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專欄: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為什麼過年要包紅包?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為什麼過年要包紅包?要應付一些白目親戚的問話,已經很辛苦,薪水分明很微薄,孝敬爸媽就算了,還得花一筆包紅包給親戚的小屁孩,這是什麼道理? by 基隆雞懦裡危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過年如何應付白目問題?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每次過年都要應付家人親戚一堆白目問題,考上了沒、交女朋友了沒、在那裡工作、薪水有幾K、什麼時候結婚、為什麼不再生一個之類的,哪壺不開提哪壺。網路上雖然有很多交戰守則,但大都是kuso,很難派上用場耶,這次春節我再次感到很痛苦。人類學家有解方嗎? 患了恐年獸症的阿偉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被服貿爭議撕裂的台灣社會要怎麼救?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太陽花運動持續佔領23天後,日前退出立法院議場,暫時休兵,但還是到處在亂。這些學生難道不是暴民嗎?有意見不能理性溝通嗎?為什麼要撕裂台灣社會?我實在很憂心,再這樣亂下去會把台灣拖垮。 和平理性的小康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該不該去看黃色小鴨呢?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黃色小鴨來台灣後,臉書上很多朋友都分享了與小鴨合影的照片,我一直無法下定決心要不要去看──黃色小鴨很明顯就是商業活動,總覺得一窩蜂、湊熱鬧有點無聊, 在桃園和基隆更出現三條線、消風、爆破、髒污等負面新聞。但是我這樣想是否只是自命清高?沒看過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你覺得黃色小鴨真的值得一看嗎?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25萬人上街抗議真的有用嗎?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前天有25萬人聚集凱道送洪仲丘,對軍方人權問題提出沈重的抗議。這麼多人站出來,這場創記錄、自發的公民運動真的會有效果嗎?最後大家合唱改編自悲慘世界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臺語版「你敢有聽着咱的歌」,我好感動,你覺得馬總統有聽見嗎? 沒真相不原諒的小管

[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該不該去參加跨年晚會?

金融時報頗受歡迎的專欄作家Tim Harford以「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為名,「解答」讀者疑難雜症,還結集成書,有不少趣味。2012歲末的芭樂人類學因為連假失去週一的節奏感,差點開天窗。臨危救火,就以此為格式,來個「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專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