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malaita

在學術機構工作,在芭樂寫「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專欄。
人類學家可以很搞笑,但堅持做人的形影。

[一片芭樂]韓極混、辣台派和果凍:政治人物是什麼,可以吃嗎?(2019進化版)

記得四年前,我曾寫過一篇芭樂文,談鄉民喜歡將政治人物給「食物化」(小辣椒、空心菜、送楚魚)的現象。那篇芭樂文收尾在小英把自己變成熟食(英派),然後台灣人就吃下去了。沒想到過了快四年,英派進化成「辣台派」,而且還有新的熟食出現了──果凍!另外還加入一種非生食也非熟食的新東西──韓極混,看來得再寫一片芭樂分析一番。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為什麼過年要包紅包?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為什麼過年要包紅包?要應付一些白目親戚的問話,已經很辛苦,薪水分明很微薄,孝敬爸媽就算了,還得花一筆包紅包給親戚的小屁孩,這是什麼道理? by 基隆雞懦裡危

[一片芭樂]政治人物是什麼,可以吃嗎?

本文是新出爐的[一片芭樂系列]的第一盤,旨在生產讓人在吃完一片芭樂的時間內能讀完的文章,爽口、隨意、好消化。就像上述芭樂的隱喻一樣,不知為什麼,臺灣政治人物特別能與食物扯上關係,如小辣椒、空心菜、送楚魚等等,以及選舉時在市場拜票、拿粽子、吃便當等活動,其中的道理是什麼?讓我們切片芭樂來讀讀吧。

這不是打臉文──人類學的「鄉民」研究(1)

如果有個外星人採取遙研──沒來台灣實地做田野,而是透過接收台灣媒體文字訊息來研究台灣──可能會以為台灣最近流行一種運動:打臉。為何打臉會流行?首先,是其清楚、聳動,有畫面。其次,打臉有血脈噴張的效果,彷彿「正義」得以伸張而大快人心。然而這無疑是兩面刃。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過年如何應付白目問題?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每次過年都要應付家人親戚一堆白目問題,考上了沒、交女朋友了沒、在那裡工作、薪水有幾K、什麼時候結婚、為什麼不再生一個之類的,哪壺不開提哪壺。網路上雖然有很多交戰守則,但大都是kuso,很難派上用場耶,這次春節我再次感到很痛苦。人類學家有解方嗎? 患了恐年獸症的阿偉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被服貿爭議撕裂的台灣社會要怎麼救?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太陽花運動持續佔領23天後,日前退出立法院議場,暫時休兵,但還是到處在亂。這些學生難道不是暴民嗎?有意見不能理性溝通嗎?為什麼要撕裂台灣社會?我實在很憂心,再這樣亂下去會把台灣拖垮。 和平理性的小康

打假球的故事

服貿簽訂與審查,根本就是一場打假球的故事。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該不該去看黃色小鴨呢?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黃色小鴨來台灣後,臉書上很多朋友都分享了與小鴨合影的照片,我一直無法下定決心要不要去看──黃色小鴨很明顯就是商業活動,總覺得一窩蜂、湊熱鬧有點無聊, 在桃園和基隆更出現三條線、消風、爆破、髒污等負面新聞。但是我這樣想是否只是自命清高?沒看過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你覺得黃色小鴨真的值得一看嗎?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25萬人上街抗議真的有用嗎?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前天有25萬人聚集凱道送洪仲丘,對軍方人權問題提出沈重的抗議。這麼多人站出來,這場創記錄、自發的公民運動真的會有效果嗎?最後大家合唱改編自悲慘世界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臺語版「你敢有聽着咱的歌」,我好感動,你覺得馬總統有聽見嗎? 沒真相不原諒的小管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該不該去參加跨年晚會?

