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醜怪.怪醜

作者:容邵武

我剛回台灣的時候,收看電視的綜藝節目,有一點讓我覺得很震撼,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離開台灣有一段時間,趕不上潮流。也就是綜藝節目為了製造「笑」果,主持人或是同台的來賓常常赤裸裸的以別人身體的「缺陷」,不論他/她是肥胖、矮小、年老、甚至是醜陋,都是戲謔、嘲笑、諷刺的對象。人們身體的「缺陷」,在「毒舌」主持人的誇大處理下,達到十足的戲劇「笑」果。當然有些諧星或是來賓,正好是以他/她身體的「缺陷」,極力配合演出,做到自虐被虐,而變成綜藝節目A咖或B咖。

也許只是電視綜藝節目為求戲劇效果,難免有誇大不合理的演出,我們不是常看到一段表演,旁邊就有字幕出現「戲劇效果,危險動作,請勿模仿」。但是讓我同樣震撼的是,其實日常生活周遭也充滿了對於人身體「缺陷」的評論。我常看到聽到,甚至我也是評論者,「農曆七月不是已經過了,妳還跑出來嚇人?」,「只有考古學家對你有興趣」等等。我今天看到一則新聞,更具有代表性:

搭客運摔斷腿,竟然還被司機笑「誰叫你這麼胖」,讓人為之氣結!台中市一名男子,體重上百公斤,和母親一同搭台中客運,兒子不慎在車上摔倒,右腿骨折哀哀叫,母親當場指摘司機,車子開不穩,沒想到司機回說「誰叫你吃這麼胖」,還冷眼旁觀,望著婦人吃力地攙扶兒子下車,骨折男子:「他跟我說,你吃這麼胖幹什麼,那個語氣就很不一樣,很像是在跟我們叫囂的樣子。」客運駕駛被控業務過失傷害罪,但檢方認定罪證不足、不起訴。

那到底是在電視上看到的比較不真實,還是在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比較超現實,如同Andy Warhol(安迪沃荷)所說的呢?

人類學家Michael Taussig在一本書(Defacement: Public Secrecy and the Labor of the Negative, 1999)討論啟蒙時代法國作者蒙田Montaigne)的外形學 (physiognomy),似乎可以讓我想一想這件事情。Taussig說蒙田哀悼蘇格拉底是如此的被自然不公平的對待,因為蘇格拉底有如此優美的靈魂和高尚的智慧,但他卻有個極為醜陋的面貌和身體。和蘇格拉底同時代有個埃及的外形學者,認為蘇格拉底是笨蛋,而且他的學說是胡說八道,因為蘇格拉底是個短脖子,同時又好女色。當然Montaigne以及那位埃及的外形學者都認為身體和靈魂是緊密的連接在一起的,回應了自柏拉圖(蘇格拉底的學生!!)以降的一般論點,也就是優美的身體是美麗靈魂的表徵。所以具有優美身體的人,很容易讓人感到平衡和真實,他/她所講出來的話也被認為就代表他/她平衡和真實的靈魂的表現。

人身體的「缺陷」,人外形的醜怪,常常被認為是和動物性相關的,一方面,這些醜怪身體的特徵被比擬成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動物,比方說,蟑螂、肥豬;另一方面,這些醜怪的外形被認為具有動物的性格,蘇格拉底不就是被說成好女色的短脖子? 醜怪的身體一方面似乎讓人覺得有某些器官的缺陷,容易生病或死亡;同時他/她不均衡的外形,讓人嫌惡,沒有好感,對他/她的話語也不會如何重視,反而他/她的一些錯誤就被怪罪到他/她醜怪的身體,上述新聞那位既跌倒又被怪罪到他肥胖身軀的可憐先生。

然而,故事到此還沒有結束。Taussig指出蘇格拉底的例子呈現出另一個吊詭:他如此醜陋的身體卻發展出深邃的知識和智慧,是一個理性戰勝身體的例子(這點讓我逐漸老去的身軀感到舒服!!) ,是一個抽象駕馭具象的例子(文化戰勝自然?)。Taussig其實是要敘述人類的文化有許許多多的機制,比方是要遮蓋醜陋或是秘密,在公共的場合展現出美觀的、「自然」的事物。然而,那些人為製造出來「自然」的表象,反而是沒有真實的內容,那些被秘密遮蓋起來的事物,不讓人知道的,其實可以是找到真實的方式。可以這麼說,當我們戲謔、嘲笑、諷刺那些身體的醜怪,把他/她當成是個奇怪的他者,是些不正常的人,或是如此接近動物的人,我們反而在自我管控身體,做自己身體政治的執行者,我們正常的身體,是經由戲謔自己身體而來的。

