽訂與審查;比賽規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改善聯盟結構:召開公民憲政會議 。)

有些不太聰明的記者就趕快下標題說聯盟接受三個訴求,只是不願意重新比賽。

拜託,沒有規則要怎麼進行比賽?這兩件事要如何同步進行?那不就是擺明了要繼續打假球嗎?比完可能規則都還沒有訂好,這樣是公平的比賽嗎?不願意重比,不意外;那從第五局開始比又沒訂規則,擺明了要繼續用盡奧步,無論如何就是不能讓B軍有得任何一分的機會就對了!馬董講了半天,只是要掩飾繼續打假球的算盤,把觀眾當笨蛋。

那麼,聰明的觀眾要怎麼辦?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被比擄蛇 打假球的故事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5818)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