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精神分析

逃避孤獨?

我們是否可能在不受到主流論述呈現的孤獨死圖像的影響,初步地去理解單身生活方式,或者只打算與人保持最低限度的互動且不想依賴家人臨終的生活方式?在多數情況下,單身在臺灣被認為是一種過渡狀態,彷彿他們在人觀上尚未完備。Storr認為這些無法與人建立親密關係與生活安排帶有強迫症色彩的孤獨者,不該被輕率地歸類為「精神疾患」,強調我們應該從生命史與創作來了解與認識這些難以建立關係的背後那些所受苦的心靈與才華。

誰怕性侵受害者? : 一段理論與創傷真實錯身的故事

最近,輔大心理系性侵案處理問題延燒成至今未能平息的關係對峙與網路風暴。作為對這次勢必漫長艱辛的內部對話仍懷有期待的輔大心理友人,容我先懸置目前處於危機中的各方,在不同時間點上孰對孰錯的問題。這篇文章沒有要替任何人平反或解決問題的意圖,只是藉著書寫我自己這些年從事亂倫性侵研究的經驗,試著爭取一些思考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