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考古

芭樂工商時間:丸山考古營

夏天的腳步已經遠離,涼爽的秋天悄悄接近,這麼秋高氣爽的好天氣最適合做什麼呢?對考古家而言,這樣的天氣最適合出田野啦!趕在這麼舒服的天氣,挖一個坑,讓自己靜靜的在坑裡與不同時空的存在相對話,這是多麼浪漫的一個秋天景致阿! 就是為了慶祝這個令人咒罵的炙夏遠離,所以我們決定好好利用這個初秋,打算在宜蘭的華德福實驗小學及冬山鄉順安國小的校園內,來挖幾個小坑,不過和傳統的發掘不一樣,這次我們知道坑有多深,土有多少以及遺物有哪些。 這是一個為了告訴小學五六年級學生什麼是考古學的營隊,主要是希望居住在丸山遺址附近的小朋友可以透過參加這個營隊,有機會經驗考古家的工作,進行發掘工作,體會親手將遺物從土壤裡拿出來的感動,更希望小朋友透過這樣的活動,認識他們古老的鄰居:史前丸山人,所以我們複製了丸山遺址出土的一些器物,將這些器物埋在探坑內,讓小朋友經歷十餘年前考古家在丸山小丘上發掘時的景況!

從傳統中解套:考古家的「新」使命

當美國軍隊正式進入伊拉克,校園裡到處可見反戰的標語,爭論戰爭的必要性,而考古學者們則激烈的討論著到底考古學家應不應該與軍方合作,搶救戰亂中可預期流失的文化資產。贊成者認為考古家應該盡力搶救將會消逝的文化遺物,這些考古學者將遺址及博物館的位置交給軍方單位,希望軍方在攻擊時可以避開這些地點,甚至積極與軍方合作,〝訓練〞軍人〝認識〞考古文物,負起考古學家〝專業〞的責任。反對者則一方面質疑此戰爭的正當性,強調考古學者不能置身事外,一方面更深層的思考考古學的本體論、道德觀及其政治性。

如何說出三千年前的故事?:考古田野中的過去與現在

在論文修改接近尾聲時,一次和指導老師的討論中,老師忽然說了:你不覺得應該在論文的開始便說明你本身與遺址的關係?什麼原因把你帶進了這個田野?你研究的開端,你為什麼對這樣的議題感興趣,甚至寫了一本論文?你為什麼選擇了特定的理論取向來尋找答案?當我們透過你的詮釋看到了過去的社會時,你又在哪裡呢?

Tales from the field(下集)

唯有體認且尊重先人蓽路藍縷的辛勞,才會珍視土地裡保存下來的祖先遺物。唯有透過尊重體諒別人,才會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知道自己的定位。擁有令人驕傲的歷史,就足以改變態度,就可以改變氛圍,從而創造有利的條件,塑模生命的進程。「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這就是考古學家對於當地社會所可以提供的回饋。

Tales from the field(上集)

考古學家的田野前後,其實被各種的tales給環繞。形塑了她對發掘計畫的想像和準備 收到退休老教授的通知,過去五年來她研究的重要遺址附近出現了精采的東西,當地人發出訊息請求協助。那是一塊寶地,老教授引誘她說,有精美的陶器出現,似乎還會有住屋遺留,又在你現在研究的遺址附近,出土的材料將來可以做對比。最近情勢緊張,其他考古學家一時之間無法抽身抵達,所以如果你的船隻就在附近,又沒有別的事情攪擾,趕快去攻佔地盤吧!

2010年底高調的芭樂回顧: 歡樂九九‧幸福一百

胖虎這週打算替明年民國100年暖暖場子,藉由聊聊「農業考古學」回顧芭樂們從年初就一直討論隱喻與現象這二者間互相映照的關係:如何反思人類學特質、進行「田野」踏查、乃至於人類學的遐想等。究竟台灣社會的歷史脈絡是怎麼從原初農業社會演變來的?又是怎樣的環境特殊條件讓我們在島嶼的土地上得以傳承這種生態存有狀態?話說胖虎以前教書上到農業考古這些段落時,就覺得考古學真是人類學知識珍貴的脈絡資產啊,多麼獨特的「物我相關」方法論,以及可以觸及到把整個社會連結起來的多種道德與政治關係。可是就像田野「服務、行動、實踐」的這種知識或嘗試,不透過參與式的初體驗,哪能夠浮泛地以「數位典藏」、「線上學習」的名目一管窺之?其實是要感謝各位芭樂之友這一年來這麼長時間掛在網路上跟我們鬼混,(各位,說真的:世界是虛擬,網路才真實),在此皆願藉這一2010年送舊版面,致上我們對各位芭友誠摯的謝忱。

另類檔案的考古遺留

百年、千年或萬年以來,無論風吹草起或天搖地動,它們只是靜靜地看著人情冷暖、隨波逐流,而隨著時間飄逝,它們或是慢慢的灰飛煙滅、或是安安靜靜的守著原來的位子等待自己的伯樂出現。『它們』就是考古遺留,是我們祖先的遺留,是一件件我們於土裡或海裡所發掘出來的各類物質,也是考古學者眼中的寶物。不同於整齊劃一地排列在小格子或小櫃子的文字檔案,直到再次出現於世人眼前以前,天地就是它們的休息的處所,它們是另類檔案。

骨頭好好玩

骨頸的大小與形狀千變萬化。在同一個個體中,遑論任一族群的人骨或獸骨,都可見圓形、長方形、長條形、三角形、蝴蝶形、動物形象等各式骨骼。其大小亦可差之千里,可從小至數釐米的豌豆骨,到大至數百釐米。同理,厚薄變化更可見於同一塊骨頭,其中以肩胛骨(scapula)與薦椎(sacrum)二者之厚度差異最為明顯:薄處僅數釐米,但厚處可至數十釐米。當然,這種變化多端的特色在骨頭須要修復時,即造成了一種有趣且相當具挑戰性的氛圍,骨頭就像一份精緻的立體拼圖,而愈複雜的骨頭在須要修復的時候,所代表的拼圖級數愈高。

田野散記 - 我所遇到的那些離散人群

很多時候博士論文題目的決定完全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言的。在煩惱博士論文的田野地時,剛好有個到中國田野的機會,雖然對於田野地處於一個完全陌生的狀況,只知道要去搶救一個即將被三峽大壩淹沒的古代鹽業生產遺址,其他問題都還沒想清楚就出發了。

CSI從看熱鬧到看門道:我的體質人類學之路

自1989年進入台大、開始接觸人類學,我對體質人類學與考古學即充滿興趣。看過『迷霧森林十八年』後,對於Dian Fossey為大猩猩研究的犧牲奉獻更是充滿了憧憬,開啟了我的「體質人類學追求之旅」。體質人類學的範圍很廣,這趟旅程比我原先想像的充滿了更多的探索與轉彎。我從單純的對人骨有興趣到了解基礎的人骨應用研究與分析、CSI影集從看熱鬧到看門道。這篇小文章的目的是希望鼓勵學生多接觸不同的東西,並讓大家知道,一個文學院出身的學生也有可能唸醫學院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