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印度的西藏地圖 第23張 疫見流亡西藏

無常後的如常

2023-06-13 回應 0
作者:

重返印度的流亡西藏

2019年的年底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全球有6億的人口染疫,600萬人死亡。一場新冠肺炎病毒的瘟疫,以全球化的規模遍及世界每個角落,幾乎影響了每一個人,戴口罩勤洗手成為日常,也見證了生命的無常。疫情所帶來的各種擾動,將我們與他人的命運連結在一起,同時也因為防堵疫情而實施的邊境管制、隔離、社交距離等措施,將大家彼此分隔各處,遠方的朋友們成為掛念的對象。

就在台灣解除邊境管制之後,今年的農曆年期間,我三年來第一次來到印度進行研究的田野,當風塵僕僕地抵達達蘭薩拉,憑著記憶直奔韓國佛教徒幫忙當地藏人攤商設立的那間咖啡屋,三年前才剛成立,不知道是否能夠挺過一波波的封城與管制?招牌還在,燈還是亮著,更驚喜的是,韓國友人也還在,彷彿一切都和疫情前一樣沒有改變。其實她也是三年來第一次回到這裡,當時以為只是短暫離開,所以她連那台貴重的照相機都沒有帶走,但因為疫情突如其來,她就被留在韓國無法返回。她在前一天回到這裡,為了將相機帶回韓國保養,所以也和我一樣只能停留幾天。從時間來看我們這次的重逢,三年之後短短只有三、四天的見面機會,空間上則是分別從台灣、韓國來到位於印度境內達蘭薩拉的藏人咖啡屋,真的是奇蹟。但這並不是我這趟印度田野的單一經驗,我在德里藏人村的街上,迎面偶遇到從拉達克過來辦事情的藏人朋友,就在剛好的時間和地點,這些久別重逢看似偶然卻如此自然,無常之後的如常,原來只要同在一張地圖上,疫後就會再相遇。

但是疫情三年的流亡西藏,到底經歷哪些事情?

現代與傳統並進的防疫

新冠肺炎疫情在印度爆發之後,流亡藏人的防疫措施必須同時受到印度政府和西藏行政中央(CTA)即西藏流亡政府的規定與協助。疫苗主要由印度政府提供,而防疫相關的物資與染疫者的照顧則由CTA的衛生部組成的防疫小組統籌,設置Covid-19的疫情發展與救濟物資的網站,公布因應疫情的醫療設備與人力動員的資訊,包括在哪些定居點設置隔離病床,以及有多少醫療人力的支援。防疫小組每週固定舉行疫情簡報,定期更新印度、尼泊爾、不丹各地藏人施打疫苗的情況以及確診、康復與死亡的統計。

藏文網頁的防疫說明。(資料來源

20213月初印度政府開始提供民眾施打疫苗,當時高齡85歲的達賴喇嘛,在36日於印度一家公立醫院公開施打由印度製造的AZ疫苗,隨後在426日則由他的私人醫生接種第二劑AZ疫苗。達賴喇嘛公開表示疫苗有極大的預防效果,為了保護自己的身體,請大家鼓起勇氣接種新冠疫苗。他的公開宣示對於流亡藏人和佛教徒而言,起了極大的示範效果。防疫小組在疫情爆發之後的兩年間共舉行了117次的疫情簡報,根據2022619日公布的統計數字,流亡社區的確診人數共有9,158名,死亡人數168名。CTA極力扮演好政府帶領防疫的角色,根據當代西方醫療的公衛準則進行防疫措施。

藏醫和藏藥在流亡政府的疫情防治上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為可以完全由 CTA的藏醫院提供,不必等待外界提供或有缺貨的問題。從2020年初疫情爆發以來,藏醫院就提供增進免疫力的藏藥給藏人社區的特定對象,包括染疫被隔離者、65歲以上的長者、高血壓或糖尿病等慢性病患,以及醫護人員與志工。配送的範圍不限於印度、尼泊爾,而且還遍及於世界其他國家的藏人。根據藏藥的原理,人類攝取食物和服用藏藥,都必須通過起七種人體基礎物質順序消化的過程,需要六天才會被身體吸收而產生效果,現代藥物的特效則是沒有經過整體消化過程而快速吸收的。這次印度的行程,我特別拜訪了藏醫院的前任院長,本身也是資深的知名醫生。根據他的說法,這次的瘟疫如同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傳染病一樣,毫無例外,藏醫治療的重點也是放在強化個人自身的防護力之上。

