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宗教

[iGuava主題專號][2017民族誌影展]乩童‧薩滿‧祭師‧風水師:多重世(視)界的中介者

一個來自基督教家庭、卻半路加入部落中逐漸凋零的女祭師團的阿美族學者;一名擁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但本著一顆幫助他人之心,繼承父業成為乩童的男子;一位滿腹土地人生哲學的福建客家風水師;一場在剛果搞錯死者身份的荒謬喪禮;一群在社會中依然扮演重要角色的尼泊爾塔芒族祭師;一尊高舉骨盆、騎在貘上,從委內瑞拉傳到西班牙巴塞隆納的女神像,構成了第九屆臺灣國際民族誌影展中〈超越人類:靈的視界〉這個主題。

[印度的西藏地圖]印度的西藏地圖第十三張:一場以「道歉」收場的選舉

已經民主化的流亡藏人社會,在今年的3月下旬,透過全球流亡藏人的直選,完成了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和西藏人民議會的選舉。我們慣常看到的民主選舉之後的基本公式:勝選的一方會出來呼籲團結,敗選者不管是否心甘情願,至少會為了表現風度祝賀對方,但這場選舉之後,兩位參選人:洛桑森格(Losang Sangay)和西藏人民議會議長邊巴次仁(Penpa Tsering),隨即於4月7日共同在達蘭薩拉舉行記者會,除了呼籲選後大家要團結一致之外,主要是對於選舉期間雙方陣營為了勝選所從事的負面選舉活動,使西藏社會產生分裂的傷害,向西藏社會大眾表示遺憾與道歉。

選舉的「民意」與「天意」?:台灣選舉時期風水新聞的人類學觀察

今年正逢市長大選,到底連勝文與柯文哲兩位當中誰比較有「市長命」呢? 每當台灣遇上大選,電子媒體與平面媒體除了報導藍綠鬥爭之外,另外一個有趣且值得觀察的現象便是媒體如何報導每一位候選人的「風水」如何?這篇文章偏重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分析這些相關的新聞報導內容,作為未來相關研究的一個初探,也試著從民俗的角度來試著詮釋連柯兩位所代表的符號意義。

新聞報導沒告訴你的奈及利亞

蝦米?「奈及利亞女學生被伊斯蘭激進團體綁架」,為什麼母親們要上街頭控訴政府?新聞講得不清不楚、只會算死傷人數,有講等於沒講。奈及利亞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為什麼會出現「Boko Haram」這種團體?主流媒體新聞報導裡面,隱含了什麼樣的意識型態?奈國就要被宗教激進組織撕裂了嗎?

金融風暴、鬧鬼的工廠與賭場資本主義(上)

當金融風暴爆發時,我正在田野中。我的田野地點在深圳經濟特區關外的工廠裡,離深圳市區(關內)大約一個小時車程。在那裡,訊息的取得除了透過辦公室電腦連上網路之外,平常就是食堂裡得那台電視,通常是在吃飯的時候,邊吃邊看。當「金融風暴」這詞開始在世界傳遍時,工廠裡大部分人,相對的,還對其沒有什麼知悉。

[印度的西藏地圖]印度的西藏地圖:第四張,時間之輪

這幾年在印度進行流亡藏人研究時,到哪裡找哪些人是我們下田野的例行前置作業,要能夠順利達成任務,就得避免和達賴喇嘛的講經或灌頂法會行程撞期,因為這些活動都吸引成千上萬印度境內流亡藏人或國外信眾匯聚,找旅館搶訂車票還算小事,麻煩的是,我們要訪談的對象都不會有空,雖然他們也會很看重我的到訪,但是很抱歉,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

[天鵝城]風下之鄉的大伯公與基督教

今年二月天鵝城的好友老張寫了一封伊媚兒給我,表示天鵝城的永安亭大伯公廟(福德祠)即將舉辦第四屆「福德文化節」,他是籌備會主席,「I have no idea,不知要辦什麼東西才好」。我說:「Don’t worry,我可以幫你策劃一場研討會」。研討會題目最後確定為「福德正神研究國際研討會」。由於沒把握能否辦第二屆,因此就沒有放上「第一屆」。我孤狗了這個名稱,確定沒有重複,就這麼辦。

三十度的仰角

聽我的父親說,我的曾祖父非常熱情與好客。日治時期,在高雄鄉下老家門口的小屋內,每天都會泡茶請人享用,聊天喝茶之餘順帶兼作不收錢的「民宿」。某次有一對從嘉義北港步行來下港作生意的父女在此暫時停歇,曾祖父很熱心地讓兩位外地人暫居。沒想到這個決定也同時改變了他其中一個兒子的運命。年紀輕輕就隨著父親到處作生意的女兒表現地很勤快,引起當是也很年輕的祖父注意。後來,這個女孩成為我的祖母,那年,她十六歲。

送行者的考題

最近終於看了《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這部有名的日本電影,除了充分理解為何談此議題的影片會獲得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它也引起我的好奇:到底男主角是如何「變成」專業的禮儀師的?影片的重點當然不在討論社會制度,也對於日本的生死與殯葬文化沒有太多著墨(關於此點可觀賞《楢山節考》)。但職業病使然,讓我邊看電影邊想這些問題。前兩天又收到婦女新知的通訊,其中提到台灣的禮儀師考題終於開始有了性別平等的觀念,再度挑起我對此行業的好奇心。於是,我上網把考題找了出來。一看之下,覺得這真是人類學的命題哩......

鹿港寺廟中的海綿寶寶:對當代宗教現象的狂野想像

最近看到兩則有趣且相關的新聞。一是鹿港玉渠宮的寺廟彩繪畫上了海綿寶寶與派大星。其次是日本東京八王子市了法寺吹起「萌」風,開設女僕咖啡館,大玩Cosplay。傳統宗教與動漫結合,的確有趣。Kaka在田野中第一次感受到海綿寶寶的所向披靡,是因為經常被託付照顧學齡前小孩,發現好些原住民小孩的好朋友是海綿寶寶,只好以此當聊天話題。一天,Kaka無意中看到海綿寶寶外送披薩時,堅持無論如何要將披薩送到客人手上,也不願因為迷路與長途跋涉而偷吃披薩的感人事蹟,且據說他是個守時的小孩。如今,海綿寶寶不僅進了紐約杜莎夫人蠟像館,被台灣小學生票選為有品卡通人物第一名,甚至進了古城鹿港的寺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