再寫下去就要變成一篇不芭樂的論文了,讓我用另一個場景來做個結尾。我這幾年有機會參加南投地區幾個縣級或鎮級的促銷地方產業的活動,我看到不論是促銷水果(很少有促銷芭樂的) 、茶葉、花卉、或是湖光山色,幾乎毫無例外的都請到身著清涼的辣妹showgirl,捧著端著要促銷的產品(或是她們也是產品??) ,相似的showgirl可以賣遍許多不同的產品。旁邊站的是穿著西裝的政府官員、辦事人員,以及更多的是滿臉皺紋、身著樸素衣服的老農。政府官員打著美麗的產品要讓漂亮的辣妹促銷的如意算盤,記者和觀眾都給清涼的showgirl吸睛了,我則看到老農們不知該做甚麼的呆立在旁,他們也許在想為什麼我的西瓜要如此穿的少少的辣妹來促銷。天晴、雨天、夏熱、寒冬,showgirl一式清涼裝扮,搭配在鄉村老農身旁,好一個醜怪的畫面。只不過是,此時此景的醜怪是被贊許的。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容邵武 醜怪.怪醜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226)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這讓我想到...看過我部落格之後有位見到我的人說:很難將那些東西和眼前體重破百的龐然大物聯想在一起...

2

你是不是也被清涼showgirl吸引過來呢?
在台灣比比皆是,啤酒妹、檳榔西施等等,我常在仁武交流道旁,看到檳榔西施有如夏威夷女郎婀娜多姿的跳著曼妙的舞蹈,身披薄紗外衣吸引顧客關愛的眼神。

在台灣清涼妹的特殊景象,已經慢慢成型成為一種文化。她們也是為生活而生存,我們能說她們這樣是不行的嗎?就是如此的扮像,才能吸引目光,而得到經濟權?站在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們真的於心何忍呢?這種場景,在台灣也行之有年,在許多場合,我們看到了,看在心裡面卻是何等突兀!

說怪卻能吸引目光!

人體的缺陷,有時是與生俱來。有時,卻又被人們拿來當「特質」來看待。台灣的綜藝節目,常把特別來賓的「缺點」,卻變成個「笑點」,久而久之,卻成為商業「賣點」。

3

先回應Benigna:我想原作者並無意批判台灣的清涼秀文化,”醜怪”之由是在於農民與showgirl的反差之大,形成的”怪”而來的醜?

另外,「人外形的醜怪,常常被認為是和動物性相關的,一方面,這些醜怪身體的特徵被比擬成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動物」...這段話倒令我想到,小時候曾經盛行一些”世界蒐奇”的書,裡面常會有人與動物合體的圖片,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張兔身人臉的圖片,看到時的作噁感到現在都記憶深刻~。幾年前參觀一個名為「臉」的展覽,裡面有一巨幅人與十二生肖的臉的合成藝術創作,卻也讓我落荒而逃,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說是作噁,更像是某種古老而久遠的TRAUMA..

不論流傳而久的神話、文學創作,或是綜藝嘲笑,人對這種動物性的醜怪,是避而遠之,卻又津津樂道...

4

看到你所說對於兔身人臉的反感,不禁想到,這是很有趣的兩個極端-要嘛就是長得「完全」像「人」,要嘛就是長得「完全」像「動物」,界於兩者間的混雜形象總是會讓人類感到反感。

5

"(這點讓我逐漸老去的身軀感到舒服!!)"

回應我敬愛的容老師 : "老" 這個字 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bunb

6

容老虎在虎年中,可別變老囉!

我看到你時,總覺得自己突然變老囉!

容老虎,虎虎生風!

7

我覺得這不算人體的「缺陷」,只不過就是種偏見罷了

回應本文