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流行音樂

走進Kiss舞廳與台灣80年代迪斯可風潮的人類學家

臺灣在70、80年代有沒有自己的迪斯可作品?畢竟,嘻哈在音樂形式上與迪斯可、放克、靈魂有著緊密的親源關係,而說不定臺灣的嘻哈音樂也有一個尚未被仔細探究的前身:我們過去有沒有可以比擬摩城(Motown)的黑樂聲響?我們有沒有自己的迪斯可年代?不過在思索這些問題的當下,我們渾然不知一個最重要的線索:臺灣1986年底開始營運的第一間「合法」舞廳,中泰賓館的Kiss Super Disco夜總會,因為SARS疫情衝擊和舞廳型態改變而在同一年收掉了。

當芭樂遇上可樂(一):一百種唱出愛的方式

上週末金曲獎揭曉,不知道各位芭樂讀者是否在週末也懸著心,期待聽到自己的愛團得獎呢?今天的芭樂人類學,特別邀請專長巴基斯坦音樂,個性活潑可愛的民族音樂學博士印地狗,為我們介紹巴基斯坦「最厲害、最受廣大聽眾關注、最揚名國際」的音樂演奏節目《可樂錄音室》(Coke Studio Pakistan)。這個標榜跨界融合的音樂節目,開播後持續至今,爆發充沛的創作能量,令無數觀眾感動、落淚、嘆服、敬佩,可以說巴基斯坦音樂產業極具生命力的「活的典藏」。讓我們隨著民族音樂學專家,一起聽聽這個充分展現流行脈動、伊斯蘭奉唱、民間蘇非詩歌、南亞地方文化,如煉金術般冶煉不同元素,融變出聽眾前所未有視聽感受的巴基斯坦國民音樂節目!

「聽點」初探,⼀種聆聽切入⾓度的觸發時刻:以《神遊》與《O Milaladiway 詠歌者》專輯為例

本⽂企圖藉由「聽點」詞彙的初探,試著由⾳樂作為媒體和內容的差異,來詮釋聆聽切入⾓度的觸發時刻,「聽點」觸發的可以是⾳樂「轉譯」時的新意義,也可以是扭曲或失去的訊息。⽂中特意選擇兩張跨⾳樂類型與跨⽂化意涵的專輯作為舉例,期許從聽者的介入,探究聽者、創作者與⽂化社會脈絡所創造出的空間,以及⾳樂被視為媒體所承載的意義和⾳樂作為內容所喚起的對話,來理解聆聽作為⼀種態度。⼈類除了閱讀所產⽣的「觀點」以外,在聽覺上則可藉「聽點」彰顯當代以⾳樂為主體的審美⾏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