藏文網頁的防疫說明。(資料來源

此外,宗教文化部也加入防疫的行列,早20205月就開始在佛寺舉行法會,希望為染疫者提供支持的力量,讓他們能夠戰勝病魔,並對於染疫的亡者家屬提供藏傳佛教傳統的祈禱儀式,將修法的功德獻給所有因疫情而身心受苦的人,並祈願全球危機的迅速解決。其實宗教的聚會活動在當時已經因為疫情而被禁止群聚,因此這些佛寺所舉行宗教儀式,也要遵守當地維持適當的社交距離和封鎖準則下進行,並透過CTA的電視台進行直播,讓所有的信徒在線上參與。除了戴口罩、勤洗手、施打疫苗之外,藏藥加上佛教的消災祈福法會,是藏人社區在疫情期間,額外加強的文化防護措施。

黑藥丸之亂

藏醫院並沒有針對新冠肺炎的病毒研發類似台灣清冠一號的特效藥,但是確有自古以來就被廣泛使用在處理傳染病和瘟疫的藏藥,藏文名稱為Rimsung Rilbu ,又稱Nagpo Gujor,具有9種藥材成分,外部以黑色的布包覆,俗稱黑藥丸。就如同傳統藏藥的調製過程,原料是喜馬拉雅山人工採集的植物和礦物,選定一年之中的特定時間調製,將藥材鋪在巨大的宗教壇城或圖像上,並經由誦經儀式等方式加持,調製成藥物之後再供養給諸佛菩薩,透過皈依供養的過程,增加藥物的效力。根據藏醫院的資料,黑藥丸的處方遵從佛陀的教法,由藏醫院的合格醫生親手調合9種藥材原料,並唱頌9種金剛結的祈願文,製成圓形的藥丸由黑布包覆。黑藥丸不是口服的藥品,而是配戴在身上,透過人體皮膚的體熱傳導,激發藥材的成分和氣味,在每天早上或需要時,放到每個鼻孔各聞藥丸次。

黑藥丸。(資料來源)

我最早看到這種黑藥丸是在2003年首次到達蘭薩拉參訪時,當時擔任我們司機的藏人Jampa,頸上就掛著一條有著黑布包覆的圓形物的項鍊,每天見面時就看他拿著這顆包著黑布的東西往鼻孔吸,我當時還以為那是藏人用來歡迎我們的一種儀式。直到最後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地問他,為何要戴一條黑布墜飾的項鍊?他靦腆地對我們說,因為我們來自台灣,當時SARS還在盛行,擔心會被我們傳染,所以他要戴著黑藥丸來保護自己,原來如此,我們正是黑藥丸要防範的對象。

當新冠肺炎疫情開始蔓延,達到具有高度致命風險的階段,在海內外的藏人社區,包括在中國境內的西藏,這種黑藥丸成為搶手貨。網站上的出口價格是每顆美金3元,銷售給印度境內藏人社區的價格應該更低,有些藏醫診所甚至以免費的方式發送,消息一出引發人潮,除了藏人還有許多印度人聞風而來索取,疫情期間的排隊人龍引起了印度當地北方邦政府的注意,並以引發的公眾騷動為由[1],下令不得在該地區販售黑藥丸,違者將處以10萬盧比的罰款。藏醫院也被迫出面澄清,從未宣稱黑藥丸具有治療傳染病的功效。這個事件的起因是由於公眾秩序所造成的問題,反映了藏人防疫仍受到印度政府控制的現實。

位於達蘭薩拉的藏醫院。(作者攝)