金融時報頗受歡迎的專欄作家Tim Harford以「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為名,「解答」讀者疑難雜症,還結集成書,有不少趣味。2012歲末的芭樂人類學因為連假失去週一的節奏感,差點開天窗。臨危救火,就以此為格式,來個「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專欄吧。

淡定芭樂?很奇怪ㄟ你

但為什麼人類學家要分析「淡定」這種流行語?這也包括在人類學的範疇嗎? 2012年,淡定暴紅,我們不能只侷限在分手擂台故事,只從個人層次的感情糾紛來看;一種情緒引發社會某些人的共鳴,發展成為「情緒美學」時,反映的是當下社會的特性、當地人的日常生活策略、和整體社會的氛圍。

「愛蜂」與「百年」現象

最近T島的熱門名詞之一是「百年」(有時叫做「建國百年」), 這是政府發起的系列活動,參加的人則多半是公務機構、學術機構、表演節目、還有一些小型工程(像是紀念地標之類的),一時之間好像什麼都以「百年」計,什麼都有「百年史」,讓我大開眼界。在這些活動背後的是經費、預算的取得和花用,「百年產業」彷彿是一個提款機,「百年」是入股分紅的作文前提,拿到錢,可以蓋上一個「100」的金色標誌。

幾家歡樂幾家愁:榜單隨想

小時候,只要那年家裡有人要考高中或大學,我媽在端午節就會綁粽子。「包粽=包中」,天下父母心,因此廚藝不精的我媽會綁得特別多、特別大顆,以期靈驗。後來我長大了,幸運找到一個「人類學」的工作,某年想起媽媽的愛心,打電話回家請她「今年一定要包粽子」。「可是你不是已經不必考試了嗎?」我媽疑惑的問。「可是我今年有申請國科會計畫耶!」

[人類學家看選舉 3-3] 投票/選舉人類學

芭樂第一次推出時事專題系列,三連發各有不同的觀點與風格。 選舉作為一種國家的儀式,再清楚也不過了。台灣幾乎年年有選舉,簡直就是「歲時祭儀」;選舉過程彷彿行禮如儀──初選、領表、登記、民調、 政見發表會、拜票、掃街、造勢、投票、開票,此類定時轟炸已經成為台灣生活的一部分。當選舉的種種已經成為刷牙一般的routine,人們大部分關注的只是輸贏而已。今年因為小孩在一旁問東問西,讓我重新「異文化化(exoticize)」選舉;如果有個火星人來台灣做田野、寫成選舉民族誌,會如何描繪選舉景觀(election-scape)?

中秋烤肉萬家香

最近到大賣場購物的人,很難不看到一字排開的烤肉用具,從最經濟的一兩百元小爐加鐵網,到美式全套大型烤肉設備應有盡有,燒烤方式也有木炭、環保碳、小瓦斯爐、插電等,讓消費者依照荷包狀況與個人喜好選購。DM上更是琳琅滿目的燒烤食材,從肉片、海鮮到素食蔬菜,能烤的都有。跟去購物的小孩興奮不已,一直吵著今年中秋要邀請同學來院子烤肉。這可讓我傷腦筋了──因為烤肉這件事不只是年節休閒活動,更關乎地球存續、國家發展政策、甚至是不同階級文化的鬥爭!

Q版的歷史?

盡管硬芭樂似乎不受歡迎,我還是決定要在芭樂寫篇政治文,因為35年前的今天非常政治──蔣介石去世,國家宣布「國喪」一個月,娛樂活動暫停。 蔣介石遺體移靈慈湖。35年後的4月5日,桃園縣政府主辦2010年「OPEN蔣春季慈湖旅遊季」活動,蔣介石銅像穿上花布衣、打扮成原住民拿著拉拉山的水蜜桃、裝扮成料理魚的廚師,還有個騎金馬紅匹風好拉風。但將蔣介石「創意變裝」,只是個好玩的觀光行銷?甚至是個「顛覆威權」的行動?

新款人類學禮物上市:絕對物超所值

最近收到美國人類學會的電子報,12月號的頭條赫然是: New AAA Gift Membership Program AAA is pleased to introduce a new gift membership program in time for the winter holidays and end of semester. 哇,把會費當成禮券,真是很酷的點子阿!打開放在耶誕樹下的禮物,或拆開遠方友人寄來的快遞,發現是隔年學會會費折扣券,一定充滿了驚喜吧?(或是三條線?)這個禮物真是實惠,且兼具知性與感性。人類學家互贈學會的會費禮券,不正是體現了禮物交換的要義──社會關係的維繫與創造?在這樣的禮物中再次宣示和確認彼此的社群認同(對學會、學科的認同),同時也在「我族」中創造內部經濟活動,有助於組織成員(和會費收入)的維繫與成長。想像人類學圈內充滿了禮物的流動,形成交換圈,透過禮物的交換促進群體認同以及社群再生產,生機盎然,真是一舉數得。好個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