印度地方政府的禁令無法杜絕大眾對於黑藥丸的需求,目前在eBay的網站上,一顆黑藥丸連同國際運費要價44美元。在西藏境內,則有藏醫透過社群媒體指出,每顆黑藥丸被炒作到300人民幣的高價是不當獲利,因此對黑心販售者加以公開譴責,提醒趁機牟利者將造就惡業未來必承受惡果,並呼籲有良心的醫生應該在疫情期間提供免費的藥物給需要的人。這種黑藥丸之亂,問題不在於黑藥丸是否具有防止傳染病的功用,而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下大眾恐慌擔心所造成的後果,正好符合了佛法所說的貪、瞋、痴是三種毒,從西藏醫學的原理而言,這三毒正是擾亂身體和體液的平衡導致各種疾病的起源。

病毒的族群政治

除了新冠肺炎病毒為染疫者所帶來致命的風險之外,由於疫情起源於中國的武漢,隨著疫情爆發而蔓延時,也加深了印度社會既有的種族歧視,特別是針對位於印度東北部的七個邦,包括阿魯納恰、阿薩姆、錫金、曼尼普爾等邦幾個少數族群。由於這些地區鄰近西藏、緬甸,傳統上未屬於印度,而是被英軍佔領後才被納入印度的版圖,當地人種多屬蒙古人種,外表和印度其他地方的人種特徵差異極大,語言也屬於藏緬與南亞語系。這些地區的人到了印度其他的城市就學或就業時,會被差別待遇,如無故遭警方攔阻,還會受到言語或甚至肢體暴力,特別是外表與華人相近,而被冠上Chinki的辱罵。藏人在外表上和東北邦的人種相近,經常會被誤認而遭受到歧視的對待。根據印度學者在疫情期間對德里的藏人學生研究指出,許多藏人都有被印度人稱為Corona病毒帶原者,或者被稱為Chinese,並要藏人滾回中國去的不友善經驗[2]

這樣的種族歧視對於年輕的藏人學生而言,等於受到雙重的傷害,除了自身遭受到種族歧視的暴力之外,還被誤認為中國人,實在是情何以堪。面對這些歧視經驗,藏人學生的策略是儘量穿上Free Tibet的衣服來表明自己的身分,並教育印度民眾有關西藏自由的議題,特別是透過西藏青年會的組織,利用社群媒體成立 “Make China Accountable 2020” “Global Movement to Boycott Made in China”[3]等臉書專頁,強化藏人在中印衝突當中扮演防衛印度邊境的角色,以及曾有藏人為此而犧牲的英勇事蹟,凸顯藏人不是中國人,而是和印度人並肩作戰一起對抗中國,建立藏人不是敵人而是盟友的形象,矯正印度大眾的認知。疫情下的種族歧視經驗,讓流亡藏人意識到推動西藏自由的重要性,不只是國族主義的口號,而是日常的生存法則。

慈悲心對抗新冠病毒

「祈禱是不夠的,要用慈悲心來對抗新冠病毒」這是達賴喇嘛在2020414日於《時代週刊》雜誌(Time Magazine)發表的看法[4]。他說明為何慈悲心可以對抗病毒的原因,根據佛教的信仰,世間的一切都是相依相待,大家都需要互相合作才能生存,新冠肺炎的疫情已經顯現了這個情況,因此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從苦難中置身事外,「這次的危機告訴我們,即便我們分開生活,我們也無法遠離彼此。因此,我們所有人都有責任去實踐慈悲和協助他人。」對於任何需要幫忙的人,我們都應該伸出援手。無論是在醫院醫治或照顧染疫的病人,或者只是保持社交距離,甚至戴好口罩,就是慈悲心的積極表現,就可以幫助到很多人。

這幾年大家都經歷了新冠肺炎的疫情帶來的影響,每個人的日常都被這個無常的到來被迫改變。當疫情已經不再是全球緊急公衛事件時,大家逐漸回到過去的如常,於是再一次能夠和遠方多年未見的朋友重聚。但能夠回到這種如常,絕對不是只有靠祈禱或隔離避眾就能達到的,而是藉由勇於面對苦難的慈悲心利他行所完成的,如此我們才能面對未來更多的無常。

參考資料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潘美玲 印度的西藏地圖 第23張 疫見流亡西藏:無常後的如常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index.php/node/6994 )

*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basic comment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網頁和電子郵件地址自動轉換為連結。
CAPTCHA
回答以下問題幫我們減少機器人的擾亂....
2 + 8 =
計算出這道簡單的算術題並鍵入答案。例如、1+3,就輸入 4。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